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3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杨建利谈两会前夕达高峰的45万人释放刘晓波联署请愿信

作者
杨建利谈两会前夕达高峰的45万人释放刘晓波联署请愿信
 

就在中国两会前夕,全球公民联合敦促中国新一届领导人释放刘晓波的签名请愿活动可说达到高潮。据悉,这项由“国际刘晓波声援委员会”发起的活动截至目前,已有130多个国家的45万民众在同一封信上签名,这些签名已经送交给中国驻柏林、香港、伦敦、纽约等地的使领馆。

 二月二十七日(周三),南非图图大主教本人也振臂一呼地共同发起世界公民联署活动,敦促中国释放刘晓波并解除对其妻刘霞软禁的签名活动,也得到“大赦国际组织”的支持。当天大赦国际在法国巴黎、美国华盛顿、英国伦敦、台湾台北、香港等各国各地集会,声援签名。此次签署活动是继去年十二月四日公布的一百三十位诺贝尔主签署活动的扩张及延续。本台就此采访长期来关注刘晓波的纽约维权组织公民力量负责人杨建利博士。
 

法广:您本人是否也参与这波签名声援活动?不过,有人认为习近平的新领导班子可能对此事采取“回避”态度。但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认为,有迹象显示,中共在十八大后的政治气氛趋向宽松。您认为出现这两种截然不同看法的原因何在?而您个人是持什么看法?
 

杨建利:四十五万人在同一封信上签名联署签名,这恐怕是历史上第一次。这封信是希望藉着中国政府换届,新领导人上台之际,予以敦促,希望他们能够改正前任领导的错误。在今年两会之前,目前联署的情况是,截至周三,签名者达到四十五万人,我们也藉今年两会的机会,把这封信交给新任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全球许多大城市都共同开始递交这封请愿书的活动。这些活动很大程度来说都是象征性地,因为中国政府不可能出来接这一摞摞的箱子。你想,四十五万人的签名,可是装满了一大箱子,中国政府不会出到大使馆外来接它。我们在各地是以象征性的方式把这封信递交了。实际上,根据我自己的信息渠道了解,习近平在135个诺贝尔奖得主联署信发表的当天,就看到了这封信,而且这信就在他的办公桌上。所以我们递交只是一种形式,让大家来关注这件事:刘晓波是世界上目前唯一一位还被关押在监狱里的诺贝尔奖得主,仍被中国关押着,因此希望大家能够关注此事件,能够敦促新任中共领导人在最短时间内释放刘晓波。

至于各方对中国当局有宽松或紧缩的不同看法,我认为,目前是属于政治上的不确定期,所以各种现象都会出来。 在某些领域你会看到当局很宽松,甚至给人们很高的期待及期望,例如:孟建柱说中共决定要废除劳教制度;但另一方面,当局就加强了控制,例如在言论领域、在互联网领域;还有,在年初出台了实名制的微博实名制的注册。这就是对言论的箝制。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期,什么现象都可以发生。而习近平及其他新人领导人,刚刚上台,有很多东西不稳定,这个不稳定不仅仅是来自党外,主要是来自党内的竞争者及权力斗争,所以他必须去摆平。这个时候,他就没办法去做更多的事,所以什么事情都会出来,出现各种现象,而每个人观察的角度不同。

但刘晓波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我们来促进他释放刘晓波,也知道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刘晓波已经成为一个特别具有象征性的人物。 “释放刘晓波”意味着中国政治就要改变。如果中共领导人不能够对于政治变革做很好的心理准备,他就不敢轻易释放刘晓波。而我们推动过程中,就是促使他们尽快地进行思考政治变革的问题。

法广:您认为刘晓波等人所提出的O八宪章与习近平今日发表的“遵守宪法”,以及倡导依法办事,尊重司法的言论,有什么相近或相远之处?
 

杨建利:从字面上来讲,两者都是呼吁回到宪政、宪法的精神上去。但在内容上有很大的区别。O八宪章提倡一些具有真正民主意义的一些宪政前景,而提出来一些具体的要求,要求政治改革而走向宪政前景的措施。而习近平所讲的回复宪法,是回复到中共的82年的宪法,也叫“82宪法”。82宪法在很多的具体内容上没有什么问题,因为与其他国家的宪法没有什么太大的两样。但它有几大问题:第一是,这个宪法的序言,序言里面的基本原则,是坚持共产党领导。另外,它在实体中还说,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另一个问题是,这部宪法即使仅是这样,但也未能落实。习近平在讲这部宪法的目的,实际上可看出,他还没有脱出保卫中国共产党政权的角度来谈。所以,这与O八宪章的提倡还有很大的不同。

 

法广:你们这次为释放刘晓波的联署签名活动在中共两会前夕达到高潮,那么有没有可能,有代表们在两会中就次案提出一些倡议呢?
 

杨建利:我们对此没有很高的期待,因为在两会期间,人们总觉得是提一些提案,提出各种想法的时候,的确也是!而正是因为这样,中共政权就因此特别紧张。所以他要采用各种方式,使得在开会期间不出现这种现象。除非是它控制不住场面,一下子,出现了一个大变动,在开会期间会有戏剧性的变化。所以,中共反而在开会期间,会控制比较严,会比较严地控制代表们。所以,我想,我不期待有人民代表在开会期间能够把刘晓波的事情提出来。当然,如果有,那最好。因为这个时候媒体会比较关注,就会造成最大的哄抬效应。

 

  •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又是春天,又是读书季。法国最大的图书沙龙巴黎书展从3月15到18号在南部的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

  •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号,成千上万西藏拉萨民众为了阻止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去观看军区的文艺演出,包围了他暂时居住的罗布林卡,民众认为这是中共要诱骗劫持达赖喇嘛的骗局,类似“达赖已经被带走”的谣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罗卜卡林内的三位噶伦,并在街上贴海报,喊口号,要求共产党离开,这个突发事件最后演变成了大规模起义。解放军随后实施的镇压行动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数据根据不同的来源说法也不同,最终导致达赖喇嘛决定出走印度达兰萨拉,组成流亡政府。这个事件被北京定性为“暴乱”,藏人称其为“起义”,无论何种称呼,不可否认的是,它改变了达赖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运,也完全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进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来自中国广东,学习艺术和管理,随后来到巴黎继续深造。李子薇于2005年在巴黎六区的开设A2Z的画廊并且从事当代艺术策展,15年来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当代艺术家,也展出了如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来自中国和亚洲的艺术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妇女节的专访,与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为女性策展人的经历。请听法广专访。

  •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为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为保护西藏的文化奔波劳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专心弘法。那么六十年前达赖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对藏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别节目中,请到了达兰萨拉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

  •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决西藏问题的困难之一在于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冲突。历史上,西藏地区的领域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以及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的藏区。西藏流亡政府以保护藏文化为由要求重新统一各藏区,这被中国政府批评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实的“藏独”设想。此外,尽管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表示致力于改革传统的政教合一制度,将政治上的领导权交给流亡政府民选产生的首长,中国官方舆论却始终批驳达赖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争议,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达赖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强调的是在宗教与文化保护上而考虑统一所有藏区;(2)作为政教合一的达赖喇嘛制度已经结束,但宗教上的达赖喇嘛传统是否延续,将由西藏人民来决定。

  •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继2008年三月西藏发生大规模骚乱后,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发了严重的维汉冲突,潜伏在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政治诉求冲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问题日益凸显,而西藏与新疆这两个边疆重镇成为火山喷发的出口。面对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虑与维族形成某种形式的联合,共同谋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们又是如何争取达赖更多汉族民众的理解与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就上述问题,达赖喇嘛强调接触与对话的重要性  通过交谈,他赢得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对其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过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误解、放下成见,了解西藏的真实状况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在世界各国发展日趋密切的今天,西藏问题的解决已不再仅仅是中国的“内政事务”。西藏民众对民主与人权的追求与全球的民主发展趋势遥相呼应,而就如何回应西藏人民的诉求与如何推动经济上崛起但政治上滞后的中国转入民主的轨道,国际社会实质上面对的是同一个问题。作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寻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征,是中国与西方外交纠纷中的“争议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里,他更是解决西藏危机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达赖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发展的趋势,中国应该顺势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