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18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8月17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7/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7/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遭全网封杀噤声

media 上海律师斯伟江 2011-4-20 华龙网

3月21日,上海著名律师斯伟江在新浪微博上的账户遭到封杀,同时在各大门户网站上的个人博客也被关闭。这种全网封杀手段,疑因其在网上发表虚构文字“中南海来信”而起,并在网络上引起热议。

在新浪微博上点击“@斯伟江”,显示“抱歉,该昵称目前不存在”。同时,他的新浪博客显示“此博客已被关闭”;凤凰网博客显示“对不起,您访问的博客已经被管理员屏蔽”;天涯博客显示“对不起,该博客不能访问”,财新网博客“对不起,页面没有找到”,网易博客显示“你访问的博客设置了访问权限,你暂时不能查看”。

此前3月19日,斯伟江在微博发文披露他的财新网博客被突然关闭,并对下一步遭遇已经有所预感,称“博客账号被删,如此轻易。最近不太平,怕遭遇微博被删,就提前和各位说声再见了,以免不告而别。人生苦短,终有一别,这些不会改变我的温和理性。承蒙这几年诸位指教,受益匪浅,在此谢过。不怨天,不尤人,一切自有天意。多年后,当你在街头看到一熟悉的矮老头,请走过来,告诉我,我们曾在微博相遇过。”

观察者认为,斯伟江微博被封的直接导火索可能是3月18日发表的“中南海来信(三)”。在这封虚拟的通信中,斯伟江以一位刚刚退休的“中南海执政者”的口吻,描写了他们拖延政治体制改革的心态,以及对司法改革、掌控军队的悲观态度。

这封“中南海来信”,是斯伟江继2010年10月和2012年3月之后的第三封虚拟通信作品,三封信的一贯基调是为推迟政改提供理由,并看衰未来局势。这被认为是触怒当局的重要因素。

此外,斯伟江还于3月19日发文披露他遭遇的打压,“我想问政府部门,不准我名字见报,不准上本地电视,不准在上海演讲,不能在律协担任职务,窃听,调查,该有什么证据都该有了吧?我是反华势力吗?这有哪条法律依据?就这样遵照宪法依法行政?”

此前同样因言论出位而遭遇噤声的华东政法大学教师张雪忠对此声援称,“这是一起令人震惊和愤怒的事件。斯伟江一直恪守法律,致力于在法律框架下,帮助各阶层的当事人维护自身的权益,并为此付出了大量的时间、精力甚至金钱。这一事件充分表明,专横的权力总是把一切正直的人视为仇敌。”

新浪微博一直因其加密、禁言和注销账号的做法而饱受诟病,但通常而言,有竞争关系的商业门户网站之间不会协同行动。如果各大网站同时出手封杀,则是收到宣传部门统一指令的缘故。

在大陆互联网上,名人微博被封杀并不是特殊个案,立场较为激进的维权人士和媒体人往往受害最深,企业家李开复、任志强等也曾因为言论出位而被约谈“喝茶”。但和此前类似事件不同的是,两会刚刚落幕之际,公共舆论正对“习李新政”抱善意期待。但斯伟江遭全网封杀这一事件显示,言论管制并没有随着人事变更而放松。

斯伟江是上海市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作人、知识产权法专家。近年来他逐渐转向社会公共事务,参与了为数众多的有影响力的大案。他在“李庄案第二季”辩护词中的表态“正义不在当下,但我们等得到!”在大陆互联网上传诵极广。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