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云南离休政协副主席杨维骏实名举报云南多起贪腐案件

media 云南离休政协副主席杨维骏实名举报云南多起贪腐案件

91岁高龄的原云南省政协副主席、民盟云南副主委杨维骏,近日通过《财经》杂志记者谭翊飞的博客公布了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公开建议信。文中涉及了云南的多起贱卖矿案,其中的兰坪铅锌矿,低价卖给了最近被捕的四川富豪刘汉,尤为引人关注。

业界曾多有传言,称刘汉起家草莽,所以能以低价获得兰坪铅锌矿,骤成巨富,与某位曾在四川任职的江苏江阴籍高官有关,甚至传言称刘汉实际是此人家族的代持。

杨维骏称,在云南省委白恩培书记和省长徐荣凯主持下,价值五千亿的兰坪铅锌矿,让刘汉以10亿就控股百分之六十。

当时,云南冶金集团由总裁陈智出面向徐荣凯省长反映说:这铅锌矿是我们多年采选炼,我们正准备对其中的稀有元素进行精选,至于缺资金,可以向银行贷款,要求由冶金集团控股。徐省长不同意。他们反映到白恩培处,也是不同意。东川博卡金矿价值百亿,也是几百万就卖出去。

杨维骏指控,云南许多宝贵矿藏资源如兰坪铅锌矿、东川博卡金矿、大红山铜铁矿、兰拉、普朝铜矿、文山铜矿、大平掌铜矿都没按市场规则进行交易。杨维骏质疑,这当中,是否有官商勾结从中牟取暴利的问题,建议深查。

杨维骏出现在全国性媒体上,是此前他得知昆明西山区福海社区村民耕地被强征、房屋被强拆,到处上访无门,便用政协机关配给的公车带领村民代表去省国土资源厅上访,遭到官员指责。

他质问,难道配给我用的公车只能用来游山玩水,不能为民请命?对方无言。此事经媒体报导,舆论哗然,此后,昆明西山区区长亲临杨维骏家中与其“沟通”。

杨维骏公开信中还谈及了宣威市虹桥街道征地案、陇川征地打伤村民案、晋宁千亩蔬菜大棚被毁案,以及金座公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多起他参与关注的维权案件,杨维骏也因此受到了官方的搪塞、躲避、拒绝和打压。

杨维骏曾就昆明西山区、宣威市及陇川县三地的征地冲突和官员贪腐书面向中共云南省纪委书记辛维光反映。辛委托纪委分管信访工作的郭志宏副书记处理。

三个月后,由纪委一位孔常委主持调查汇报会,邀约杨维骏参加听取。杨维骏当场质疑,三个调查组都是走过场:西山区的调查只找官不找民;宣威的调查不公开召集村民,只是找了两个代表,还规定二人只能谈自己的情况,并强令他们在事先准备好的表示很满意的材料上签名按手印;陇川的调查组,则强令被李益民打伤的女村民蒋月兰,在已准备好承认是自己跌倒受伤的伪材料上按手印。

此时,一位不知姓名的与会官员站起来大声责问杨维骏:“你是什么目的?要免一大批吗?究竟要免哪一个?”杨维骏问他贵姓,何职务,此人不答,怒气冲冲走出会场。杨维骏问省纪委孔某此人姓名,孔也不答,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

昆明市所辖晋宁县,拆毁五千多亩大棚蔬菜,建设滇王国历史文化名城旅游项目。村民民群起抗争,被公安打伤。村民派代表九人来昆欲到国土资源厅上访,被当局派公安在公路收费站拦住,戴上脚镣手铐痛打,又送到昆明市警察学校关押。

杨维骏参与晋宁村民维权,几次被官方警告劝阻。先是省政协车队队长突然告知他,领导指示,派给杨维骏专用的车,只能用于生活,不能用于工作,杨维骏只好另借友人的车前往晋宁县参与维权“万人大会”。

第二天,云南省政协党组副书记白成亮以党组名义,党组成员邀约杨维骏见面,以关心杨的人身安全为名,劝他不要去参加村民集会,杨不愿接受。

此后,省里从此对杨维骏严加防范,他乘车去省委机关找省委统战部,在大门口就被拦阻。杨维骏去民盟参加有民盟中央主席亲临的纪念云南民盟成立七十周年大会,政协车队也不派车。此事后,杨维骏用政协的配车,必须说明用途,是生活用车才派给。

对云南许多市民受害的“金座公司非法集资金融诈骗”案,据所述,该案上当受骗市民上万,其中多数是中老年人,损失金额总数高达4亿多,受害者到处上访申冤,没有一个部门受理。

杨维骏回忆,2008年该案早有端倪,有公安部门汇报该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云南官方反而将金座公司董事长包崇华评为全国“三农先锋”、“十大优秀企业家”。昆明市云南省多个政府部门纷纷为其背书。

2009年9月该案案发,当地政府却出动人员,将该公司生产基地的1700万株椿树全部砍伐,10万余只鸡鸭畜禽等全部杀死贱卖私分,基地的5000多名工作人员被遣散。

与此同时,省、市委宣传部门下令各报社不准采访报道此案,昆明市司法局下令昆明各律师事务所不准受理投资受害人的诉讼委托。

杨维骏认为,案子根子很可能来自省委,2011年8月,秦光荣接任白恩培出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后,杨维骏曾建议新省委书记查处这个案子。据说,秦光荣反馈说:这个案子涉及中央管的干部,“不便过问”。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