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6月27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6月26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6/06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6/06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吴思:中国言论自由的五个层次

作者
吴思:中国言论自由的五个层次
 

吴思先生是当今大陆学界最著名的思想者之一,他的著作《潜规则》和《血酬定律》不仅热卖,提出的这两个概念也成为观察传统和当代中国社会的有效工具。同时,作为《炎黄春秋》杂志的总编辑,他对舆论管制有深切感受。近日在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三十周年的研讨会上,吴思先生以房屋面积为比喻,通俗地形容了当今中国大陆言论自由的现状。

长久以来,中国大陆媒体究竟有没有言论自由?在官方和民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在官方喉舌的宣传中,当今媒体享有真正的、充分的言论自由;而在激进反对者看来,官方宣传部门的控制像一块铁幕,极大程度地扼杀了舆论的生机。而作为《炎黄春秋》的总编辑,吴思先生,经常要面对言论的管制。在他看来,中国的言论自由实际上至少可以分为五个层次。

第一层,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的美好图景,其中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一条款被称为“六大自由”,没有做任何限制,看上去很美,如果用房屋面积来比喻,可以比作100平方米。

但是实际上有没有100平方米呢?没有。原因就在于第二层:法律。吴思先生详细解释了这一层级上的复杂运作。

中国的《新闻法》经过多次波折仍然不能出台,所以第二层空缺,填补空缺的则是行政法规,它一方面直接规定什么人可以进入出版界,什么人有出版权,另一方面行政法规还规定你可以说什么。

最重要的两个行政法规,一是市场准入制度,但事实上是由“主管主办单位制度”来替代的。什么是主管主办单位制度?创办一个媒体,必须要由主管主办单位申请才能批准。一定是省部级单位才能作为主管单位,由省部级单位向新闻出版总署递交办刊办报申请,才能被受理并考虑批准。如果我们只是公民个人,而不是某个省部级单位的下属机构,就无权递交申请。通过这种方式,每个公民的出版自由事实上就消失了,变成了单位的权利。

另一方面,可以说什么。对于出版界来说,直接管理言论空间的法规,是“重大选题备案制度”?要说影响重大的话,必须上报备案。什么是重大选题?重大的党史问题、国史问题、军史问题、涉及到“四副两高”( 副主席,副总理、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以上的历届领导人问题,注意是“历届”  从陈独秀开始一直到现在。民族问题、宗教问题、与苏联东欧和国际共运有关的问题、以及影响社会稳定的重大问题。对于办报办刊来说,如果不讨论风花雪月而讨论国事的话,那几乎每篇文章都属于重大选题,这样一来,在理论上都应该报备。

“报备”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名义上)中国没有新闻审查制度,不允许审查,那怎么办呢?就是“报备”。“报备”的意思是我们打个招呼说要发稿了,就拉倒,不须经过批准。可中国的“报备”制度下,不经过批准是不能发表的,于是在“报备”的名义之下,实际上是审批制度。但执行得又不那么严格,所以是个比较模糊的地带。之所以模糊,是因为我们开头有个相当不错的宪法第35条。第35条说,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如果没有这一规定,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称之为审批制度;但既然有这一条,就不能叫审批制度,称之为报备制度。所以,宪法那100平方米的言论空间不是空话,是有意义的。如果没有这个承诺,下面的东西会变得更加直截了当、不加遮掩。在执行中,宪法规定起到了抑制行政法规的作用,从审批制变成了报备制。

在第二层中,除了谈风花雪月可以谈到七八十平方米,如果要谈国事,实际的言论空间可能就从宪法的100平方米缩小到10平方米。

言论自由的第三层,则是“行政命令”,吴思先生解释说:

办网络或报刊的会经常接到一些电话,“打招呼”,这就是行政命令。规定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一般来说,如果上述“重大选题”范围中的问题,提到一下就要报备,事实上是没法操作的,实际上也没法管。所以你说了也就说了,碰了也就碰了。如果你说的与党和政府的方针口径一致,一般不会有人找麻烦;口径不一致,才会有人和你打招呼,下行政命令。如果大家都老老实实,心里知道言论边界在哪里,当一个听话的好总编、好编辑、好记者,双方相安无事。这种情况下,我们享受到的言论自由就不像第二层行政法规所规定的10平方米那么惨,大概能有20平方米。

另外两个层次,则要归功于敢言媒体人和广大公民的作用:

第四层,有些杂志和报纸比较“猛”,比如《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撤了一个主编再换一个,前赴后继还那么“猛”,就拿他不好办。还有些杂志,比如《财经》,还不属于某一个行政体制之中的某一个部门来管,它的准入身份比较模糊,有公司性质,管起来也不那么顺畅。另外有些杂志可能后台还挺硬,而且前台也比较硬。前后都比较硬的话,就可能把言论空间从20平方米撑到30平方米,甚至有50平方米。这就是我们在面对一个不那么循规蹈矩的主编时,可能享受到的言论空间。

第五层。本来作为准入制度,必须要有主管主办单位。但诸位开一个微博,谁是主管主办单位?我们开一个研讨会,谁是主管主办单位?饭桌上你“胡说八道”,谁又管的了你?于是就又产生一个言论空间。你办一个微博,不需要批准,当然,有可能“被跨省”等等,或者如浦志强律师关注的劳教,这些问题还是有的。但是总体来说,没有准入制度了,这就是一个大空间。几千万人发微博,管不胜管,于是又产生了第五层的自由,这种自由又比刚才四层都宽松一点。在刚才说的比较“猛”的杂志主编的30到50平方米基础上,诸位可能能冲到60到70平方米。

因此,在吴思先生看来,中国言论空间的结构是相对复杂的,言论自由既不是“全有”,也不是“全无”,而是至少包含这五种层次。言论自由从100平方米缩水到10平方米,再扩展到60、70平方米,并不是来自于书面规定或官方恩赐,而是媒体人和普通公民抗争的结果。
 

  • BNP银行案:法国威胁抵制美欧自由贸易谈判

    BNP银行案:法国威胁抵制美欧自由贸易谈判

    因为违反美国禁运措施,法国巴黎银行(BNP)被美国司法当局处以100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并可能吊销美元业务牌照。这一处罚数额比此前同类决定显然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引发法国政界的强烈反弹,并以抵制美欧自由贸易谈判进行威胁。

  • 中国农民发明的电动旅行箱

    中国农民发明的电动旅行箱

    每年4月底举办的“巴黎博览会”闭幕前,主办方会向新发明家颁发一项科学发明奖,称为Concours Lépine, 中文把它译为“雷宝”科学发明奖。如果中国也发这个奖的话,获奖者会是何良才,他用了十年的时间发明了随地跑到“电动旅行箱”。

  • 巴黎举行纪念“六四”中法双语诗朗诵会

    巴黎举行纪念“六四”中法双语诗朗诵会

    6月4日,巴黎旅法华人和法国友人组织了若干场活动纪念六四25周年。当天下午分别在人权广场和甘比大(Gambetta)公园六四纪念碑举行纪念仪式。当天晚间,一场以纪念六四为主题的双语诗朗诵会在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诗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举行。

  • “今晚,我将无法入眠”——六四25周年北京加强打压异议人士

    “今晚,我将无法入眠”——六四25周年北京加强打压异议人士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事件25周年的纪念。北京在这个敏感时期加强对中国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的打压,引起国际上一些人权团体的抗议。大赦国际组织在六四25周年前夕就指出,北京在六四前夕加强镇压,又迫害30名维权人士。大赦国际呼吁中国当局释放所有因谈论天安门事件而被关押的人,并停止打压维权人士。

  • 台湾桃园县弊案可能影响国民党籍县长连任

    台湾桃园县弊案可能影响国民党籍县长连任

    台湾桃园县副县长叶世文涉嫌在八德合宜住宅案收贿,桃园县长吴志扬昨天公开道歉,宣布八德合宜住宅解约。台北地检署指挥廉政署查出,远雄建设公司得标的桃园县「八德地区合宜住宅招商投资兴建案」,疑向已被解职副县长叶世文行贿,除叶世文先前已遭羈押,远雄董事长赵藤雄昨天凌晨也遭羈押。中央社报道,前桃园县副县长叶世文涉贪案,為桃园县长吴志扬连任之路投下变数。

  • 胡佳:北京用谎言统治国家的方式已经破产

    胡佳:北京用谎言统治国家的方式已经破产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采取了空前的监控措施,同六四有关的人士都或被拘押,或被强迫旅游,或在家中受到软禁。北京著名异议人士胡佳从周五开始就在家中等待当局对他采取行动,因为他的父母已经向他转达了当局要对他采取行动的信息,本台周六与胡佳通话时,他正在家中平静地等待着警察的到来,他执意要向本台解释,他为何独自一人,执意要用鸡蛋碰石头用实名呼吁6月4日返回天安门广场。

  • 禁书《白求恩的孩子们》在中国的三宗罪

    禁书《白求恩的孩子们》在中国的三宗罪

    隐居加拿大蒙特利尔八年的华文作家薛忆沩在2012年出版了六部文学作品,其中五部长短篇小说和随笔在中国大陆出版,长篇小说《白求恩的孩子们》被禁后辗转到台湾出版,这本书在虚拟的32封寄给白求恩的书信中讲述了32个故事。近日,薛忆沩透露了该书在中国大陆被禁的经过和禁书理由,原来中国出版部门审查该书时发现作者对内战胜利者共产党、对毛泽东及文革和对六四事件的描述犯忌,这三宗罪最后导致这部小说在中国被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