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3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犹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说永康

作者
犹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说永康
 

最近中国流传着这样一个诘问:周滨的父亲是谁?至于周滨本人,据说他是一位“神秘富商”,利用父亲的权势,建构了一个庞大的“政商帝国”。后来他被抓了,他的帝国卫星圈的一大批官员,从部长到黑社会汉子也被抓了。中国媒体近来常说“周滨的父亲”,周滨有名,父亲隐名。周滨是官二代,官二代是官员的后代,一般情况,介绍起来,先说其父,再说其子,父辈荣耀,儿辈沾光。对这位周滨,媒体是反过来说的,周滨如何如何,连带出来周滨的父亲如何如何。网上故此称周滨为“最牛官二代”。今天,周家的人很多都被抓了,周滨的父亲还在被模糊着,尽管人人心中有杆秤。为什么这样奇怪呢?两会期间,中国一位官员回答说:“你懂的”! 这三个字,就成了中国媒体,微博,推特上一句会意的问候语,“你懂的”。

你懂的

去年和今年的人大,都有一个亮点,去年是薄熙来彻底栽倒前的最后表演,他在会上的一举一动,颇受媒体的关注。今年被关注的这个隐身人,说穿了就是周永康,他也许永远丧失了登场露面的机会。因曾官居中央常委,属于“九皇帝”之一,死了的骆驼比马大,何况这是一只活着的老虎呢。中南海的“医生”尚未宣判老虎的病状。中国的媒体都不能直呼这位先生的大名。不过,今天的中国网络四通发达,会前会后,人人都在以一种方式或者另一种方式“说周”。正是:两会无消息,人人说永康。

虽然,媒体、官员说起周永康来还那样欲说还休,人们已从某些官员窃喜的嘴角,从某些媒体的春秋笔法,知道周永康已是昔日黄花。而且,不是“罪大恶极”,也是“很大很大的”。不仅如此,所谓永康帝国,以周滨为首撑场面的中流砥柱们,也已纷纷崩塌。

去年夏天起,海外媒体就披露周永康已经被调查的消息,到了年底,更是传出周永康被捕的消息。但中国官方直到今天,既不证明,也不否认。让人觉着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存在。

好在,一年一度的两会总是一个或多或少泄露官场重大秘密的场合,薄熙来案就是在前年的两会上一步一步被舆论引导出来。今年两会大约也未完全辜负民间的期待。两会开幕前夕,官方终于面对记者有关周氏的提问,说出一句“你懂的”犹如自道苦衷的名言。一个“你懂的”就这样覆盖了两会的会场内外。什么难言之隐,都可以用一句“你懂的”带过,像似求你心领神会,做他的政治合谋。

这是一句本来极其单纯的口语,经政协发言人之嘴道出,多少有点掩耳盗铃了。外边人人说永康,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懂的”就这样成为2014两会的经典话语。3月1号,全国政协举行新闻发布会,记者心里都有一个沉甸甸的名字,只有香港南华早报的记者敢于或者说“独家被允许”一语道破:他要求政协对外界有关周永康的报道做个解释。人大发言人吕新华摆出一副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姿态,又有点像早有准备,姜太公钓鱼的样子。所以,周永康的名字一出口,场内到处是笑声。
吕新华回答说,“我和你一样,在个别媒体上得到一些信息。” 他接着说:“无论什么人 无论官职有多高,只要触犯党纪国法,就要严厉惩处。我只能回答成这样了,你懂的。”场内又笑。他的话说了半截掐住了,但人们终于从某种角度得到了证实。

熟知官场的人也许会谅解这位官员的苦衷。他也许并非故弄玄虚,他的意思是请求不要再问了,党中央没有让他说这个人的名字。“你懂的”三个字已经做了全部的暗示。

“你懂的”三字从高官嘴中,在一个特殊的重大场合说出来并非易事,境外早把周永康炒得沸沸扬扬半年有余,在中国,却第一次有媒体首次提问周永康。而且经香港记者提出。从中国一些官媒后来爆发的反应看,敏感问题让境外记者提,几乎是一个不成文的惯例。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对周永康这个名字先让境外记者提出愤愤不平,署名单仁平的评论员写道:“周永康的名字备受揣测后在中国媒体上第一次提及,借的是昨天政协记者会机会,提出者则是一名 中国大陆之外的媒体人”。

“调查显然还没结束,可以用来对外宣布的结论大概也还没有,所以尽管中国市场化媒体纷纷抡圆了胳膊打擦边球,但官方就是不接招,那个关键的名字就是没人提,媒体上演了罕见的‘旁敲侧击’和‘影射’战术,以致‘该懂的人全看懂了’,但就是不破题。”环球时报替“国家主流媒体”打抱不平,愤愤质问:“提敏感问题为何是境外记者的特权”?

“你懂的”,其中多少尴尬,多少难言之隐?堂堂人大官员,主持记者会,最后一个小短句,卿卿我我,像小青年发嗲,又有点江湖味道。但也等于默认了南华早报提出的问题,周永康已经消失,而且全家也已经消失,消失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只等党中央一声令下,就会昭示天下了。你懂的。有些记者还不大懂,不肯罢休,3月3日政协开幕,发言人吕新华又被記者包围追问“你懂的”是什么意思,是否表示当局正查办周永康。吕新华说,对他那句“你懂的”不会再解读,还说“你不懂我也没办法”。

五岳散人不知是否有点明知故问,他在“你懂的时候,我懂了”一文里说:“这三个字微妙的把提问者与回答者放在了同样一个语境之下,形成了两者之间的默契,一瞬间就消弭了对立的情绪,变成了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 想”。看来,他把这一场景完全梦化了。

玩家家 以挖祖坟的方式 你懂的

周永康的大名,街头巷尾都烂熟了,上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政法、安全,被人视为“安全沙皇”。过去大名鼎鼎,现在“涉黑了”?也许吧。不过,半月多来,媒体胆子越来越壮了,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全民玩家家:他是他的爸爸,他是他的儿子,你猜他是谁,而且玩得越来越邪乎。这场游戏中,只有儿子的名字―周滨。父亲仍然是以周滨的爹的身份存在。
周滨的父亲是谁?微博上Mossphlox 发问:“这周滨又是谁的儿子?经过党中央废寝忘食地周密调查,大胆假设,小心取证,终于找到了答案,现在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全国人民:周滨,就是他爹的儿子”。罗昌平写道:“现在看来‘官二代’中最有出息的还是周滨,其他人到老都只混了一个‘XXX的孩子’,唯独周滨做到了:全国媒体和人民提他爹都说‘周滨的父亲’。大只威说:‘严重同意周滨是最牛官二代,因为大家说起他爸爸时,都说是周滨的父亲,名声比他爸强多了’”。

想当初,荣华富贵,看今日,凄凄惨惨戚戚。媒体不方便直言周永康,却道富商周滨如何巧取豪夺,同官方采取的把周家外围掏空的策略如出一辙。有篇叫做“富商周滨家族起底:其父任副职时要求修祖坟”的文章,先从周滨的叔叔周元兴的葬礼说起:老人死后,“与以往贵客盈门的盛况相比,送殡者从长相和穿着上大多就能看出农民身份”。有点像『红楼梦』,一个世家如何由盛既衰的悲凉故事。家业正四通八达,突然祸事缠身,被官府连连两次抄家。

文章进一步刨根究底:“周家兄弟三个,周元兴行二,一直守在家乡。驾鹤西游之时,160多名亲友赶来送殡,唯大房长兄周元根、嫂贾晓晔、侄周滨、周涵、三房弟周元青、弟媳周玲英、侄周峰,无一露面。”原来,“他们目前大多数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

原来,周滨二叔家经销五粮液、替人平事捞人;三叔家开奥迪4S店、与中石油合伙做液化天然气生意。在被两次抄家后,2014年春节过后,二叔周元兴病逝家中。 “这是一场规模不大的出殡仪式,人群中除了周元兴的老妻泣不成声,其他人面色严峻,只是在走着。那条曾经象征着周家影响力的马路,如今仿佛也成为一个家族谢幕的舞台。”

这是中国媒体首次披露周永康的旧名“周元根”,以及他在老家的弟弟去年被当局抄家的事。财新网的这篇报道披露,当年“周元根”读书时因与同学重名,才改掉了这个乡土气的名字。报道还披露,周元兴的大哥周元根,早年赴京读书,之后一直在外工作,举家定居北京。『人民日报』在“投资界”栏目首页刊登特稿“周滨之父周元根如烟往事:神秘的政商帝国”,也没有直接提周永康的名字。

中国媒体还揭露,周滨之父90年代都是副职,请老和尚看相,老和尚称周家祖坟有问题,于是派人修坟,种树,立碑,“周家祖坟的热闹,是在周滨之父的官越做越大之后。每至清明,扫墓者络绎不绝。来者多是干部,不仅有无锡本地、江苏其他地市,甚至还有来自上海、武警的车辆。扫墓时,周家人多半陪着,扫墓者临走时,一般叫他们“跟周首长讲一声”。”
报道称,2013年12月上旬,周元兴家被抄家, 12月18日,周家再遭抄家。据称,2013年12月,周元兴的三弟周元青全家被带往北京。

对周滨一家的包围圈越缩越小,媒体既然不能直说周永康,就在他周边挖坑,坑挖得越来越大。中青报有一篇题为“周滨背后的利益集团是如何形成的”的文章提示:“这几天,一个叫周滨的富商的腐败故事,十分地引人注目……”。

腾讯网的一个标题干脆这样标出,“探访无锡周家:一人‘得道‘之后”,那省下来的一句就是“鸡犬升天”了?

财经网“周滨何许人也?”介绍说:周滨,现在全国最著名的“神秘商人”。围绕着他,建立了一个隐秘庞大的政商帝国。但如今,从北京到成都再到海口甚至远及海外,从正部级的国资委主任蒋洁 敏、中石油的副总、到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等显赫高官,再到刘汉、吴兵等黑社会老大、市井之徒,这个隐秘的‘黑金帝国‘在一次次抓 捕中逐渐土崩瓦解。文章断言:“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后的谜底揭晓”。

北京为何迟迟不肯公布?你懂的

的确,所有人都在等着最后的谜底揭晓,官方为什么还不出来说话呢?猫眼看中国刊载一篇短文“周滨,爸爸去哪儿了?”文章对中国媒体为何把矛头对准“神秘富商”周滨,而没有点破周滨是某高官之子的做法做了分析。“大家都知道打虎指向某高官。现在不好拿某高官说事,拿他儿子说事。媒体指向也是很明显的,希望通过舆论的倒逼,来迫使官方把这个案件早日给它了结,早日明朗,早日把所谓的大老虎揪出来。”。但是,“要坐实某高官的罪证,是一个艰难的较量过程。因此,当局还在挖掘某高官的直接犯罪证据”。作者认为周滨之父身居高位多年,不可能冒险直接犯罪,并且会在身居高位的时候把从前的犯罪线索灭掉,因此先从周边挖寻,首先从他的四大秘书,从他的家人开始。因此,需要时间。那么,当局现在为什么突然放任媒体“挖周家祖坟”做公开的暗示呢?作者认为,同以前处理薄熙来等案不同,当局放任媒体这样做,“是官方在利用这个造势,吹吹风,也许这个案件比想像的还要复杂、严重”。作者还分析:当局在打一个模糊的战略,既不明说,但是意思都点到了,就看大家能不能接受,如果觉得效果还可以,那就可能公开处理某高官,如果觉得反响太大,负面作用太大,可能就不公开。所谓可进可退。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反腐倡廉关键还是打老虎,为改革开路”。一提到老虎,大家立刻又要想到周滨的父亲。中国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对李克强的话进行了“独家解读”:“已经骑到大老虎身上去了,没有退路。你不打死它,它会反过来伤害你”。他还认为:“这次与处理薄熙来事件的方式有变化。薄熙来是先免职再曝光,现在是先曝光、先扒皮,一层一层的往下扒,扒到老百姓都‘你懂的’的时候,水到渠成,老百姓也不感到任何惊奇”。他认为这是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大老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利益集团的大老虎。
 

  • 麻雀行动再进入联合国要求习近平废强拆侵权

    麻雀行动再进入联合国要求习近平废强拆侵权

    在联合国第69届大会召开前夕,以反强拆维权为主旨的“麻雀行动”,于19日进入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大楼,进行情愿、抗议活动。麻雀行动组织成员原本以为中国主席习近平会到联合国参加会议,因此事先预备了这项示威诉求中国政府废除强制拆迁的侵权行为。中国访民--- 麻雀行动的参与者马永田女士向本台(法广)叙述如何在“公民力量”维权组织及美国议员丹尼尔等人的协助下进入联合国大楼进行诉求。麻雀行动创始人---纽约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健利博士也向本台介绍麻雀行动的滥觞及维权行动。

  • 余英时谈六四:失去政权等于毁灭了中共的宇宙

    余英时谈六四:失去政权等于毁灭了中共的宇宙

    八九六四惨案发生后,为帮助一批流亡海外的知识分子和学生安身、继续学习和思考,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在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关怀下诞生。二十五年过去,流亡者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余英时对中国时局的关怀始终如一。在官方正在不遗余力抹掉六四记忆的时刻,如何认知这一历史事件?余英时认为,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性质是揭开六四屠杀真相的一把钥匙。“对于这个党而言,政权就是他的宇宙”。即便在习近平时代,这一点也丝毫没有改变,用暴力来镇压一切,用钱来收买一切。希望这个政权平反六四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期待。然而,余先生认为,中国人的民族性和民族传统没有发生大的改变,这预示着这个国家的未来并不黑暗。

  • 万润南谈六四:举起右手支持反贪 举起左手抗议强权!

    万润南谈六四:举起右手支持反贪 举起左手抗议强权!

    不少中国人依旧怀念八十年代,他们说那是一个中国罕有的有点光明的年代。然而, 八九六四终结了这一短暂的光明年代。争取民主,要求惩治贪腐的青年学生、知识分子、改革者乃至党内开明人士遭到毁灭性打击。万润南,当年因创办四通公司名震四方的民营企业家被官方封为这场民主运动的幕后黑手。从此流亡海外,参与创建民主中国阵线,成为领导人之一。在他流亡快要25周年的时候,北京当局又对一批自由知识分子大打出手,敲响了六四25周年这个痛苦的纪念日即将到来的警钟。作为海外民运领袖,如何看待六四事件对当下中国的意义?习政权统治下的中国前途何在?万润南在回顾了八九六四的意义和教训后提醒大家注意这样一个诡异的现实:习李正在做的反贪腐行动,恰是八九民运期间,社会各阶层的主要诉求。正值此民心可用之时,当局无视法治,极不理智地打压一些持理性、温和立场的知识分子。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以为应该“举起你的右手,支持习近平反贪腐反官倒;举起你的左手抗议强权,反对他对知识分子的打压”。

  • 民间人士:我们为什么要祭奠林昭

    民间人士:我们为什么要祭奠林昭

    祭奠林昭犹如一场残酷的游戏。林昭忌日,民间许多人要去苏州祭奠,各人所在地警方提前约谈,威胁,拦阻。漏网之鱼,终于到了苏州,登上灵岩山,遭警方包围,暴打,关押,然后驱逐。今年如此,年年如此。然而,民间人士,前赴后继,源源不绝。

  •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会神父还俗的心路历程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会神父还俗的心路历程

    崔保仲,教名约瑟夫。22岁祝圣为中国地下教会神父。2000年代初期来到被称之为“天主教长女”的法国进修神学。几年后,对自己在祭坛布道的内容深感空洞,遂与巴黎大主教谈心,得到明示,心情渐趋宁静,于是到比利时“闭关”。最后脱离教会神职工作,两年后得到教皇批准,“尘埃落地,离开神坛”。约瑟夫神父中国布道的过程从一角显露了鲜为人知的“受难教会”数千万中国地下教徒的生活。而最终还俗的崔保仲心路历程也不平凡。其中,同是天主教徒的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对他可谓影响重大。在面对是否背叛上帝的严厉诘问时,他说:“如果我继续在教会浑浑噩噩下去,那才是真正的背叛!”

  • 曹顺利之死

    曹顺利之死

    曹顺利死了。死在她被抓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五个月之后,死在她病入膏肓警方才将她“保外就医”十余天之后。欧美和联合国都感到惊愕。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