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6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陈永洲事件掀起“滥用公权”问题的讨论

作者
陈永洲事件掀起“滥用公权”问题的讨论
 

本次节目关注中国记者陈永洲被拘捕事件以及中共前领导人彭德怀诞辰115周年在网络上引发的一些评论。

陈永洲是广东《新快报》记者,他曾连续发表多篇批评中联重科股份有限公司的报道,10月18号在广州被以涉嫌损害企业商誉的罪名被长沙市公安局带走。随后,《新快报》23日罕见地在头版全版以斗大的标题呐喊“请放人”,要求湖南长沙当局释放该报被捕的记者陈永洲。陈永洲被湖南长沙公安跨境逮捕一事,在国内外的媒体上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新京报 10月24日发表题为“损害商业信誉罪”抓记者滥用警权的社论,指出,长沙警方仅仅根据《新快报》刊发的报道,就跨省刑拘记者,明显违反了刑法的谦抑性原则,也是滥用刑事司法权的体现。该事件也罕有地受到中央机关的关注,新华网的中国网事更间接支持新快报,但掌管中共意识形态和言论的中宣部,却下达指示,要求各媒体暂停跟进事件。

在陈永洲被捕一周后,10月26号,事件却出现了戏剧性的进展,中国中央电视台在新闻节目中,播出了陈永洲在看守所里与民警的谈话,他坦承为了金钱,甘愿受中间人指使,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

中国中央电视台用近十分钟的时间来报道陈永洲事件,明显为中联重科进行辩护,这种做法令人想到不久前央视以嫖娼罪报道被捕的网络大V薛蛮子的事件。这里且不说陈永洲的证词究竟有多少真实成分,而央视如此兴师动众报道这个事件,播出未经审判的涉案人的录像,这里面似乎存在着太多的玄机和问题。

对此,在新浪微博上,著名学者傅国涌在他的微博上说;公权力没有约束,要让一个记者在囚禁中自唾其面太容易了,央视不过私器,为他们所用而已。重要的不是记者是否干净,而是公权是否可以如此肆意!

新浪网友Crabaggio指出:记者自唾其面?这种招法不是独担罪名而是戴罪立功。记者干不干净不重要吗?那可是直接关系着能不能在和公权的对抗里站上道德制高点。

摄影记者@贺延光对此案也提出了四个问题,1.警方抓陈为何使用当事企业汽车?2.电视从早到晚播报未经审判的涉案人与游街示众有何两样?3.他人指使陈竟向香港和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做贼心不虚,求解此逻辑?4.怎么听不到律师的声音?

@贾村原说: 记者被跨省而抓,不见央视做什么说什么,证实、报道记者有事,央视却跑得贼快,为什么是他们报道?就是有事,陈记者还是嫌疑人并不是罪犯,为什么要给人家 剃光头且在镜头前曝光示众,这符合保护嫌疑人权益的相关法律规定吗?央视的立场也太明星了吧? 央视这是跳到前台要当法官了。@神鹰郑伟宏指出: 想起文革时期被迫戴高帽游行的国民,在进入文明社会的今天,将一个国民在央视广而告之,这比文革走得更远。

据报道,在央视节目播出后,原本支持并呼吁尽快释放陈永洲的广州《新快报》态度发生大转弯,就陈永洲事件发表道歉声明。

人民网缅怀彭德怀

10月24日是彭德怀诞辰115周年纪念,中国官方媒体人民网特意发出一条纪念性的微博,简短的几句话勾勒出彭德怀的一生,内容是:他出身农民,不甘乞讨年幼便卖苦力;他反对剥削,带头粜米吃大户;他在艰难条 件下指挥大军英勇作战,屡建奇功;他担负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的重任,功勋卓著;他晚年蒙冤却忍辱负重、壮心不已。彭德怀的一生,以其巨大的人格魅力,激励、 警醒当时和今后的无数人。缅怀!

这个帖子在微博上引发近一千五百条评论,超过五千次转发,彭德怀个人的经历实际上也是中国历史的一面镜子,但人民网的这篇微博似乎没有点出彭德怀个人悲剧的要害,

法律学者徐昕指出: 他为什么会“蒙冤”?是谁一手造成他“蒙冤”?他“蒙冤”的时候,“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干什么去了?

网友二中老帅1评指出:我只知道他蒙受过冤,也冤过人。谁对谁错,那是以前的事。我只想知道,现在,乃至今后,我们怎样不会冤枉别人,也不会被别人冤枉。而刺虫鱼分析认为:没有利用价值了,就被自己的主子杀了而已,他一点都不冤。那些在内战中死去的人才冤,那些跟他一起去朝鲜没有回来的人更冤,那些没死的回大陆的都不知道去哪里述说他们的冤屈。一位网民指出,在党内整人的和被整的都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可党外的小老百姓跟着遭殃那就太冤枉!难道就不能还权于民,让大家在宪政的框架里有序地和平共处?

彭德怀于1974年被迫害致死,享年76岁。

 

  •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吴仁华:六四纪念日前抓人是中共没有自信的表现

    六四25周年到来前夕,旅居美国的中国文献学者吴仁华最近在他的推特(@wurenhua)和Facebook上推出“图说八九六四“专栏,每天公布1989年4月15日以来的八九学运和六四的照片,同时也在香港出版新书《六四事件全程实录》来还原历史真相。本次网络经纬节目专访吴仁华先生,他首先介绍了自己参加89年民主运动的过程。

  •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盛雪 北风谈网络纪念“六四”的活动

    “六四”25周年即将到来,如何利用英特网来扩大纪念活动的影响,让更多的中国国内和国外关注“六四”的人能参与进来也成为几年来受到关注的方式,在互联网上,已经见到的与“六四”纪念有关的活动包括“六月四号,重回天安门”,“六四穿黑衫”等,中国海外民运协调会将于5月31号开展《全民倒共!天下围城!》网络活动,此次活动的发起者之一,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接受法广专访。

  • 造成世界网络安全恐慌的漏洞:Heartbleed

    造成世界网络安全恐慌的漏洞:Heartbleed

    在网络无处不在的二十一世纪,不少人每天都在使用着各种各样的网络技术提供给用户的服务,包括邮件,社交网站,银行,政府部门等,人们在私人信息输入到网络里的时候,可能已经忘记了网络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个人资料可能落入别有用心的网络攻击者手中,从而让使用网络成为一个噩梦。

  • 网络大学是不是传统大学的未来?

    网络大学是不是传统大学的未来?

    世界上不少国家的顶尖高等学府都是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受高等教育的地方,但现实是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有机会到这些学府聆听教授们的课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让人们在不出家门的情况下也能受到著名高校的教育,当今网络时代的高科技发展已经找到了可以被迎刃而解的问题。Coursera可能是这个领域的先锋网站,目前已经凝聚了世界上上百所名校将其课程视频在网上免费公开播放,让上百万学生受益。但这个看似理想化的教学方式目前也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而且存在不少尚待解决的问题。

  • 发动网民力量寻找失联飞机

    发动网民力量寻找失联飞机

    马航Mh370航班失联事件发生十几天来以来,尽管20多个国家出动舰艇,直升机等设备以及专业人员协助调查,却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至今仍是一个不解之谜。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可能都有一种感觉,现代通讯如此发达,各种功能的卫星系统在24小时不断地对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能监视和追踪,我们的行踪随时都能被手提电话,信用卡,互联网暴露,而一架巨大的波音777客机不仅躲过了好几个国家的雷达监视系统,在偏离原定航道的情况下飞行几个小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论是天上的卫星监视系统,还是地上的雷达功能和用途都在这一飞机失联事件中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 俄罗斯封网 中国封微信

    俄罗斯封网 中国封微信

    当一个国家的政府对网络上出现的批评声音感到反感时怎么办?是将网络当成测试民意的窗口,从不同的政见中得到启发,改进自己的政策,还是干脆选择武断的措施,将这些网站关闭,让反对派的声音不能传出来,从而达到维护国家“稳定”的目的。普京领导的俄罗斯政府选择了后者。与此同时,在中国也传出深受中国网友欢迎的微信也遭到腾讯公司关闭的消息,腾讯的做法引发网友和舆论的一片哗然。

  • 看两会代表的议案和提案

    看两会代表的议案和提案

    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分别于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因为人大与政协每年初春几乎同时在北京召开,所以人们也习惯将其和成为两会,两会同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一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的重点,为大量中外媒体所关注和报道的焦点。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