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5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5月22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5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5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浦志强:於其一案同薄案一样是假审

作者
浦志强:於其一案同薄案一样是假审
 
要闻解说 @RFI

浙江衢州市中院今天开庭审理於其一被酷刑致死案件,路透社评论说,中国共产党以及中国地方政府都没有透露於其一是由于何种原因而被双规,中国媒体对此事件也反应冷淡。而按照於其一家属代理人之一,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的分析,中国司法部门接管办理中纪委受害者的案件,这在中国司法史实属罕见。同样罕见的是,在今天的庭审过程中,受害者家属代理律师居然因为坚持捍卫话语权,试图了解真相而被驱逐出法庭,浦志强律师向本台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

浦志强:今天庭审八点半开庭,六名被告被送上法庭,最后留下第一被告人程文杰,他是温州市纪委纪检监察一室副主任,有公诉人,辩护律师对他发问,按照法律的规定,公诉人,被告的辩护律师以及被害人诉讼代理人经法庭的允许可以对被告提问。这是法庭出示证据之前的一个法定的程序。再说,本来我们对案件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所以,我们就要求对被告提问。但是,审判长金朝文却说,抗辩双方对被告人的提问很详尽,所以,法庭就不安排诉讼代理人向被告发问。而事实上法庭上各自的角色都各不相同。公诉人是指控犯罪,被告人的辩护律师寻找他的委托人罪轻或者无罪的证据。我们作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寻求的是事件的真相。我们要知道谁把於其一打死的?谁应该对於其一的死亡负责?除了遭指控这六人之外,还没有其他人也应该承担责任。庭审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些问题,我们当然要从我们的角度提出一些问题。但是,法庭禁止我们提问,并且禁止我们发声。在这一过程中我们发生冲突,审判长金朝闻就叫法警把我们带走。于是我们两位律师就被带走了,下午也不允许我们出庭。

法广:审判长的做法符合中国的法律吗?

浦志强
:我认为这当然是不合法的。这是因为浙江省温州市纪委在於其一死亡事件上有许多不可告人的事情,这样的一个异地指定管辖的侦查,审判行为都是在帮助他们掩盖真相,掩盖真凶。这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作为年纪已大的律师为什么要同法庭对抗呢?我们认为法庭应该是居中裁判,检察官与法官都应该是为於其一伸冤的,而我们发现并非如此。因为我们发现於其一死后七八天了,温州市公安以及纪委全力以赴所作的是维稳的工作,而根本就无意去立案。经过我们的交涉以及各方的影响,压力之下,他们才决定立案,并且把这六位被告人在4月20日左右由衢州市公安局抓走。然后,侦查过程一直到现在。整个过程之间,我们只能是等待,等待进入检察院阶段之后,我们要求阅卷。检察院领导经过研究决定不允许於其一的家属阅卷。等到了法院之后,我们原以为法院应该公开了,我们要求阅卷,法院经过研究也不允许我们阅卷。

法广:他们这样几次三番不允许你们阅卷的做法合法吗?

浦志强:这当然不合法,这是枉法。我们就特别想知道这个卷宗里面到底有什么。等到法院开庭前会议时,又禁止我们作为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入场。只是据说征求了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反正没有问到我。再回到今天的庭审为什么发生冲突,法庭要求所有的人围绕公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访问。於其一是3月1日被信访谈话,3月5日被双规谈话,4月8日被搞死,在此之前,他受到虐待,在4月8日被水呛逼供,但是,此前也有焖水逼供的现象,为什么起诉书只说4月8日这一天,这难道不是掩盖事实吗?被告人说,这事不是他定的,是领导定的。这领导指的是纪委纪检监察一室主任刘先锋,於其一专案组的副组长是检察院反贪局的林建忠,他们作为正负组长参加了专案组,但是,法庭不允许提到他们两个人的名字,他们也没有被称为被告。4月8日决定对於其一进行闷水逼供时就有他们两人,而且刘先锋房间里有所有审讯时的录像。但是,他们不是被告人,所以,我们觉得这里面有隐情,所以我们要问。

法广
:这些审讯录像你们可以看吗?

浦志强:我们连一张纸都不能看。到目前为止,我们除了检察院的五页指控书以及法庭的开庭通知书之外什么也看到。还有一个问题是,在事件发生后,程文杰说要叫救护车,但是,刘先锋决定用单位的商务车,把於其一送到一个中西医结合的医疗质量差并且比较远的地方。人死以后,程文杰要去报案,而刘先锋则要他呆在那儿,安排他们向市里交代。并且要求程文杰,李翔和南宇三个人把事件的责任担当起来。林建忠,刘先锋以至于市纪委书记陈晓明,以及省纪委副书记马光明他们亲自蹲班蹲点处理这一案件。他们有没有组织窜供的问题?有没有逃避法律制裁的问题?这些都是我们要过问的问题。

法广:但是他们不让你们向被告提问,你们还有什么别的途径?

浦志强:我们会把今天上午的庭审记录整理一下对外公布。

法广:您对今天的庭审有什么总体的感受?

浦志强:我觉得首先这一案件显示纪委的力量依然十分强大。纪委的黑幕依然是各个机关都不敢碰的。其次,是纪委的成员们确实是很坏,而且,他们所作的坏事是他们天天上班的工作。作为纪委的干部,他们都是上过大学的,他们明知自己的所作所为是违法的,不文明的,他们为什么还要继续干?难道他们的领导不应该承担责任吗?这样的审判是一次假审判,所以,他们担心我们在法庭见证这样的假审判,这样的假审判同薄熙来案件的虚假可以等量齐观。

感谢浦志强律师接受本台的采访。

现年42岁的於其一原先是温州市工业投资集团公司党委委员、总工程师。今年4月8日,被“双规”的於其一被送入温州市当地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家属因发现死者身上有伤而怀疑是刑讯逼供致死。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浙江省公安厅指定衢州市公安局对此事立案调查。经过公检察机关4个多月的调查,衢州市检察院9月4日对办理於其一双规案的程文杰等6名干部以故意伤害罪提出起诉。
 

  • 新长征:习近平要中国准备应对困难局面

    新长征:习近平要中国准备应对困难局面

    美国对华火力大开,多国顺势站队,中国要开始新一轮长征吗?

  • 华为:华盛顿遏制北京的新阵势

    华为:华盛顿遏制北京的新阵势

    中美贸易战火延烧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特朗普政府祭出对华为产品禁令,欧美多家科技公司跟进,切割对华为的产品供应,连锁反应波及全球。周二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对华为禁令推迟三个月实施,以尽量减少对华为客户的冲击,但美中贸易对抗态势已呈加剧,法新社报道指,美方在与中国的直接对抗中看到了遏制中国崛起的最佳方式。

  • 美欧芯片将断炊 华为又遭谷歌狠甩 海外手机业务堪忧

    美欧芯片将断炊 华为又遭谷歌狠甩 海外手机业务堪忧

    一位知情人士周日对路透社披露,谷歌母公司Alphabet已经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合作,除了开放源代码授权的服务以外,所有软硬件转移和技术服务都遭到终止。这对于华为来说将是一次沉重打击,目前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封杀华为。

  • 美中外长通话北京要求华盛顿克制 贸易协议或却步履维艰

    美中外长通话北京要求华盛顿克制 贸易协议或却步履维艰

    近日,随着美国政府指控中国代表在双方为期9个多月的谈判中,对已经敲定的协议内容突然反悔,特朗普总统发推指责北京蓄意拖延谈判时长,是希望2020年美国大选后与民主党人总统谈判,因此决定进一步增加对华商品关税税率。随后迫使中国当局采取反制关税措施。

  • 美中经贸战略关系走向解读不同:事情正在起变化

    美中经贸战略关系走向解读不同:事情正在起变化

    美中作为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双方就经贸领域冲突为期9个多月的谈判于近日,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指控中方对已经敲定的协议内容突然反悔,指责北京蓄意拖延谈判时长,因此决定进一步增加对华商品关税税率,在迫使中国政府采取反制措施后,双边关系的紧张局势继续升级。

  • 台湾同婚专法三读通过 亚洲第一

    台湾同婚专法三读通过 亚洲第一

    历经曲折、掀动台湾社会的同性婚姻立法再次取得历史性进步,在2017年大法官释宪做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裁决两年之后,台湾立法会在周五、即5月17日“世界拒绝恐同日”的当天,三读通过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保障相同性別两人可登记结婚,台湾就此在亚洲第一个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

  • 明令封杀华为 特朗普要下一盘什么大棋?

    明令封杀华为 特朗普要下一盘什么大棋?

    中美贸易战陷入了僵局,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突然提高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后,一边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友谊,一边又甩出一个重量级杀手锏,继续向中国旗舰科技产品华为开刀。分析认为,技术是中美争端的核心所在,特朗普此举或将升级两国贸易战。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