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6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00点至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汪永晨:环境问题需要所有人关注

作者
汪永晨:环境问题需要所有人关注
 

几十年来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改善了中国经济面貌的同时,也无疑给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全国各地经常不断传出江河,土壤,森林等资源遭到严重破坏的消息,而最近几年不断袭击北方大部分地区的雾霾现象更加引发人们对空气污染现象的思索。本次节目中我们请中国民间环保组织绿家园志愿者组织的负责人,汪永晨女士介绍她所了解的中国环境现状以及绿家园志愿者组织多年来在环保领域做得一些努力。她认为唤醒大家的环保意识是改善环境现状的关键。同时也呼吁国内和海外华人都为解决中国环境问题作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法广:您从什么时候关注环保工作?为什么创立“绿家园自愿者”?

汪永晨:因为我一直是在媒体工作, 80年代的时候,我开始关注北京的环境问题,到了90年代,我曾经在一些出访的机会出国做采访时,发现国外有一些NGO,民间的一些组织在关注环境问题上做了很多努力,当时就以为西方人有闲有钱才能去保护环境,可是在了解了以后,才发现很多都是老百姓自发地在做这些事情,目的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家园。
从九六年开始我就和我在一起工作的朋友发起了这样的一个组织,我们希望整个地球都是绿色的,是一个绿家园,但是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家是绿色的,就是说在我们自己的家周围也有好的生态环境,所以可以说“绿家园”实际上大到全球,小到我们自己的家庭,所以就起名叫“绿家园”。

前期我们主要做的是一些教育方面的事,特别是在2000年开始组织一个记者沙龙,因为关注环境的人可能在接受大学教育时,学的不一定是与环保有关的专业,现在随着环境问题越来越突出,一些知识性和常识性的东西十分值得记者们再去学习,所以我们在2000年就发起了记者沙龙,从开始到现在只是在北京发生非典的时期停下来过一次,否则我们每个月都要请专家来做讲解。这两天我正在请两个专家来,一个讲解雾霾的构成以及对空气的影响,另一个是中国管理科学院的,他专门讲用他们研究的方式如何解决雾霾问题。

我们从2003年开始关注江河,在采访中我发现,中国所有的江河上,除了怒江和雅鲁藏布江上没有修建大坝被截断以外,所有的大江大河都被截断了,我们就从那时起开始关注怒江和都江堰。值得高兴的是,在我们关注以后,有两个大坝,一个是在两个月后,都江堰有一个水库就被取消不建了,一年以后,在四川的贡嘎山脚下的一个电站也被叫停了。

现在我们最最关心的就是要留住怒江的自然,而且在我们的关注行动中,不仅有专家,学者,记者,还有NGO跟我们一起行动,而且也影响到了国家的高层,象总理级别的人 都给我们做过三次批示,说象这类引起社会关注,而且环保部门有不同意见的工程应该经过科学研究,慎重决策。

现在,我们越来越觉得“绿家园”的使命就是要让信息公开,让公民进入保护环境的队伍中。

法广;你在创建绿家园组织的时候,可能也没有想到北京以及中国北方的很多地区会受到现在这样大范围的雾霾污染,据您自己的了解,以及专家的介绍,形成雾霾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是工业污染还是汽车尾气?

汪永晨:其实是多方面的,前一段事件,曾经发布过的消息说,汽车尾气只占4%,但很多人都站出来说不可能,一个我们曾经多次采访过的一位中国科学研究员的专家,他认为在北京是少量的车造成了重大的影响政府的报告中也提到了黄标车,他认为北京的雾霾很大一部分是汽车造成的,百分比众说不一,但他认为,现在在众多的汽车污染中,实际上只有20%的车“贡献”了80%的污染源,而现在完全可以通过测量的办法将其“揪“出来,让他们不再上马路。

法广:如和解释北京长时间来就已经有大量的车辆,但为什么近几年来才出现雾霾现象呢?

汪永晨:所以现在我们还不能说汽车尾气到底在雾霾的形成中占有多少比例。我个人认为实际上还有一些积累的效应,比如说这几年北京的工厂都迁到了河北和外地, 但是大气是环流的。另外还有内蒙古,虽然沙尘暴的确是减少了,但是内蒙古在大力开发煤矿。我们现在有一个行动叫“黄河十年行”,就是每年在一定的时间,我们会从黄河的源头一直走到入海口,来考察黄河在发展中的变化,走到内蒙古的时候,是最让人伤感的,因为原来都是“风吹草低现牛羊”的地方,现在这里的GDP增长高达30%,可是这里的草和羊都没有了,有些地方还被人称为是“魔鬼城”,建了富丽堂皇的城市,但是缺水,原来曾经有说法认为,离北京最近的沙漠可能就只有70公里,现在挖煤和挖矿的粉尘污染的贡献有多少还没有算出来。另外还有一个我认为也是具有非常大的影响的一个因素,就是水。

在北京,每个周六,绿家园就有一个“乐水行”活动,就是由专家带着,一条一条地走北京的河流,在北京我们测试了38条河,都是受到污染的,政府也花了大力气,而且也通过我们民间的行动后,清河有很大的改观,本来大家都知道,这条河是起到了影响小气候变化的作用,植被,河里的水生生物对环境都有一定的影响。

不光是北京,中国的很多大江大河都被截断了,很多江河成了水池子,水不再流动了,地下水位下降了,这些对空气的散发度和质量会不会起到一定的影响,我认为这是一个综合性的。现在中央政府下定决心去整治北京,华北以及全国的雾霾,那么这方面的研究我认为应该是能跟上的。现在要对雾霾的原因下定论我认为还是有点为时过早。

过去旧金山和伦敦等城市治理雾霾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我认为最关键的问题就是除了领导重视以外,老百姓也已经深受其害。

前几天有朋友说现在的医院里心血管病人的人数完全和天气成正比,天气不好,心血管病人就多,天气好就少。如果雾霾和每个人的身体都息息相关,那么每个人是不是就应该检点自己在生活中对环境问题的重视和作为。所以我觉得这也是媒体和民间环保组织的任务。就是说大家不要等待中央和政府有什么决策和政策,而是我们自己能去做什么。这也是绿家园组织希望推动的。

法广:一个很奇观的现象就是雾霾来去无定性,一夜之间就可以被风吹走,雾霾被吹到哪里去了?雾霾之后的空气是否还对身体有害?

汪永晨:这也是大家非常担心的一个问题,现在有很多大的企业,比如德国的所有大钢铁企业都搬到中国来了,中国就是一个世界工厂,现在又出现发达地区的企业搬到贫困地区去那里污染的现象,这是我们担心的原因之一。另外,在没有公布PM2.5之前,我们经常说“蓝天”,但我认识的一个工程院的人就说应该测PM2.5,因为蓝天并不意味着空气质量好,所以不能仅仅以天是否蓝来判断空气的质量。我觉得作为一个关注环境这么多年的一个“环保发烧友”来说,还是希望大家不要光埋怨和等待。这就是我们老百姓能做的。

法广:除了空气污染问题以外,据您了解,中国的河流,土壤和森林遭到污染的趋势是否又得到缓解的趋势?

汪永晨:我这次非常认真的听了这次两会上国家总理的政协报告,对环境问题的关注程度在历届的会议里是空前的,这是因为中国的环境确实出了问题,我想在中国得到政府的重视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决策都是由政府制定的,而且,最近我们上周在“乐水行”活动中走到了北京的南护城河,前几年都到那里都能闻到臭味,但这次就发现这条河现在可以说是碧波荡漾,得到了非常明显的改变。

我认为只要每个人都去认识到这件事情,说“我可以”,“我能”,就是说在改变环境的问题上也认为我可以做到,我觉得就是希望。

我去年去了鄱阳湖,拍出来就是一片草原,这确实是非常大的,我说我是乐观的是因为我认为我可以做,可以推动一些事情,但实际上也是非常担忧的,象这些湖都是大地之肾,既可以排毒,也可以影响环境,还是我们的基因库,所以现在中国大大小小的湖泊出了问题是非常需要我们去关注的,这些湖都和江河连着,现在有一些关注湖泊问题的人都认为这些问题实际上比空气的问题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生命之源就是水,我们不能离开空气,但是即使雾霾也还可以呼吸,虽然会造成一些疾病,但是如果没有水了,人还如何生存呢?北京现在就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城市,全世界人均可能是三千立方米,但是中国是一千多,北京只有一百,这是一个特别大的缺口。

我特别想呼吁等听到这个节目的海外华人关注中国的环境问题,我们有共同的祖先,现在祖国的环境出了问题;我们现在还住在这儿,你们在世界各地,但是我想关注家乡的环境是大家应该共同努力的事,有一句话事: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海外的华人可以生活在水和环境都很好的地方,实际上我在很多地方都做过呼吁,但是海外的华人有不少从事教育和扶贫的事业,但是为家乡的环境掏出一份心和力是不够的,所以我要进一步呼吁,你们是否可以拿出自己工资的千分之一为北京的空气和中国的环境做一点努力。

我们这些NGO也有很多想法,中国的很多NGO可以说是在坚持着,如果海外的华人也能跟我们站在一起,为家乡和民族做点事情,我觉得是时候了。

我们现在最着急的是,我们关注怒江十年,就一直想办一个怒江摄影展,可是我努力了一年也没有办成,所以呼吁大家一起和我们共同来办这个怒江摄影展,其实就是找一个地方,放大一些照片,制作一下我们十年来拍摄的纪录片。

有兴趣参与到绿家园志愿者组织活动的听众朋友,在绿家园的网站上就能找到相关的信息和联系方式。感谢汪永晨女士接受法广专访。
 

  • 王军涛谈八九“六四”后的知识界分化与反思

    王军涛谈八九“六四”后的知识界分化与反思

    每年八九“六四”遭到血腥镇压祭日到来之前,中国官方都会对国内民间异议人士进行打压和限制人身自由,而今年的打压似乎来的更加凶猛,根据国际特赦组织的统计,共有66个与“六四”纪念直接或间接有关的人士遭到拘押。如何解释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中国知识界再六四以后出现了什么样的分化,以及对“六四”惨烈结局的反思如何,目前流亡再美国的王军涛先生接受法广专访。 

  • 为了忘却的纪念:参与者 受害者 经历者见证六四

    为了忘却的纪念:参与者 受害者 经历者见证六四

    六四25周年将至,25年的时间里,已经有几代人成长起来,由于对历史的封锁,一些90后,以及21世纪出生的人可能对六四几乎一无所知,但是六四25年过去了,当年六四事件的参与者、受害者以及无意中目睹了当年惨案的人对这段历史还记忆犹新,本次节目就请四位不同经历的人讲述他们的故事,也算是对这段历史的“为了忘却的纪念”。

  •  法国艺术家 Prune Nourry的中国“女童俑”

    法国艺术家 Prune Nourry的中国“女童俑”

    2200多年前,秦始皇帝为自己死后的陵墓准备的兵马俑在上世纪出土后震惊全世界,被称为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在21世纪的今天,法国女艺术家Prune Nourry 采取与秦始皇兵马俑同样的技术和手法,制作了108个女孩的雕像,这些女童俑纪念那些因为计划选择性别而没有出生的大批中国女孩。女童俑在世界上几个不同城市展览后,明年将最终回到中国,被埋到一个秘密地点,在15年后重新出土,这样做究竟有什么涵义?还是请艺术家自己来做一个解释。

  • 专访中国当代艺术家刘勃麟和李暐

    专访中国当代艺术家刘勃麟和李暐

    巴黎艺术博览会(ART Paris)是一年一度的艺术家和收藏家的盛会,也是了解当代艺术不可多得的窗口。2014年的巴黎艺术博览会主宾国是中国,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带来了90位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另外当然也有其他国家的艺术家的作品,可以说比较全面地将中国艺术家活跃的创作面貌呈现给了观众和收藏家。以隐形人系列作品著称的艺术家刘勃麟和行为艺术摄影家李暐。

  • 《三毛流浪记》在法国出版发行

    《三毛流浪记》在法国出版发行

    中国漫画家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可以说是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作品,目前在法国由非出版社出版发行。张乐平先生于1992年离开人世,他的后代和家人一直在寻找和整理他留下来的资料。《三毛流浪记》在法国发行之际,有幸采访到前来巴黎的张乐平先生的儿子张慰军,他介绍了三毛这个人物诞生的过程以及给张乐平先生带来的快乐和不幸。下面就请听对张慰军先生以及非出版社负责人徐革非的专访:

  • 文国璋:艺术家的职责就是展现美

    文国璋:艺术家的职责就是展现美

    有这样一位画家,三十年来一直坚持将帕米尔高原塔吉克民族的人物和生活作为主要创作题材。五十年来一直从他最崇拜的画家伦勃朗、德拉克罗瓦和库尔贝的作品中汲取创作营养,将他对塔吉克民族的感情通过绘画表现出来,通过强烈的色彩和动 人心弦的画面,以及寻找塔吉克公主系列,叼羊系列等将塔吉克人世世代代传承的性情温和、善良、敦厚、诚恳、尊老爱幼的古朴民风呈现在观众面前,他说,表现美是画家的职责。这位画家就是文国璋教授,他的作品展今年在德法两国4城市进行巡回展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