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2月22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2/02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2/02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2月2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王军涛:除非大危机 习近平不会改革

作者
王军涛:除非大危机 习近平不会改革
 
Chine_imagette fait du jour

中共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14号闭幕,中央委员会委员和中纪委委员名单相继“出炉”,在周四召开十八大一中全会上,将确定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总书记的名单。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王军涛接受本台专访,分析了今后中国高层的“四世同堂”格局,以及对胡锦涛执政十年的表现和习近平的执政前景。

法广:您对新“出炉“的中央委员会名单有没有感到意外的地方?

王军涛:我觉得没有太大的意外,因为共产党的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实际上在大体范围上是在前五年,十七大之后就定下了基本格局。虽然后来出现了薄熙来案件的冲击,但冲击的 面现在看起来也不是很大。不过现在我自己有一个推测,我认为冲击面不大,就是因为这个案子是仓促结案的,习近平之后有一个机会,就是通过对薄熙来案件的查处,还有一个再调整的范围,但这就要看以后的发展。现在看来,这个名单还是按照原来的格局在走。

法广:您如何看今后江泽民和胡锦涛派系之间的竞争局面?

王军涛:这是当然的,现在中国很意外出现了“四世同堂 ”的局面,所谓“四世同堂”就是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实际上共产党对胡锦涛以后的格局也做了一些安排,因为共产党基本上下一阶段的领导人要培养十年,胡锦涛在他主持工作的过程中就已经开始培养了,所以说江泽民和胡锦涛肯定会在未来的格局中继续对习近平的政治格局施加影响力,另外他们之间也会竞争。

法广:有评论认为胡锦涛在过去的十年时间,没有利用中国经济稳步发展的机会进行政治改革,是错过了一个机会,您怎么看?

王军涛:胡锦涛没有进行政治改革的主要原因,其实我认为根本还是邓小平的发展模式——“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高压维稳”,“保发展”等造成的。邓小平的说法是用发展中的果实来消化发展中的问题,但实际上由于高度垄断权力造成的腐败问题没有办法解决,问题都很严重。只要胡锦涛没有勇气去改邓小平的东西,这就是必然的,实际上中国现在的这些问题根子是邓小平造成的。

法广:胡锦涛在十八大开幕式上说共产党如果不治理腐败就会亡党亡国,但是他自己在执政期间没有改革,他也没有提出具体的治理措施,有人认为共产党已经到了不能改的地步。您怎么看?

王军涛:这实际上不是他说的,这是赵紫阳先生说的。胡耀邦先生和赵紫阳都做过努力,但是都没有做成,但赵紫阳先生在他软禁期间的谈话中说过:“这个问题如果共产党不做,共产党后面的几任领导人其实既没有能力也没有魄力去做这件事情。”

其实,江泽民刚上来的时候,97,98年,中国也有过“小阳春”——签了国际公约,承诺政治改革等等,他甚至释放出来说允许和西方的接轨,但是后来又倒了回去,这基本上就是共产党体制的问题,因为共产党的体制基本上决定了他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除非他们有超人的魄力,但是他们都是官场出来的人,不大可能产生这样的魄力,所以我觉的未来我们对习近平也难报很大的希望。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习近平可能会宽容和启动支持一些改革,就是当底下的局势发展已经烂到了不能再烂,而且出现一些大的公众危机的时候,他必须对这个危机做出回应,他如果不镇压,才会进行一些改革,中国才会出现改革的局面,否则按照现在按部就班的期望,让共产党人来做一场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的改革,我认为赵紫阳的时代也是不大可能的,因为邓小平下定决心搞威权,架构搭起来以后,这些干部都是按照这个架构起来的。改革派的人,只要他不赞成暴力维稳,只要他不是在这个过程中秉承邓小平的路线,他也不可能上来,所以说其实他们之间更多的是治理风格和言论上的区别,实际上在大的国家政治体制的承诺上 ,他们都差不多,而且他们已经习惯在这种体制中治理,伴随着这个体制的成熟,他们一步一步往上走,所以这些人实际上都不能给予期望。

但是从人类政治史上看,很多一度被看作是极度保守的人,甚至是鹰派中的保守人士,也能在出现大危机的关键时刻进行改革,危机局势的发展让他们的心态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他们可能会宽容,甚至支持改革来回应危机,所以我认为今后共产党内改革的出现更多是危机给共产党造成压力,那时的统治集团会被分裂,会有一些人支持改革。

胡锦涛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制度的问题,他的一贯谨慎的心态给人以他比别人保守的印象,但实际上在他处理的案件中,包括孙大午案件,还有章诒和案件,他也不是没有弹性的,但是他更多的谨小慎微使他显得比别人更保守,但是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改革派,除了极个别的,象温家宝这样的人以外,其他人都还是在具体的问题上秉承邓小平的路线,只是有些人的风格和言论比较有个性,比如说像汪洋等。

法广:就是说如果中国在未来的十年没有出现大的动荡或突发性事件,习近平在体制改革问题上也不会有大的作为?

王军涛:不会的,不会有改革的作为,因为在胡锦涛统治期间已经形成了“九龙制”,以后可能是“七龙制”,就是各管一摊,不出现大问题的时候,不会去问责,常委之间互不干预。我觉得于要寄希望于中国以后的危机,必须迫使共产党做出反应,包括胡锦涛做出的比如社会模式治理的转变等都是他想回应危机的表现,想做一些努力。

另一方面,现在就要进入中共高层核心的都是老三届和红卫兵,这一批人在中国共产党中间是很特殊的,他们是有魄力,无底线的一代。这些人可能会在危机出现的时候会做出比上一代更不保守,更有作为的举措,这一点我们可以抱有改革的期望,但是另外一方面,他们这样没有底线,或者是很有功利心的冒险家的精神和气质也可能会给国家带来一些灾难。

  • 美中第八轮谈判第二天 特朗普又要见刘鹤了

    美中第八轮谈判第二天 特朗普又要见刘鹤了

    距离美国总统特朗普设下的贸易战休兵大限3月1号仅剩1周时间,美中双方从周四2月21号起又开始了新一轮持续两天的谈判,针对盼能止战的贸易协议细节等展开了肉搏。与此同时,白宫已经宣布,总统特朗普将于周五会见中方谈判团队的领军人,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使刘鹤会面,被认为是透露出积极信号。

  • 中美再开最后时刻的贸易谈判角力

    中美再开最后时刻的贸易谈判角力

    中美贸易谈判周四在华盛顿再次拉开最后时刻的一轮谈判,法新社援引专家分析预测“双方逼近达成协议的在地平线“,但难点是如何监督中方的实施落实。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则透露,双方已开始针对贸易争端最棘手问题起草原则性的大纲,称这是中美朝着结束持续七个月贸易战迄今以来最重要的进展。

  • 美朝双方积极筹备第二次特金会

    美朝双方积极筹备第二次特金会

    听众朋友,美国与朝鲜目前正积极为特朗普和金正恩的第二次特金做准备。此次峰会将于2月27日至28日在越南河内举行。美国朝鲜事务特使比根周二已经动身前往河内,为第二次特金会做准备。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也连续多天到河内大都市索菲特传奇酒店踩点,坊间猜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即将敲定下榻何处。

  • 法国各政党联合一致向反犹主义说不

    法国各政党联合一致向反犹主义说不

    三个月来不断为黄背心抗议运动困扰的巴黎街头,19日晚间又面对一场新的集会游行活动。但这一次集会的发起者不是黄背心,集会的核心诉求也不是购买力,而是向伴随黄背心抗议运动而不断升级的反犹行为说“不”。民意持续低迷的法国社会党周一发出的呼吁立即得到广泛响应。朝野二十几个政党,无论左右,都将参加活动,显示出少有的团结一致。

  •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迎来加州带头的诉讼战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迎来加州带头的诉讼战

    路透社今天撰文分析,美国总统特朗普2月15日援引1976年的一项法律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以便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为修筑美墨边境墙争取资金。正如他自己所料,诉讼接踵而至,目前已经有至少两起诉讼案被提起。

  • 安倍晋三提名特朗普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他够格吗?

    安倍晋三提名特朗普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他够格吗?

    日益变化的国际风云中也并非仅有战乱、灾难、饥荒等不幸的消息存在。近日,一则有关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在去年被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就颇具喜感的再次吸引了大众的眼球。特朗普在周五于白宫讲话时表示,安倍晋三曾向诺贝尔委员会递交了一封“ 最漂亮”、“足足五页纸”的信,提名自己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以此来表彰他为实现朝鲜无核化所付出的努力。

  •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

    章立凡:李锐对体制的批判之深刻超过了其他人

    曾经担任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私人秘书的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清晨在北京离世。享年101岁。李锐可以说是中共老党员,1937年就进入共产党。但近年来他以敢言而被普遍看作是中共党内中重要的自由派代表人物,深得中国海内外自由派人士的敬重。他虽远离政治前台多年,但他去世的消息立即引发诸多评论。法新社、纽约时报均立即刊文报道相关消息。法新社在报道中称他是中国执政党内的一位敢言者。北京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表示: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