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3月20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笑蜀:微博被封未尝不是好事 坚持中道理性之路

作者
笑蜀:微博被封未尝不是好事 坚持中道理性之路 DR

9月11日,有微博用户发现大陆著名媒体人笑蜀在新浪微博上的账户被注销,随后,又陆续发现投资人王功权的帐号被注销、军事专家赵楚等人的微博被禁言。相关当事人各自通过间接渠道,证实自己已被噤声。

这一波突如其来的管控措施,显示出舆论环境的继续恶化。在被封禁之前,笑蜀拥有约41万名关注者,积极针对公共事件发声,在舆论界具有较大影响。噤声事件发生后,多位媒体人和学者都对此表达了不满和抗议。

针对此次封杀事件,本台对笑蜀先生进行了书面采访:

法广:关于此次微博封杀事件,您作为当事人,可否简要介绍一下情况?未来一段时间准备采取什么对策?

笑蜀:此次封杀来势凶猛,四大门户网站同一天出手,注销本人所有帐号,无预警,无解释,无回旋空间。这在微博历史上少见。

但我自己倒并不震惊。从2000年初以非常手段查禁我编著的《历史的先声》和《刘文彩真相》,到2005年初以非常手段将我逐出北京,到2011年初以非常手段将我逐出《南方周末》,我一生中经历太多打压,对打压已经习惯。当局此次以非常手段注销我的全部微博帐号,对我来说真的不算大事,我的心态几乎可用波澜不惊来形容。

微博不是生活的全部,被封杀之后,正好可以多看看书,多写写文章,多做做调研,把原来被微博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未来一段时间我希望能够对中国的社会运动尤其是组织化抗争更有深入的研究,因为我认为这是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中国必须跨过去的一个坎。这方面的研究风险很高,但不能因为有风险就无人涉及。我愿意做这方面的一个探险者。

法广:在十八大来临之前,执政者进行“舆论维稳”也不难想象,但为什么是在这一时刻?而且用这种手法?

笑蜀:注销原因是否跟十八大相关,我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因为肯定否定都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但显然跟当局对我的两个判断有关,第一是他们认为我提出了组织化维权一整套系统的理论和主张,而且可操作性强,传播广,影响大。第二是他们不怕骂,不怕极端的喧嚣。极端的喧嚣正中他们的下怀,容易为他们所趁。他们真怕的,是客观、独立而平和的中道理性。

法广:关于您提倡的中道理性,舆论界也一直不乏争议。这次微博被封,让很多人对决策者失望和愤慨。您又如何看待这种持续打压之下,仍然坚持温和改良的合理性?

 

笑蜀:首先要纠正你的一个说法,我主张的中道理性不属于改良范畴,通常意义的改良,是体制内的自上而下的。而我主张的中道理性,向来是以社会的力量去倒逼体制的变革。对体制不能抱幻想,因为这个藏污纳垢的体制不值得对它有任何指望。关键是社会自身的成长,社会成长得越快,社会力量越强大,就越是大势所趋,越容易导致体制的分化,形成体制内外的合力,共同推动转型。这样的一种转型之路,不是用传统的改良或者革命的二元论所能够概括的。

这即是说,我主张的中道理性,是坚决推动转型、坚决推动变革,但它所推动的是最大限度的和平演变,即最小成本尤其最小生命成本的改变。 它不是祈求统治者良心发现,不是坐等自上而下的恩赐。如果说它比较温和,那是抗争基础上的温和,即温和抗争。如果说它比较渐进,那是抗争基础上的渐进,即渐进抗争。抗争是它的第一要义,抽掉了这个要义来抨击我主张的中道理性,没有起码的讨论诚意,不值一驳。

抗争之所以应该温和,之所以应该渐进,是因为我主张的抗争是最大多数普通人的抗争。最大多数普通人的抗争当然要考虑抗争风险,当然要考虑坛坛罐罐。在政府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镇压力量的前提下否认有限抗争的必要性,以旁观者身份而非当事人身份动辄鼓吹破罐破摔无限抗争,甚至动辄鼓吹决战,那就是极端,就是拿别人当炮灰,违反了起码的人道主义。

我从来认为,没有最大多数普通人的崛起,就没有真正的改变。但最大多数普通人的崛起不可能一夜之间,需要一个自我学习、自我训练、自我成长的过程,而这过程注定了只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当然我也并不否定激进的价值,适度激进既不可免,也有其历史必然,特定情况下也可以是正能量。但不能极端,不能以极端反对极端。以极端反对极端,中国就永远无法走出恶性循环。中国必须改变,但那必须是彻底告别恶性循环的改变。百年恶性循环我们已经受够了,不应该还在死胡同里徘徊。

中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越难,越是社会所紧缺的,越应该有人去坚持。当下中国不缺极端和暴戾,太需要用中道去制约、去平衡。所以,无论有多少争议多少打压,这个立场我不会改变。而且我并不孤独,从这次封杀我和王功权、赵楚的微博所激起的舆论反弹来看,民间的中道理性同行者蔚为壮观,这让我倍感欣慰。在这里,我必须借贵台一角,向所有声援我的朋友致以诚挚的谢意,无论他们属于通常所说的右派还是左派。

-------------
后记:

笑蜀本名陈敏,原《南方周末》评论员,曾任《中国改革》杂志执行主编,曾主编《历史的先声  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并著有《刘文彩真相》,《背上十字架的科学  苏联遗传学劫难纪实》。2011年3月,南方报业集团在压力之下,以“放学术假”名义将笑蜀驱离岗位,被认为是继长平事件之后,当局整肃舆论的重手。此次微博噤声,亦被看作是持续打压步骤。

  •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2019年巴黎书展面临如何振兴出版业难题

    又是春天,又是读书季。法国最大的图书沙龙巴黎书展从3月15到18号在南部的凡尔赛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这个每年一度的图书盛会在四天的时间里有望吸引近20万读者。

  •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洛桑尼玛:高压政策控制不了藏人的灵魂

    六十年前,1959年3月10号,成千上万西藏拉萨民众为了阻止他们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前去观看军区的文艺演出,包围了他暂时居住的罗布林卡,民众认为这是中共要诱骗劫持达赖喇嘛的骗局,类似“达赖已经被带走”的谣言四起,藏民控制了罗卜卡林内的三位噶伦,并在街上贴海报,喊口号,要求共产党离开,这个突发事件最后演变成了大规模起义。解放军随后实施的镇压行动造成了多少藏人死亡的数据根据不同的来源说法也不同,最终导致达赖喇嘛决定出走印度达兰萨拉,组成流亡政府。这个事件被北京定性为“暴乱”,藏人称其为“起义”,无论何种称呼,不可否认的是,它改变了达赖喇嘛和所有藏人的命运,也完全改写了西藏的历史进程。

  •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巴黎出色的当代艺术女策展人

    李子薇来自中国广东,学习艺术和管理,随后来到巴黎继续深造。李子薇于2005年在巴黎六区的开设A2Z的画廊并且从事当代艺术策展,15年来她辛勤耕耘,推出不少青年当代艺术家,也展出了如马德升,越南裔Hom等具有代表性来自中国和亚洲的艺术家。李子薇接受本台三八妇女节的专访,与大家共同分享自己作为女性策展人的经历。请听法广专访。

  •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达瓦才仁:3.10血写的历史不能让墨写的历史掩盖

    195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走出西藏,流亡到印度的达兰萨拉。作为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此后的半个多世纪里,为保护西藏的文化奔波劳碌。走出西藏五十周年后,达赖喇嘛退出政坛,专心弘法。那么六十年前达赖喇嘛走出西藏的那天,对藏人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日子呢?今天的西藏特别节目中,请到了达兰萨拉藏人政府驻台湾办事处主任、达赖喇嘛宗教基金会代表达瓦才仁。

  •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达赖喇嘛:“我们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

    解决西藏问题的困难之一在于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冲突。历史上,西藏地区的领域包括现在的西藏自治区以及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的藏区。西藏流亡政府以保护藏文化为由要求重新统一各藏区,这被中国政府批评为“大西藏的野心”,是名副其实的“藏独”设想。此外,尽管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表示致力于改革传统的政教合一制度,将政治上的领导权交给流亡政府民选产生的首长,中国官方舆论却始终批驳达赖喇嘛制度代表着政教一治。就此争议,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达赖喇嘛指出:(1)流亡政府从未提出“大西藏”的概念,所强调的是在宗教与文化保护上而考虑统一所有藏区;(2)作为政教合一的达赖喇嘛制度已经结束,但宗教上的达赖喇嘛传统是否延续,将由西藏人民来决定。

  •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达赖喇嘛:“热比娅赞成我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立场”

    继2008年三月西藏发生大规模骚乱后,2009年七月新疆又爆发了严重的维汉冲突,潜伏在中国经济繁荣背后的政治诉求冲突、族群矛盾以及宗教信仰分歧等问题日益凸显,而西藏与新疆这两个边疆重镇成为火山喷发的出口。面对相似的困境,藏民族是否考虑与维族形成某种形式的联合,共同谋求走出困境的策略?他们又是如何争取达赖更多汉族民众的理解与支持?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就上述问题,达赖喇嘛强调接触与对话的重要性  通过交谈,他赢得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对其以非暴力方式寻求自治的政策的支持;通过交流,他使更多的人消除误解、放下成见,了解西藏的真实状况和藏人的真正需求。

  •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达赖喇嘛:“民主是世界趋势 中国应顺势而行”

    在世界各国发展日趋密切的今天,西藏问题的解决已不再仅仅是中国的“内政事务”。西藏民众对民主与人权的追求与全球的民主发展趋势遥相呼应,而就如何回应西藏人民的诉求与如何推动经济上崛起但政治上滞后的中国转入民主的轨道,国际社会实质上面对的是同一个问题。作为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是西藏人民追寻民主、自治和自由的象征,是中国与西方外交纠纷中的“争议性”人物,而在很多人眼里,他更是解决西藏危机的希望。在接受本台特派印度达兰萨拉记者雅尼克的专访中,达赖喇嘛表示,民主是世界发展的趋势,中国应该顺势而行。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