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1月18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破空:宋彬彬应该投案自首

作者
陈破空:宋彬彬应该投案自首
 

中国文革红卫兵标志人物宋彬彬,在2014年 1月12日突然返回母校公开道歉,向当年被红卫兵学生打死的副校长卞仲耘半身雕像鞠躬。1968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百万红卫兵时,宋彬彬为毛戴红袖章的照片及毛让她改名为“宋要武”的消息一时间传遍天下。之后,红色恐怖弥漫全中国,数千名教师被打死。时隔45年,宋彬彬的道歉再度引发对文革的反思和讨论。旅美中国作家、政治评论家陈破空表示,宋彬彬应该投案自首,要求公开审理当年的一桩桩凶案,为受害者昭雪。如果中国公安机关拒绝受理,则应该投案自首到国家法庭,让这些反人类罪得到世界公义的审判。下面是法广《人与社会》专题对陈破空先生的专访:

为什么她应该投案自首?

法广 : 在中国当局纪念毛诞辰120周年之后,宋彬彬突然出来公开道歉,引起了很多议论,您说她应该出来投案自首,为什么这么说?

陈破空:因为宋彬彬这个道歉,一个是来的太晚,再一个毫无诚意。因为道歉意味着要面对事实,面对真相,起码要面对过去的事实。她的道歉是怎么说的?她说为“没有保护好校领导”而感到伤痛和懊悔。这就是推脱之词,“保护”两个字完全是推脱,当初她那个头脑里,一个十九岁的女孩子,一个红卫兵头头,被毛泽东思想烧热烧焦,根本没有保护二字,她有的就是“消灭”两个字,就是毛泽东说的,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一群人消灭另一群人,肉体上灭绝,从地球上抹去,这就是他们当时的基本想法,谈不上是什么保护。 说保护,就是把她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另外,她始终强调她不是凶手,而且她不知到凶手是谁。问题是这个残暴的施暴过程持续了几个小时,她不可能记不得任何一个凶手是谁,都是她的同学,都是她的校友,都是她们那个组的红卫兵,怎么可能不知到凶手是谁呢?如果她不能把凶手指出来,这就说明她根本就毫无诚意道歉。所以我觉得她要有诚意道歉的话,真正悔罪的话,她要意识到,那是一个暴行,是一个罪行,比纳粹德国还要残暴:她们用带铜扣的皮带打校长,用带铁钉的棍棒打校长,用军靴踩踏校长,是这样把个女校长活活折磨致死的。

这样的暴行,这样的凶杀案,她应该投案自首。因为她写大字报揭发了校领导,她组织了这场大批判会,而且就在批斗会上把校长当场打死。所以说她本身就是一个元凶,就是凶手之一。她必须投案自首,她要么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如果中国的公安机关不受理,她应该向国际法庭投案自首。把中国的反人类罪结束到国际正义的光环下。

真诚道歉应该反思制度和毛罪

法广: 宋彬彬她们当时毕竟是十几岁的青少年,我们也知道,青少年的行为是不太容易控制的。那么,如果这个制度还是这样的话,是不是中国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陈破空:任何人,如果他真正的道歉,就会说要提高到一个高度,要反思当时的始作俑者,文革暴力的元凶是毛泽东,要对毛泽东有所批判。另外,当时的制度条件,文革产生的制度条件,今天这个制度还在:一党专政的制度。应该上升到 批判制度的高度。如果上升到这样的高度,这样道歉才有所诚意。

但是宋彬彬显然没有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因为她就在两年前,2011年,她还跟张玉凤等人,去纪念她们“热爱的毛主席”。她心目中毛泽东还是一个伟人,毫不受损。所以这种时候,我们都知道,当初她们的暴力,她的确实是十几岁的红卫兵头头,她们是高干子弟,宋彬彬本身是开国上将宋任穷的女儿,这些高干子弟组成的红卫兵团体是最早的红卫兵,肯定是得到了中共高层的授意,也就是说,这些“红二代”,跟当时的中共领导人演了一出双簧剧,来制造这个暴力,制造武斗,制造“红八月”,让红色大恐怖弥漫全国。所以说除了他们本身的道歉,反思,追究责任以外,当然最终要追究毛泽东的责任,要追究这个制度的过错。

母校荣辱颠倒 

陈破空:如果不追究的话,就会出现一种集体的失忆,甚至集体的疯狂,就好像2007年,宋彬彬的母校,现在叫北京实验中学,原先叫北师大女附中,举行90年校庆,选了90名荣誉校友,居然把宋彬彬列进去了,而且居然说宋彬彬尊敬师长,完全荣辱颠倒。而且居然把宋彬彬受毛泽东接见,毛泽东要她把名字从彬彬改为“要武”,宋要武,这一段事情当成她的光辉事迹,当成她被评为荣誉校友的原因。也就是说,当初文革的狂热,毛泽东接见她,仍然是宋彬彬的最大荣耀,而且是这个母校最大的荣耀。也就是说,这种集体无意识,集体不反省,集体的疯癫,集体的无耻,今天仍然存在于中国社会。如果不深刻反思现今的制度和毛泽东的罪恶,这个文革悲剧就远未结束,甚至随时可能死灰复燃。


为什么“十年浩劫”不再提

 

法广:文革刚过去时有很多伤痕文学,大家也在反思,中共也承认这是一个浩劫。但现在好像并不这样了:习近平说,改革开放后30年不能否定前30年。这次毛诞辰120周年他们还比较隆重的纪念,将毛奉为“宗主”,“国父”。您怎么看中共当局这个立场?

陈破空:在毛泽东死后,文革结束,在华国锋、邓小平、赵紫阳、胡耀邦那个年代,中共领导集体是全面否定文革的,而且反思文革。但到后来,到了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时代,为什么又不提反思文革?原因就是他们这些领导人权威下降了。他们不能像毛泽东、邓小平那样一言九鼎控制这个国家。他们的威权严重下降,但是他们又要维护统治集团的既得利益,也因此要继续维持一党专政。如果要继续维持一党专政,他们的唯一手段就是维稳。江泽民有一句话叫做:“把一切不稳定的根子消灭在萌芽状态”。也就是说,只要有不稳定的一点火苗,就要消灭在萌芽状态。那么他们知道六四屠杀之后,人民是非常不满的。

六四屠杀之所以能发生,在于这个制度,文化大革命之所以能够发生,也在于这个制度。文革虽然结束了,但是那个屠杀人的制度仍然存在,随时可能以另一种型式来屠杀人民。因此他们觉得,如果要维持对六四这么一个结论,就不能再翻这个制度,不能去反思这个制度。如果有人反思文革就可能反思这个制度,就可能对这个制度进行批评。因此他们干脆把历史的盖子全捂起来,包括反右,文革全捂起来,这是现在的领导人毫无自信的表现。

                                                    太子党跟文革脱不了干系

另外,习近平,他们是红二代,是太子党。我们知道,文革初期的老红卫兵都是红二代,都是今天的太子党为首组成的。我们就可以看到,文革是红二代的,今天的中共政权又到了红二代手上。也就是说,文革也是他们,所谓的改革开放也是他们。改革开放当然是一个门面,妆点门面,是为一党专政。所以这时候,有人就失去了判断。事实上,他们之所以要封杀文革的原因,因为文革本身跟红二代,跟太子党有脱不了的干系,而且他们在这个文革中有班班的血迹,累累的血债,。

谁崇拜毛泽东?

法广:现在中国民间,毛的粉丝,拥毛的势力,还是越来越强大了,有这么一种趋向。毛诞辰120周年的时候,在韶山,很多人都去“朝圣”,您怎么看这个社会现象?

陈破空:因为中国本来有三条道路,但是当权者把第三条道路堵死了。往前走的一条道路就是:民主,自由,宪政。他把这条路堵死了,因为这条路就意味着反思历史,反思制度,批判毛泽东,批判共产党的罪恶。但是他把这条道路堵死,只剩下两条:一条就是现在的道路,叫改革开放;还有一条,过去的道路,叫毛泽东时代。

那么,那些对现状不满的人,(很多人对现状不满,比如贫富分化,贫富悬殊,腐败等等),他们无法通过第三条道路,往前走的道路,去宣泄;他们就只能通过旧的道路,就是回到毛泽东时代,来宣泄。所以说,回到毛泽东旗帜下的这些人,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对现状不满的人。有人是对政治上的不满,有人是经济上的不满,有人是个人利益上的不满。由于这些人要回到毛泽东的旗帜下,所以有这么一个所谓的“毛左派”,有这么一个崇毛的势力。

至于民间,由于毛泽东从来没有受到官方的否定,他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他的尸体还保存在天安门广场,因此对老百姓来说,他还是一种“心目中的神”,不管他犯了多大的过错和罪恶,他们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仍然认为他是神。很多老百姓不认真研究历史的话,不通晓当代中国的实质的话,他们仍然有一种迷信,以为这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人物。这种自然的崇毛现象跟中共高层的捂盖子,保毛,崇毛,尊毛这种思想是一脉相承的。这里面混杂了非常复杂的情绪:对现状的不满,对于一种“人造神”的盲目崇拜,以及中共高层蓄意的保毛,崇毛,复杂地混合在一起,因此让中国社会存在一种仍然有人缅怀毛泽东,仍然有人想保毛泽东,仍然有人想尊崇毛泽东的现象,这是完全不奇怪的一个社会现象。


毛泽东是爱国者吗?

法广:现在中国民族主义高涨, 特别是对越南、日本这些有主权争端的国家,好象是“同仇敌忾”,然后把毛搬出来,说如果毛在世,中国就不会这么软等等。你怎么看?

陈破空:民族主义之所以这么高涨,是因为现在的中国共产党在文革之后没有意识形态了,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破产了。没有别的意识形态,但他们需要意识形态来统治国家。因此就把“爱国主义”举得很高,也就是所谓的民族主义,甚至发展为极端的,有情绪的极端民族主义。这是当局的一个打造。在这种煽动下,民众就一股劲地往“中国强大”,“中华强大”的方向去思考。在这种时候,为什么大家会去怀念毛泽东?这完全是建立在一个错觉上,以为毛泽东当年搞“两弹一星”,搞原子弹氢弹,不惜中国饿殍遍野,然后让中国强大,成为世界三强。事实上这是一个误会。

就在中华民族国难当头的时候,就是当年日本侵略中国,二战的时候,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做为,并不是去抗日,而是跟日本占领军勾结去瓦解中国,瓜分中国,去颠覆当时的国民政府。当年浴血抗日的是中国国民党,是国民政府,是蒋介石。而毛泽东他们是瓦解抗日。按他的话叫“一份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发展壮大自己,准备在日军跟国军双方消耗殆尽之后,共产党趁机下山摘桃子。所以说,毛泽东从来就不是一个爱国者,也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连林彪都说他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而林彪认为自己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所以林彪和彭德怀在抗日上还打了一两仗,但是毛泽东都严厉地批评他们。

所以在这个时候,民众去把毛泽东抬出来,当民族主义的招牌,尤其在反对日本这个立场上抬毛泽东像,完全是个历史的讽刺,这证明很多崇毛的毛左派历史性的无知。如果他们在历史知识上稍具常识的话,就知道毛泽东不仅不反日,他是亲日,媚日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1972年当面向毛道歉,被毛泽东回拒。所以今天中国人认为日本没有到道歉。问题是日本道歉了,被毛泽东当场回拒了。毛泽东说,你不用道歉,没有你们的到来,就没有我们共产党的今天,我们还要大大地感谢你们。怎么感谢呢?就不要你们的战争赔款。这就是毛泽东的原话。所以说,中国老百姓是完全不了解,他就以为有一个强人就能够成为民族主义的一个号召旗帜。如果他们把历史挖掘出来的话,恐怕得到的是完全相反的结论。


同一主题

  • 人与社会

    王友琴谈卞仲耘之死:学生打老师的革命

    想了解更多

  • 网文选刊

    王晶垚:关于宋彬彬刘进虚伪道歉的声明

    想了解更多

  • 中国/文革

    中国红卫兵标志人物宋彬彬公开道歉

    想了解更多

  • 《开放》6月号:统治者怎样走过这25年 周永康案党内遇阻 1950镇反内幕

    《开放》6月号:统治者怎样走过这25年 周永康案党内遇阻 1950镇反内幕

    本次法广专题聚焦香港《开放》杂志六月号:统治者怎样走过六四后25年、周永康案遇党内阻力、五O年中共镇反内幕:毛泽东亲自操盘、援朝志愿军战俘返国陷阱、印度大选的启示…。下面是法广对《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的采访:

  • 金钟:六四问题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金钟:六四问题还要拖到什么时候

    1989年的6月4日,北京的学生民主运动遭到血腥镇压,引起举世震惊。25年以来,六四一直是北京的禁忌话题,但民间要求平反六四的声音从未间断。很多人问,六四问题还要拖到什么时候?本次法广《六四特别专题》节目请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谈谈他的看法。

  • 孔保罗谈“就业直通车”化解失业难题

    孔保罗谈“就业直通车”化解失业难题

    “就业直通车”是澳洲华裔学者孔保罗研究化解失业难题的新模式。孔保罗指出,就业直通车是一个循环互助模式,它可以同时化解失业者、银行和政府三方的难题。孔保罗先生5月访问法国期间来到法广播音间做客,接受了《人与社会》节目的采访:

  • 五月号《开放》:中共5大军头烂掉 台湾最大共谍死谜

    五月号《开放》:中共5大军头烂掉 台湾最大共谍死谜

    本次法广《人与社会》节目为您介绍5月号香港《开放》杂志,聚焦中共5大军头烂掉和台湾最大共谍死谜。下面是本台对《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的专访:

  • 余杰谈《中国教父习近平》

    余杰谈《中国教父习近平》

    旅美独立作家余杰的新书《中国教父习近平》在香港和台湾出版。这是余杰分析中共当代领导人系列作品的第三部,前两部是《中国影帝温家宝》与《河蟹大帝胡锦涛》。余杰 1973年生于中国四川,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98年出版《火与冰》引发震动,后因文笔犀利,口无遮拦,而不被官方所容。余杰在受到软禁关押和暴力迫害后,于2012年1月出走美国。这次余杰撰写的《中国教父习近平》出版很不顺利:原计划出版此书的香港出版人姚文田在深圳被以“走私”拘捕。后来几经周折,《中国教父习近平》得以由香港《开放》出版社出版。余杰指出台湾和香港的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已经笼罩在北京阴影下。下面是法广《人与社会》对余杰先生的专访:

  •  《开放》4月号:周永康抄家 徐才厚被抓 三峡案锁定李小琳情人

    《开放》4月号:周永康抄家 徐才厚被抓 三峡案锁定李小琳情人

    本次法广《人与社会》专题采访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介绍4月号《开放》杂志,聚焦周永康被抄家、徐才厚被抓、三峡大案锁定李小琳的情人,及对台湾太阳花学运风暴的评论。

  • 《开放》3月号聚焦李鹏家族和周永康自杀未遂

    《开放》3月号聚焦李鹏家族和周永康自杀未遂

    本次法广《人与社会》专题聚焦《开放》杂志3月号有关李鹏家族的报道,周永康案为何一拖再拖,以及“中国暴力的来源”,这三个焦点。下面是法广对《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先生的采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