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南方周末》重压下分裂:高层妥协 采编酝酿罢工

media 《南方周末》。 74la.com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遭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篡改”引发的该报采编团队与宣传官僚的对抗事件6日晚间出现戏剧性的发展。广东宣传部重压之下,《南方周末》总编黄灿等人妥协,发微博为庹震解套,反而激起了《南方周末》全体编辑记者的怒火。中国1989年至今首次发生的媒体罢工似乎可能即将上演。

晚间21时20分许,《南方周末》在新浪微博的官方账号发出“澄清”声明:“致读者: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本报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由于时间仓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错,我们就此向广大读者致歉。”

这一“致读者”声明内容一反此前《南方周末》编辑部关于新年献词被删改事件的几次对外发言,引起外界的疑惑和关注,此后《南方周末》的员工纷纷发言否认、澄清和抗议。

网友们发现,就在这条微博发布的两分钟前,《南方周末》官方微博的编辑,新媒体部门的负责人吴蔚(风端)在其个人微博上做了预告和澄清。

风端说,“本人已向协助分管南方周末新媒体业务的总经理毛哲上交新浪微博账号@南方周末的密码,对此账号即将刚发布的声明以及今后所有内容,本人将不复任何责任。”

他的这条微博很快被删除。

一名《南方周末》的编辑描述了事件的大致经过,1月5日,《南方周末》在总部召开编委扩大会议,对1月3日新年特刊事故进行内部调查。

会上,相关当事人就此事经过做了陈述,有多份录音为证。会上也形成了决议,报社主编黄灿等人承诺向上反映问题。在会后,报社官方微博管理人被要求上交账号密码,采编团队立即与报社集团领导谈判,连夜开会,第二天白天又多次交涉。

1月6日,南方报业两位负责人面见庹震部长,庹承诺不对参与抗议的采编人员“秋后算账”,并将改善“新闻管理”。报社同时也在连夜整理录音,准备发布特刊事件内部调查结果。

就在十几分钟前,该报官方微博管理人吴蔚终于被迫交出了账号密码,发出了那条微博。

《南方周末》的评论部负责人李铁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他说,“昨晚本报召开了编委扩大会议,我全程参加,最后的决议是,必须有一个详尽的时间调查报告。我想如果大家能看到这个报告,会觉得今天本报官方微博发布的这条消息是片面而误导人的,它遮盖了真正的最重要的事实。”

前一天,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援引未具名广东省委人士称,庹震在1月3日不在广东,因此,并非直接下令删改版面的指使者。

《联合早报》该报道未署名,也没有明确点出关键信源,该官方匿名人士并不会因为该报道而被报复,不当的匿名使报道显著失衡,许多媒体人质疑,《联合早报》该报道有严重的利益嫌疑。

此外,有另一说法说,今晚南周官微所发声明,原本24小时前就已拟定将发,但官微管理者顶住压力,扣下声明拒绝发表。

据说,声明的第一稿还有一句“近日微博上流传的所谓本报编辑部声明并非本报发布,特此澄清”。这一说法,更是彻底抛弃了《南方周末》作为媒体的公信力,而为庹震开脱解套。

《南方周末》微博被最高管理层,如《南方周末》现任主编黄灿、总经理毛哲等人接管后,发出的内容与《联合早报》这一帮助庹解困的角度类似,似乎显示,该报高层与中低层的采编团队发生了严重分裂。

与省委宣传部、南方报业最高层等妥协的黄灿等高层试图完全颠覆此前的南方周末员工的抗争努力,更引起了该报编辑团队的怒火。

作家夏商说,“现在,竟然还有某些政府领导愚蠢地以为,强占了官方微博的帐号及密码,发个辟谣声明,就可以篡改事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瞒天过海。错了,这不是只有人民日报和新闻联播的时代了,这只会让丑闻传得更广更远。谁还想把公众当傻逼,谁才是彻头彻尾的傻逼。”

今天稍晚,该报全体编委(总编黄灿除外),几乎全部的中层和基层采编人员在一封公开信上签名,他们声明,该报微博账号被强行“收缴”,1月6日21点发布的《致读者》并非“真相”,并将陆续通过公开途径发布“准确信息”。

此前,许多《南方周末》的员工也在个人微博上声明,在事情没有澄清和解决之前,将自行暂停一切采编职业活动。因此,这份声明被认为是,没有罢工字样的“罢工”公开信。

许多网友和南方报业的前员工表示,将在1月7日前往广州大道中289号大院的《南方日报》社,以献上菊花的方式,向《南方周末》致哀。这一可能引起群体事件的公民表达倡议,迅速地被网络审查员删除。

媒体人张鹭说,“宣传官员的最高级黑之处在于,每当事件到了一个小高潮以后,他们生怕事情不够大,总能以实际行动反向推动事件升级,变成一个更大的事件。如此循环,以至不可收拾。”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