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 2017年10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 19:00点-20:0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71021 法广中文第1次播音 北京时间10月21日6-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刘锐绍:官媒大吹大擂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作者
刘锐绍:官媒大吹大擂的改革不是政治改革
 

中共历来注重三中全会,三中全会快成了中共的神话。一中全会奠定权力接班,二中全会从形式上确定党的领导人。三中全会新班子展示未来几年的“治国宏图”。18届3中全会是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后的第一次三中全会,在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民主化浪潮遍及世界各个角落的今天,外界对一个具有大国意识的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三中全会显示什么样的治国理念倍加关心。对中国政治有精心观察的香港著名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大家为什么关心三中全会,主要是看习近平会不会在政治改革方面有所举措。然而,从其一年来的表现和最近显示的种种迹象来看,习近平更加重视专政机器,崇拜武力,意识形态上甚至比胡锦涛还要保守。因此,官媒和御用文人无论如何大吹大擂改革,恐怕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法广:18届3中全会被视作是一个很重要的大会,海内外都比较注意。对你来说,这次会议最值得关注的有哪些内容?

刘锐绍:因为这是习近平上任后第一个三中全会,大家比较关心。习近平到底能拿出一个什么样的方案,显示他的治国理念?到底能拿出一些什么举措,去解决中国现在各个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大家比较关心的是他有没有一些比较大刀阔斧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拿出来?如果光是经济改革,或者社会改革以及行政改革,大家只有更失望。一句话,现在大家最关心的就是,习近平到底在政治改革方面能有些什么东西拿出来呢?

法广:从目前的情况分析,你觉得这次会议在政治改革方面能否有所突破?从而为未来几年指出一个方向,制定出一个框架呢?

刘锐绍:官方的传媒在这方面大吹大擂。但是,如果作一个初步的总结,从习近平去年11月上台到现在以及最近显示的种种迹象来看,我对习近平能拿什么政改方案或者进行政治改革真的不抱太大的希望。这是因为:他上台以来,只是在经济改革方面顺着大潮走,在政治改革方面不光没有什么新的举措,反过来我们还看到许多倒退的现象。比如说,去年,他上台后第一次到南方来,走邓小平当年走过的路。大家那时候都有一些希望。但我那时候已经说过,这很可能是一个表面现象,因为习近平到南方来的时候,同时还做过一个内部的讲话。这个讲话的核心就是说中国不能效法前苏联走过的老路。他总结苏联倒台的三个原因是,第一是没有抓好军队。这意味着习近平会更加重视专政机器。在三中全会开幕的前两天,我们从新闻里看到,习近平故意到两个地方去视察军队。这表明他还是崇拜武力。他说前苏联倒台的第二个原因是思想和意识形态抓得不紧,所以他上台以后,就有所谓“七不讲”传出来,包括普世价值不能讲,以前的领导人犯的错误不能讲,新闻自由不能讲,三权分立不能讲等等。不光在新闻界,在学术界,在大学里面都不能谈这七个问题。最近的“8.19讲话”更说明习近平在意识形态上比胡锦涛更保守。现在只是希望他在法律、司法方面不会进行大的破坏。因为前一段时候已经有消息传出来,有人建议把现在的地方法院独立于地方政府,由中央政法委或者中国最高法院来进行垂直管理。现在好像实行的可能性不太大了。因为地方法院法官的工资属于地方政府的开支,反过来,地方政府是可以控制地方法院的。如果地方法院直接隶属于中央,脱离地方政府,只是把权力从右手交给左手,都是在党的控制下,这并不是司法独立。种种迹象,使我对习近平,对新一届的政府会有什么决心进行政治改革不抱太大的希望。

法广:我们看到中共的党校专家也出来说话,他们说18届3中全会要部署政治改革。他们说的政治改革是什么意思,跟您在这里提到的政治改革不是一个概念,是吧?

刘锐绍:政治改革有两个核心问题。第一个是放权,权力重新分配,最低限度要下放到不同的层次,尤其要对老百姓权利要保障保护,这是政治改革的一个核心问题;第二个核心问题就是要有真正的、公开的舆论监督。如果没有这两个条件,所谓政治改革都是一句空话。中共的传媒、党校、以及其他御用文人都是听党的指示来发言发声,他们现在大吹大擂讲的所谓政治改革只是行政改革,或者说效率改革。比如他们提到的比如说减少一些流程中间的程序,加快速度等等。另外还牵扯到反贪腐,反贪腐也是他们三中全会大力宣传的一个重点。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上台以后处理的所有贪官污吏都是副部级或者副部级以下的官员,从来没有一个部长级或者更高层的官员给揭露出来。有些人会说,他不是处理了薄熙来吗?大家可以看到,薄熙来是前朝,也就是胡锦涛那个时候的事情。包括刘志军都是胡锦涛时期而不是习近平掌权以来才揭露的。因此,无论他们怎么大吹大擂,都可以说是雷声大雨点小。

法广:你同意不同意这样一种说法,中国现在的领导人采取的是一种政左经右的路线。就是说政治上还是要限制,要扣紧,经济上更加开放?这样做是不是很分裂呢?

刘锐绍:他们现在这个方向,其实是邓小平1978年搞所谓开放改革时定的。邓小平讲了开放改革,同时也讲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四项基本原则就是在政治上面严加监控,就是经济慢慢开放,政治坚持不改。江泽民、胡锦涛都是循着这个方向发展。中共领导人有好些盲点。他们以为把经济搞好了,人权就有保障了。江泽民不是说过,生存权就是人权,只要给你吃饱,这个人权就已经得到保障了。他们的这些概念远远脱离了老百姓的诉求。况且中国已开放改革30多年,老百姓已不仅仅满足于吃饱, 他们需要更多的公民权利,这些已经在社会层面清晰地浮现了出来。但是习近平还是坚持以前的那一套。只是今非昔比,现在尽管经济发展了,但是当局在政治、公民权利方面受到的挑战还是很大的。

法广:您刚刚提到习近平的“8.19讲话”,媒体已经对此有所披露。不少人的感觉是非常左。以您的观察,习近平到底想不想进行政治改革?有没有一点愿望?或者他考虑到目前利益集团强大的形势,不得不玩弄一种权术?或者他根本就不具备这样的一种思想基础呢?

刘锐绍:他上台之前,对他政治方面有些什么魄力这个问题,我一直有很多的疑问。我当时说过,我对中国还是很有希望,主要原因是寄望于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公民社会现在是慢慢形成了。而且,现在中国发生什么变化,已经不是共产党能够控制的了。民间的改变,包括经济结构的改变,意识形态的改变,还有中国跟世界格局的改变,共产党如果关起门来像以前那样,他自己也会保不住的。现在中国的信息渠道发生了巨大变化。比如说网民就有五点三亿,手机上的微信现在已经突破三点一亿的用户。这样的信息流无论你有多少网上警察,也没有办法挡住。

习近平上台的时候,很多人把他父亲习仲勋的开明辐射到他的身上,他那时候还跟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有一个对话。当时大家有一个想法,习近平会不会在政治改革方面有一些作为呢。但是,根据过去的接触,我觉得中国官场里面,无论你是什么人,都有一个屁股确定脑袋这样的习惯。因为当年习仲勋是遭受压迫,是在一个困境下面,他想到只有改革,只有开放,他才有出路,要不他会被憋死的。但是今天习近平是坐享既得利益,他跟他的父亲的情况不一样。他跟他的老领导耿飚也不一样。四人帮倒台后,耿飚在1978年也处理过宣传问题。他当时是中宣部前身的一个中央宣传委员会的头。他找到当时一批很开放的人物,包括后来的人民日报社长胡绩伟,请他们在舆论上面部署怎么开放。习近平后来也是耿飚的秘书,但是耿飚在这个方面的开放没有辐射到习近平身上呀。这个就说明,他现在想的就是保护这个政权,保护共产党的利益。如果这样想的话,何谈政治改革的决心。

 

  • 余英时谈六四:失去政权等于毁灭了中共的宇宙

    余英时谈六四:失去政权等于毁灭了中共的宇宙

    八九六四惨案发生后,为帮助一批流亡海外的知识分子和学生安身、继续学习和思考,普林斯顿中国学社在历史学家余英时教授关怀下诞生。二十五年过去,流亡者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的面貌也发生了变化,余英时对中国时局的关怀始终如一。在官方正在不遗余力抹掉六四记忆的时刻,如何认知这一历史事件?余英时认为,了解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性质是揭开六四屠杀真相的一把钥匙。“对于这个党而言,政权就是他的宇宙”。即便在习近平时代,这一点也丝毫没有改变,用暴力来镇压一切,用钱来收买一切。希望这个政权平反六四是一种不可能实现的期待。然而,余先生认为,中国人的民族性和民族传统没有发生大的改变,这预示着这个国家的未来并不黑暗。

  • 万润南谈六四:举起右手支持反贪 举起左手抗议强权!

    万润南谈六四:举起右手支持反贪 举起左手抗议强权!

    不少中国人依旧怀念八十年代,他们说那是一个中国罕有的有点光明的年代。然而, 八九六四终结了这一短暂的光明年代。争取民主,要求惩治贪腐的青年学生、知识分子、改革者乃至党内开明人士遭到毁灭性打击。万润南,当年因创办四通公司名震四方的民营企业家被官方封为这场民主运动的幕后黑手。从此流亡海外,参与创建民主中国阵线,成为领导人之一。在他流亡快要25周年的时候,北京当局又对一批自由知识分子大打出手,敲响了六四25周年这个痛苦的纪念日即将到来的警钟。作为海外民运领袖,如何看待六四事件对当下中国的意义?习政权统治下的中国前途何在?万润南在回顾了八九六四的意义和教训后提醒大家注意这样一个诡异的现实:习李正在做的反贪腐行动,恰是八九民运期间,社会各阶层的主要诉求。正值此民心可用之时,当局无视法治,极不理智地打压一些持理性、温和立场的知识分子。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以为应该“举起你的右手,支持习近平反贪腐反官倒;举起你的左手抗议强权,反对他对知识分子的打压”。

  • 民间人士:我们为什么要祭奠林昭

    民间人士:我们为什么要祭奠林昭

    祭奠林昭犹如一场残酷的游戏。林昭忌日,民间许多人要去苏州祭奠,各人所在地警方提前约谈,威胁,拦阻。漏网之鱼,终于到了苏州,登上灵岩山,遭警方包围,暴打,关押,然后驱逐。今年如此,年年如此。然而,民间人士,前赴后继,源源不绝。

  •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会神父还俗的心路历程

    崔保仲─一位地下教会神父还俗的心路历程

    崔保仲,教名约瑟夫。22岁祝圣为中国地下教会神父。2000年代初期来到被称之为“天主教长女”的法国进修神学。几年后,对自己在祭坛布道的内容深感空洞,遂与巴黎大主教谈心,得到明示,心情渐趋宁静,于是到比利时“闭关”。最后脱离教会神职工作,两年后得到教皇批准,“尘埃落地,离开神坛”。约瑟夫神父中国布道的过程从一角显露了鲜为人知的“受难教会”数千万中国地下教徒的生活。而最终还俗的崔保仲心路历程也不平凡。其中,同是天主教徒的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对他可谓影响重大。在面对是否背叛上帝的严厉诘问时,他说:“如果我继续在教会浑浑噩噩下去,那才是真正的背叛!”

  • 曹顺利之死

    曹顺利之死

    曹顺利死了。死在她被抓捕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五个月之后,死在她病入膏肓警方才将她“保外就医”十余天之后。欧美和联合国都感到惊愕。

  • 犹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说永康

    犹抱琵琶半遮面 京城人人说永康

    最近中国流传着这样一个诘问:周滨的父亲是谁?至于周滨本人,据说他是一位“神秘富商”,利用父亲的权势,建构了一个庞大的“政商帝国”。后来他被抓了,他的帝国卫星圈的一大批官员,从部长到黑社会汉子也被抓了。中国媒体近来常说“周滨的父亲”,周滨有名,父亲隐名。周滨是官二代,官二代是官员的后代,一般情况,介绍起来,先说其父,再说其子,父辈荣耀,儿辈沾光。对这位周滨,媒体是反过来说的,周滨如何如何,连带出来周滨的父亲如何如何。网上故此称周滨为“最牛官二代”。今天,周家的人很多都被抓了,周滨的父亲还在被模糊着,尽管人人心中有杆秤。为什么这样奇怪呢?两会期间,中国一位官员回答说:“你懂的”! …

  • 腐败深重岂能拿一个东莞说事

    腐败深重岂能拿一个东莞说事

    东莞扫黄引起民间一片嘘声,微博上“东莞挺住,东莞加油,今夜我们都是东莞人!”声声呼应,令人惊骇。中国的有识之士不得不思考这一诡异的现象:所谓黄色,似向来为正人君子痛心疾首。当局扫黄从来不遗余力。中共一进城,横扫所谓旧社会余毒,“卖淫嫖娼”首当其冲,关闭妓院,改造从业人员。进入表面的清教徒时代。八十年代伊始,改革开放,中国的颜色开始发黄,扫黄,打击流氓团伙,清查黄色录像带,此起彼伏,从未间断。扫黄成为极其正当的净化社会空气的理由,然而,当局这次大举动作,却引起网络舆冷嘲热讽;“我们都是东莞人”就是最典型的对被打击者的认同。有人自嘲式地引用毛泽东的一句话解释这一现象:“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