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著名NGO“传知行研究所”被民政部门突袭查抄取缔

media 2013年7月18日,传知行研究所被民政部门取缔,网站首页被迫更名

在公共政策研究领域享有声誉的北京NGO“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18日上午被民政部门突袭。20多名执法人员宣布取缔研究所,并搬走600多本书和办公室用品。本台采访了传知行研究所负责人郭玉闪先生,他介绍了事件主要情况。

RFI:今天在大陆互联网上关于传知行研究所的遭遇说法不一,有的说被取缔,有的说只是被查抄,究竟情况怎么样?

郭玉闪:“研究所”被取缔了,但传知行“公司”还在,因为我们是工商注册,在企业下面设立了一个研究所。今后对外不能自称“传知行研究所”,但是还可以自称“传知行”。

RFI:据您所知,这次是因为什么事件而引起?和此前的“自由社会”征文大赛有关系吗?

郭玉闪:目前还搞不清楚,是民政部门的突然袭击。

RFI:之前没有任何预警?

郭玉闪:没有任何预警。按程序来说,它应当有一些行政步骤,比如一个行政警告之类,但这次是一场突然袭击。

RFI:这种事情以前在传知行历史上发生过吗?

郭玉闪:以前没有动手。2009年查抄“公盟”时,其实当局对传知行也做了类似的事情,只是我们当时没有被处理,而“公盟”被处理了。

RFI:这次事件是由民政局出面进行的?

郭玉闪:对,北京市民政局执法大队。当然他们是协同作业,过来肯定也会有公安陪同,但主要的处罚决定是出自民政局的。

RFI:下一步对传知行的活动开展有什么影响?比如官方网站还能继续运行吗?

郭玉闪:那我们把“传知行研究所”的相关字样去掉就行。因为他们认为我们一直以来用“传知行研究所”的名义展开工作是违法的,但我认为他们的举措才是违法的。但现在既然他们已经做了处罚,我们就先按照他们的处罚结果执行,先把研究所相关的一些东西去掉。

RFI:传知行正常开展活动已经好几年,这一次民政部门突然出手,他们有没有说具体哪一件事情被认为是违法的?

郭玉闪:他们就是说“传知行研究所”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而实际上我们是公司下设的一个机构,也就是说,实际上不属于它的管辖范围,所以这次查封行为是违法的。我们之后会做一些反应,比如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RFI:目前传知行内部有没有人受到牵连?你本人有没有受到什么警告?

郭玉闪:目前还没有,因为这次执法的对象是研究所。但是我自己最近因为许志永的事被看管在家已经两周了,等他被抓了我也还是没有自由,也还是停留在软禁状态。

RFI:那么民政部门查抄传知行的时候,你本人在现场吗?

郭玉闪:我在现场,是被派出所的一个民警骗过来的。他们去和我家小区所在的派出所进行沟通,说有事情要和我谈话,让派出所把我带过来。带过来之后就发现民政局的人正在这里等着。我以为是真正的警察来找我谈话,结果发现是一场突然袭击。

 

此外,传知行研究所的研究员杨子立也通过网络表示:传知行公司依然存在,传知行将采取法律程序来维护生存权。

据传知行研究所网站显示,该机构创立于2007年3月,其法人正式注册名称为“北京传知行社会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英文名称为The TransitionInstitute(简称为TI)。传知行致力于调查研究社会转型过程中有关自由与公正的问题与现象, 研究主要涉及税制改革、行业管制改革、公民参与、转型经验研究等等。负责人郭玉闪和几位研究员,都是当前大陆公共政策研究和弱势群体权利保护的重要人物。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