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八九六四:希望与失望交织的24年

作者
八九六四:希望与失望交织的24年
 
Chine_imagette fait du jour

八九六四已经过去了整整24年。24年后的今天,“六四”在中国大陆仍然是一个不能公开言说的禁区,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这种局面并没有因为最高领导层的换届交班而有所改变。今年2月底,由死难者家属组成的天安门母亲团体再次致信人大政协两会,题目是“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这是自1995年以来这个团体发出的35封公开信。不过,几个月后,天安门母亲还是感到失望了。“六四”纪念日前夕,他们再次发表公开信,认为看到当局重新评价“六四”的希望正渐渐远去,而绝望正在渐渐逼近。

丁子霖:希望已经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

天安门母亲团体的发起人之一丁子霖老师接受我们的电话采访时这样表示:

丁子霖:“我的感受是希望已经渐渐消失,绝望正渐渐逼近。我现在看不到有解决问题的迹象,因为,我们感到习近平先生最近的一些公开的讲话,到现在为止没有提及一次政治改革,而六四问题要想解决,必定要有政治改革。因为六四问题不可能孤立解决,尽管我们很迫切。但是,我们很清楚地知道,不管谁上台,要解决(六四问题)的话,必须要和政治改革的起步捆绑在一起,而且要逐步解决。到现在为止,习近平在他的公开讲话里,没有提一个字说政治改革。三个月来看到的他的一些政治讲话,居然说不能用前30年否定后30年,也不能用后30年否定前30年。他是指1949到1979, 然后1979到现在。前30年是毛式的统治,后30年是邓式的统治。前30年和后30年有一个共同的东西,就是不把人当人,不把中国人的生命当回事,中国人的命就那么不值钱。可怕的是习近平正在把民众对他良好的期盼逐步变成泡影,我想,我们必须做个清醒的,冷静的观察者。”

陈子明:解决六四问题符合中国大多数人意志

 

被当局指控为八九学运的幕后黑手的陈子明在89年时正担任北京社会经济科学研究所所长,他曾被捕入狱,如今在北京长期处于被监控状态。六四前夕,他的门前自然也又多了些看守。虽然目前没有看到当局会改变对“六四”的评价的迹象,但是他仍然不想放弃希望,他通过电话向我们表示:

“24年了,这一页我希望能尽快地翻过去,因为这是耻辱的一页。我没有看到任何这方面的迹象(解决六四问题),但是,我不愿意完全放弃这样的一种希望,因为这种希望符合中国大多数人的意志,当然也符合我个人的愿望和利益。所以,我还是希望在这方面看到有所进展。很多关键性的人物也已经离开人世,至于老百姓,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包括在公检法队伍中)有人表现出强烈的不满,说一定要坚持不翻案。都说要平反,要改正。既然没有那么大的阻力,为什么不练呢!只是那些掌权的人不想罢。”

“现在来说,我们还是最怀念的是那些在24年前倒下的人们。我们希望能够在他们的坟前,告诉他们:改变历史的时间到了,沉冤可以昭雪了。但是,直到今天我们还是做不到这一点。所以,我感到内心非常的悲痛。“

法广:您觉得这一天遥远么?

陈子明:我相信不会遥远。

丁子霖:维园烛光安慰地下亡灵,也抚慰母亲受伤的心灵

一如往年,香港依然是中国唯一可以公开组织六四纪念活动的城市。维多利亚公园6月4日晚间将再次燃起烛光,哀悼过早逝去的生命。24年前在那场镇压中失去独生儿子的丁子霖老师告诉我们,维园的六四烛光对于无法公开纪念的难属来说弥足珍贵:

丁子霖:”对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来说,对我们这些大陆的六四难属来说,我觉得香港同胞没有淡忘(六四)。每年参加维园纪念晚会的人没有减少,反而增多。香港的年轻一代知道中国24年前发生了什么。毕竟一国两制,他们有这方面的自由度,我觉得这份空间,我们都要很爱护它,珍惜它。我们作为父亲,作为母亲,作为遗孀,我们当然很关注。我们在大陆,我们公开祭奠的权利被剥夺了,但香港同胞能够做到我们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这多珍贵呵!所以,我每年都觉得维园的蜡烛也为安慰那些地下的亡灵,同时,也抚慰我们这些母亲们受伤的心灵。我们非常珍惜这一点。“

李卓人:维园烛光为悼念六四,也为港人自己

 

香港支联会的六四烛光晚会每年都吸引着众多港人参加。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何以如此执著地纪念那场发生在北京、又迟迟得不到中央政府重新评价的运动呢?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对我们说:

李卓人:“一方面,六四对我们(香港)冲击很大,我们这一代经过六四的人都对当时的屠城非常愤怒;还有,我觉得,镇压在国内还是每天都在发生。(既)没有平反六四,还在镇压国内的维权。所以,我们觉得,烛光晚会一方面是悼念,另一方面,也是要求中国开始去继续民主改革。还有,香港本身要争普选。我们的普选也受到打压。中共打压国内的维权,打压香港的普选。所以,我们可能是多一些六四的感情,但是,现在也觉得参加(这些活动)也是为自己的。所以,很多年轻人也来参加,要求平反六四,要求尊重香港人,尊重中国人民主自由的诉求。这也促使更多的香港人出来争取。”

  • 美朝双方积极筹备第二次特金会

    美朝双方积极筹备第二次特金会

    听众朋友,美国与朝鲜目前正积极为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第二次特金做准备。此次峰会将于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美国朝鲜事务特使比根周二已经动身前往河内,为第二次特金会做准备。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也连续多天到河内大都市索菲特传奇酒店踩点,坊间猜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即将敲定下榻何处。

  • 法国各政党联合一致向反犹主义说不

    法国各政党联合一致向反犹主义说不

    三个月来不断为黄背心抗议运动困扰的巴黎街头,19日晚间又面对一场新的集会游行活动。但这一次集会的发起者不是黄背心,集会的核心诉求也不是购买力,而是向伴随黄背心抗议运动而不断升级的反犹行为说“不”。民意持续低迷的法国社会党周一发出的呼吁立即得到广泛响应。朝野二十几个政党,无论左右,都将参加活动,显示出少有的团结一致。

  •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迎来加州带头的诉讼战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迎来加州带头的诉讼战

    路透社今天撰文分析,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15日援引1976年的一项法律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便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为修筑美墨边境墙争取资金。正如他自己所料,诉讼接踵而至,目前已经有至少两起诉讼案被提起。

  • 安倍晋三提名特朗普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他够格吗?

    安倍晋三提名特朗普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他够格吗?

    日益变化的国际风云中也并非仅有战乱、灾难、饥荒等不幸的消息存在。近日,一则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去年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就颇具喜感的再次吸引了大众的眼球。特朗普在周五于白宫讲话时表示,安倍晋三曾向诺贝尔委员会递交了一封“ 最漂亮”、“足足五页纸”的信,提名自己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以此来表彰他为实现朝鲜无核化所付出的努力。

  •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私人秘书的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清晨在北京离世。享年101岁。李锐可以说是中共老党员,1937年就进入共产党。但近年来他以敢言而被普遍看作是中共党内中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深得中国海内外自由派人士的敬重。他虽远离政治前台多年,但他去世的消息立即引发诸多评论。法新社、纽约时报均立即刊文报道相关消息。法新社在报道中称他是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

  • 贸易休战大限前 中美再启新一轮高级别谈判

    贸易休战大限前 中美再启新一轮高级别谈判

    最新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周四(2月14日)在北京拉开帷幕,为期两天的磋商是3月1日休战截止日期前最后一次高级别会谈,受贸易战阴霾影响的全球市场渴望“拨云见日”,谈判开启前双方透露出的正面信息刺激欧美及亚洲股市走红。

  • 特朗普首称可以推迟加税期限 习近平计划会见美谈判代表

    特朗普首称可以推迟加税期限 习近平计划会见美谈判代表

    路透社从华盛顿与北京两地今天同时报道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昨天表示,他可能会让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的3月1日(北京时间3月2日)最后期限“推迟一段时间”,同时他又说,并不想这么做,但希望在某个时候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以达成协议。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