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5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2019年6月25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5/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5/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地下教会主教刘冠东

作者
中国地下教会主教刘冠东
 
中国河北易县教区荣休主教刘冠东2013年10月28日去世。

根据近日天主教信徒网站传出的消息,已经多年不知去向的河北易县教区荣休主教刘冠东于2013年10月28日去世,已由教友秘密安葬于未知地点。这位享年96岁的主教虽然并不是尽人皆知的公众人物,但这96年间,无论他的活跃,还是他的隐居都见证着中国天主教社团尤其是所谓的地下教会在世俗政权与普世神权之间的对立中走过的道路。

刘冠东1919年出生于河北保定市清苑县魏阁庄一个天主教信仰家庭,自幼受洗。1935年开始修道,4年后在宣化总修院攻读神哲学。战争的纷扰使得他在1945年才得以晋铎,开始在易县传教。但1951年新建立的共产党政权宣布与梵蒂冈教廷断绝关系,预示着他与众多天主教信徒一样背负十字架旅途的开始。

1950年,一些天主教及基督教也就是新教人士响应中央政府的(关于独立自主办教会的)主张,联合发表宣言,号召信徒为建设新中国而奋斗,提出教会自治、自养、自传原则,旨在摆脱境外教会的干预,所谓“三自爱国运动”由此而迅速在全国推进,许多中外神职人员被监禁,教会创办的教育、医疗、出版、慈善等机构及大部分教会资产被收归国有。但罗马天主教庭反对教会“替一个国家、替一个政权服务奔走”的立场使得“三自运动”遇到不少忠于罗马天主教庭的信徒的抵制,刘冠东就是其中之一。他因此而于1955年被捕,两年后获无罪释放。此时,由中央政府支持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已宣布成立(1957年7月)。刘冠东不改初衷,继续他忠于罗马教廷的立场,反对由世俗政府推动成立的天主教爱国会。1958年他再次被捕。这一次,他被判处无期徒刑,送入河北省第一监狱。随后发生的文革是当代中国宗教信仰的黑暗年代,无数神职人员或者被捕,或被劳教,或被批斗,而教会、教堂机构财物资产则悉数充公,有形的教会不复存在,已身在狱中的刘冠东饱受煎熬。

1980年,他被改判有期徒刑,并于翌年获释出狱。

23年的牢狱生活显然既没能改变刘冠东的信仰,也没能改变他对官方承认的天主教爱国会的立场。根据亚洲天主教社团网站天亚社中文网的介绍,当时,刘冠东曾被告知他必须加入爱国教会方可继续传教和主持教会活动。但他没有理会,重新踏上传教旅途,前往河北、甘肃、宁夏、内蒙等地。他也因此而先后4次被拘押,长则半年,短则二十天。

1982年,易县教区主教周善夫祝圣他为助理主教。4年后,周善夫主教逝世,他升任该教区正权主教。

改革开放的年代为中国天主教会的复苏提供了可能。但官方承认的天主教会与坚持忠于罗马教廷的信徒间仍然是一条深不可测的鸿沟,不被官方教会认可的地下教会活动于中国各地。刘冠东逐渐成为地下教会中的领军人物之一,先后为许多教区的主教祝圣。但此时他意识到了地下教会主教分散、孤立的困境,于是,联合多个教区主教,于1989年11月,在陕西三原教区张二策村召开地下教会首次主教会议,宣布成立“中国大陆主教团”,并当选为执行主席。不过,这项试图独立于官方承认的天主教主教团的努力立即招来打压。刘冠东再度被抓,并被判处劳教三年,1992年才重获自由。这次尝试在地下天主教社团中也引起一些争议,有人认为他在八九六四刚刚发生的背景下做出这样的举动是“愚蠢、鲁莽”,但也有人从中看到了中国教会中一股忠贞罗马教廷的执拗力量,称这项尝试“为中国教会史谱写了破天荒的一页”。不过,中国天主教信徒网站“天主教在线”11月3日发布刘冠东逝世消息时称他主持成立的中国大陆主教团并没有获得罗马教廷的认可。

1995年,刘冠东因病辞去中国大陆主教团主席、易县教区主教等职务,返回家乡魏阁庄。不过,在当局眼中,这位76岁并且重病缠身的老人仍然是一种威胁,他被软禁在村中,昼夜受到监控。但1997年,一些教友得以绕开了监视,将已经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的刘冠中悄悄转移至秘密地点,此后的16年间再没有他的任何消息,直到2013年11月初,才有消息称他于一周前(10月28日)逝世,并已由教友安葬于秘密地点。

刘冠东一生中至少有28年是在被囚禁中度过的。而每一次的囚禁都缘于他忠于罗马教廷的立场。如果说政府的频繁打压使得地下教会处境日益困难的话,刘冠东在生命的最后16年得以逃脱监控、神秘失踪16年也不难让人感受到地下教会信徒的执著。

中国究竟有多少天主教信徒,目前并无准确的数据。中国官方天主教会通常认为,中国大约有530万天主教信徒,不过,香港圣神研究中心2008年根据自1988年开始的追踪调查,估计中国天主教信徒人数大约在1200万左右。法国天主教报刊《十字架报》2007年7月引述梵蒂冈教廷的数据,称中国信徒大约在800万至1200万之间。该报道特别指出,很难说明官方教会与地下教会各自的信徒人数。

  • 欧洲议会选举: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五选一?

    欧洲议会选举:下届欧盟委员会主席五选一?

    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与往年选举的最大不同就是选举结果可能直接关系到下任欧洲联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人选。根据欧盟2009年12月起生效的里斯本条约,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确定将不再像过去那样由欧洲理事会闭门全权决定,而是需要考虑欧洲议会的选举结果。也就是说,在下届议会中拥有席位的多少将首次左右未来欧盟执行机构主席人选。因此,在本次选举中,欧洲议会内主要政治党团都推出了自己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候选人,今天的人物特写节目就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目前的5位候选人。

  • 高瑜:以笔为枪的媒体人

    高瑜:以笔为枪的媒体人

    六四事件25周年前夕,以独立、敢言著称的中国女记者高瑜再次因为她从事的新闻工作而失去人身自由。根据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发布的消息,她被指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已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中国媒体空间已经多年无法看到高瑜的名字和她写的文章,对于执政当局来说,她常常是“麻烦制造者”,因为她不肯就范新闻审查的红线;对于视新闻自由为人权基本条件的人来说,这位已经70岁的女性始终是中国环境下少数仍敢于坚守原则的媒体人之一,她也因此而在多次获得国际奖项。

  • 向哲浚—重新被记起的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

    向哲浚—重新被记起的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

    伴随着近年来中日关系持续紧张的步伐,伴随着中国政府呼吁日本政府正视历史的一次次严正声明,曾长期被沉寂遗忘的审判二战期间的日本战犯罪行的东京审判似乎重获新生,借影视传媒而在中国开始家喻户晓,人们也因此而注意到了一个他们也许原本应该熟悉的名字,那就是东京审判中的中国检察官向哲浚。不过,如果说向哲浚得以见证了东京审判的全过程的话,他此后的默默无闻也折射着上个世纪后半叶中国政治的起伏动荡,耐人寻味。

  • 路易•加洛瓦—标致汽车集团监事会新主席

    路易•加洛瓦—标致汽车集团监事会新主席

    3月18日,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集团(PSA)董事会指定路易•加洛瓦(Louis Gallois)为该集团监事会主席。现年70岁的路易•加洛瓦在平息了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的劳资纷争、化解了欧洲航空防务航天公司(EADS)内部的法德竞争之后,又将承担起重振法国汽车制造业龙头企业的重任。

  • 纳伦德拉•莫迪:昔日茶水少年有望成为政府总理

    纳伦德拉•莫迪:昔日茶水少年有望成为政府总理

    2014年4月7日起,印度将启动新一届全国立法选举,推选下届议会下院人民院543名议员。各项选民意向调查显示,反对党领袖纳伦德拉•莫迪有望领导人民党击败由甘地家族后代拉胡尔•甘地领军竞选的国大党,出任下届政府总理。这次选举因此也在一定程度上被看作是昔日的茶业商贩与政治世家后人之间的对决。

  • 独立广场:乌克兰革命中民间力量的代名词

    独立广场:乌克兰革命中民间力量的代名词

    随着过渡政府的成立,乌克兰持续数月的官民紧张对峙暂告平息。但如果说已经正式启动的总统选举竞选活动预示着一场群雄逐鹿的政治争夺的话,在动荡之后重新洗牌的政治生活中,首都基辅独立广场上的抗议示威民众仍然是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他们来自四面八方,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他们没有统一的领袖,但他们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颠覆运动中,显示出一种主体性,作为抗议示威活动核心地带的独立广场成为这个群体的代名词。

  • 马泰奥-伦齐:意大利政治风浪中异军突起的新星

    马泰奥-伦齐:意大利政治风浪中异军突起的新星

    2014年2月,意大利中左翼政党领导人马泰奥-伦齐逼迫莱塔政府辞职后,接受总统授权,开始组阁。倘若组阁成功,他将成为意大利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政府总理,也就是说,他在短短几个月之内就完成了从基层向政治权力高峰的飞跃,可谓直步青云,速度之快,给艰难复苏的意大利经济和多年胶着不清的意大利政坛带来一种意外的振奋。但这位意气风发、雄心勃勃的政坛新手是否真能如其所愿,带领意大利迅速走出政治与经济危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