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4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被中宣部追杀多次改名的记者庞皎明辞职记

被中宣部追杀多次改名的记者庞皎明辞职记
 

庞皎明辞职了,从中国最敢言的媒体之一的财新传媒辞职了。本周末,在网易真话频道上周末主办的“深度报道十年论坛”上,庞皎明宣布辞职,他详细回顾了他几次更换名字,以逃避中宣部的追查,甚至是对他职业生命几度“追杀”的全过程。

很多媒体同行虽然对这段故事早有耳闻,或身边甚至自己都有类似的经历,在纸媒崩解的当下,听到这些细节,仍让抱团取暖的媒体人们为他的的离开痛惜不已。

在这段公开访谈中,庞皎明宣布,他刚在上周(12月16日)刚离开财新,他说,“我现在和财新没有关系了,所以讲话可能更放得开一点,因为没有太多的顾忌。”

庞皎明的代表作品是在财新《新世纪周刊》刊发的《邵氏孤儿》,这篇报道讲述了一个震撼人心的故事。

湖南邵阳部分超生女婴因无力缴纳超生罚款等种种原因,被当地计生官员抢走,送进孤儿院;院方在收取巨额收养费后,将其以孤儿的名义交给美国收养家庭收养,此后,许多家长寻女多年至今,而调查显示,这一现象并非仅在湖南邵阳发生。

庞皎明回忆,2007年,他在《中国经济时报》做记者的时候的时候接触“邵氏弃儿”的爆料,但不能发表出来。当时他工作用的名字是庞皎明,是他的本名。

后来庞因为对武广高铁劣质建材丑闻的报道,被铁道部方面投诉至中宣部,不得不离开《中国经济时报》,进入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后,他改了一个名字叫做“上官敫铭”,还在一直关注“邵氏弃儿”,但也因为环境的原因没能报出来。

此后,庞皎明在南都待了三年,之后去了财新,当时财新刚从《财经》杂志独立出来进行创业。“邵氏弃儿”的稿子终于得以发表。

庞皎明自述,这篇稿子对于财新而言,不管是影响力还是美誉度都是最好的一篇,"没有之一",财新总编辑胡舒立私底下给了他一笔钱作为奖励。

事情的另一面是,这篇报道给庞皎明带来有很大的打击,以及各种各样的压力。2011年5月9日,报道发表后,他马上又被“有关部门”(应为中宣部)盯上了。

庞皎明回忆,湖南方面使用了特殊的技术手段,当时,他所有的个人信息包括个人电脑都被入侵。除了他的电脑外,财新另一名跟进这一报道的记者赵和娟的个人信箱也被侵入。

中宣部发现,原来上官敫铭就是庞皎明,大概4个月后,他被中宣部勒令开除,后来,后来财新只好用“比较智慧”的方式让他再换了一个名字。

庞皎明回忆说,他跟胡舒立说想换一个谁都想不起来的名字,当时他起的是一个比较女性化的笔名叫“黄依梦”,胡舒立看了问是什么意思?庞解释说是“黄粱一梦”的意思。

据说,胡舒立感觉太“悲凉”,不让他用这个名字。讨论了之后,胡舒立建议,“郑道”这个名字很大气,寓意“人间正道”,所以庞皎明就用了“郑道”这个新的笔名。

变成“郑道”的庞皎明又开始投入一线的采访,但是因为做了几期封面报道,还有一定的影响,他又被中宣部发现了,“说不是让开除了这个人吗,怎么又出现了?”

据说,当时胡舒立回应宣传主管部门说,“你们以为开除庞皎明那么容易?如果开除的话,万一他忍不住说出来,那可能是一个国际事件,所以当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这个事内部解决了。”

之后的十八大前后大约一年,因为严酷的新闻环境,庞皎明被彻底停职。到今年四月份,庞皎明和财新方面觉得,形势有所好转,可以出来活动了,就开始全国各地的跑,做了不少选题,写了很多稿子。

8月份抚顺大水,庞皎明去采访。因为报道的死亡人数与官方口径不一,有关方面又注意到他,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怎么这个人又出现了?”

这一次《新世纪周刊》“慌了”。后来,他们向有关部门提交了一份书面的报告,说“郑道”其实并不是“上官敫铭”也不是“庞皎明”,郑道是法制组的集体笔名。

庞皎明的离职决心与此直接相关,他说,“当然这很智慧,但对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很不爽,因为我辛辛苦苦的把郑道”的名气做出来,现在又归零了,我觉得环境非常不好。”

2011年,《邵氏孤儿》报道刊发后四个月,庞皎明被中宣部勒令开除,当时,他的一位朋友把这个消息隐讳地发在了微博上。

很多人问怎么会被开除了?但是庞皎明说,“我不好说明。”新闻圈外人对此可能很难理解。

某种程度上,中国的新闻管制机器类似洪门三合会的刑堂,并不是渲染它有“三刀六洞”的残酷,与某些第三世界国家动辄有记者被杀不同,与中国为数众多的异议者、良心犯牢狱之灾相比,中国的记者完全因职业而非贪腐的原因坐牢真不算多。

和洪门三合会的刑堂一样,中宣部的禁令,开除令,事前并非不能公关,但一经发出即秘密执行,不容上诉和申辩,甚至连公开申辩和抵制都可能带来风险,会被认为泄露了这一社团的机密。和秘密会社一般,即便自己离开了这个圈子,对这套秘密法典的讨论,还是可能给仍在淫威之下的前同事、前东家带来被报复的风险。

而此次庞皎明对中宣部和《新世纪周刊》和他的几年的纠缠和斗争的解密,某种程度上,让仍处于淫威之下的财新有些尴尬。

这几天,胡舒立和她的财新传媒近日刚宣布,换了新东家,上海背景的资金入股,黎瑞刚成为财新的董事长,财新的媒体注册正从浙江迁移到北京,庞皎明的这一发言,自然给财新的外部环境带来某些不确定因素。

荒谬却很现实的是,对庞的发言,一位媒体人忍不住说,“你这么说,会让舒立被动的。”这正是黑帮化的刑堂执法所期待的结果。

对这些遭遇,庞皎明表示,虽然离开的一个原因是对时局比较悲观。但他又觉得,“离开是因为外面有广阔的天地,我们去探索也好,斗争也好,可能会有更多新的方式,可能一条路走不通,或者我们可以换个方式来尝试。”

他说,“我走出这一步,以后我可能会比较扎实的做一些打破信息的垄断等事情,我会做更多的事情,所以我并不悲观。”

  •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新京报被公开指责为吴小晖洗地开脱

    2月23日,中国官方宣布,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因涉嫌经济犯罪,在上海被以集资诈骗罪等罪名公诉。

  •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春晚《丝路山水地图》的多元诠释

    2月15日的央视春晚集结了许多意识形态话语,《丝路山水地图》作为政治与文化与商业结合的案例,引发的争论尤为有趣。

  •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国家的海航和南方周末记者的抗争

    陷入债务危机的海航集团正在全力挣扎求生。2月3日,海航二把手王健罕见地半公开地发出声音,称海航的安全与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安全休戚相关。

  •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驻华外国记者们的难堪沉默

    几天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和驻华记者们就外国驻华媒体从业环境等话题发生了直接的言语冲突,可能是出于保住记者签证的考虑,大部分驻华记者们保持了令人难堪的沉默。

  •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疑似因报道惹祸 浙江媒体人被殴打案至今未破

    1月22日,在江浙沪财经圈子中影响不小的自媒体“浙股”发布消息,《批评上市公司,浙股君遭遇死亡威胁》。本名陶喜年的“浙股君”曾担任十几年的多家全国性财经媒体驻浙江财经调查记者。

  •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城市PM2.5浓度排名 华北城市有显著改善

    1月10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2017年中国365个城市PM2.5浓度排名》。数据显示,中国政府制定的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大气十条”)一期目标基本完成,但全国空气污染形势依旧严峻,臭氧污染及非京津冀地区的空气治理问题凸显。

  •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北航教授涉嫌性骚扰被解职

    1月11日晚,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官方微博就教师陈小武被举报性骚扰一事发布调查处理通报。通报表示,对近期关于北航教师陈小武的实名举报和媒体的有关反映,学校本着高度负责、实事求是的态度,认真细致地开展了调查核实工作。现已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