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8年10月23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3/10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10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第一次播音2018年10月23日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笑蜀:微博被封未尝不是好事 坚持中道理性之路

作者
笑蜀:微博被封未尝不是好事 坚持中道理性之路 DR

9月11日,有微博用户发现大陆著名媒体人笑蜀在新浪微博上的账户被注销,随后,又陆续发现投资人王功权的帐号被注销、军事专家赵楚等人的微博被禁言。相关当事人各自通过间接渠道,证实自己已被噤声。

这一波突如其来的管控措施,显示出舆论环境的继续恶化。在被封禁之前,笑蜀拥有约41万名关注者,积极针对公共事件发声,在舆论界具有较大影响。噤声事件发生后,多位媒体人和学者都对此表达了不满和抗议。

针对此次封杀事件,本台对笑蜀先生进行了书面采访:

法广:关于此次微博封杀事件,您作为当事人,可否简要介绍一下情况?未来一段时间准备采取什么对策?

笑蜀:此次封杀来势凶猛,四大门户网站同一天出手,注销本人所有帐号,无预警,无解释,无回旋空间。这在微博历史上少见。

但我自己倒并不震惊。从2000年初以非常手段查禁我编著的《历史的先声》和《刘文彩真相》,到2005年初以非常手段将我逐出北京,到2011年初以非常手段将我逐出《南方周末》,我一生中经历太多打压,对打压已经习惯。当局此次以非常手段注销我的全部微博帐号,对我来说真的不算大事,我的心态几乎可用波澜不惊来形容。

微博不是生活的全部,被封杀之后,正好可以多看看书,多写写文章,多做做调研,把原来被微博耽误的时间抢回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未来一段时间我希望能够对中国的社会运动尤其是组织化抗争更有深入的研究,因为我认为这是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或者说是中国必须跨过去的一个坎。这方面的研究风险很高,但不能因为有风险就无人涉及。我愿意做这方面的一个探险者。

法广:在十八大来临之前,执政者进行“舆论维稳”也不难想象,但为什么是在这一时刻?而且用这种手法?

笑蜀:注销原因是否跟十八大相关,我不能肯定,也不能否定,因为肯定否定都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但显然跟当局对我的两个判断有关,第一是他们认为我提出了组织化维权一整套系统的理论和主张,而且可操作性强,传播广,影响大。第二是他们不怕骂,不怕极端的喧嚣。极端的喧嚣正中他们的下怀,容易为他们所趁。他们真怕的,是客观、独立而平和的中道理性。

法广:关于您提倡的中道理性,舆论界也一直不乏争议。这次微博被封,让很多人对决策者失望和愤慨。您又如何看待这种持续打压之下,仍然坚持温和改良的合理性?

 

笑蜀:首先要纠正你的一个说法,我主张的中道理性不属于改良范畴,通常意义的改良,是体制内的自上而下的。而我主张的中道理性,向来是以社会的力量去倒逼体制的变革。对体制不能抱幻想,因为这个藏污纳垢的体制不值得对它有任何指望。关键是社会自身的成长,社会成长得越快,社会力量越强大,就越是大势所趋,越容易导致体制的分化,形成体制内外的合力,共同推动转型。这样的一种转型之路,不是用传统的改良或者革命的二元论所能够概括的。

这即是说,我主张的中道理性,是坚决推动转型、坚决推动变革,但它所推动的是最大限度的和平演变,即最小成本尤其最小生命成本的改变。 它不是祈求统治者良心发现,不是坐等自上而下的恩赐。如果说它比较温和,那是抗争基础上的温和,即温和抗争。如果说它比较渐进,那是抗争基础上的渐进,即渐进抗争。抗争是它的第一要义,抽掉了这个要义来抨击我主张的中道理性,没有起码的讨论诚意,不值一驳。

抗争之所以应该温和,之所以应该渐进,是因为我主张的抗争是最大多数普通人的抗争。最大多数普通人的抗争当然要考虑抗争风险,当然要考虑坛坛罐罐。在政府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镇压力量的前提下否认有限抗争的必要性,以旁观者身份而非当事人身份动辄鼓吹破罐破摔无限抗争,甚至动辄鼓吹决战,那就是极端,就是拿别人当炮灰,违反了起码的人道主义。

我从来认为,没有最大多数普通人的崛起,就没有真正的改变。但最大多数普通人的崛起不可能一夜之间,需要一个自我学习、自我训练、自我成长的过程,而这过程注定了只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当然我也并不否定激进的价值,适度激进既不可免,也有其历史必然,特定情况下也可以是正能量。但不能极端,不能以极端反对极端。以极端反对极端,中国就永远无法走出恶性循环。中国必须改变,但那必须是彻底告别恶性循环的改变。百年恶性循环我们已经受够了,不应该还在死胡同里徘徊。

中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越难,越是社会所紧缺的,越应该有人去坚持。当下中国不缺极端和暴戾,太需要用中道去制约、去平衡。所以,无论有多少争议多少打压,这个立场我不会改变。而且我并不孤独,从这次封杀我和王功权、赵楚的微博所激起的舆论反弹来看,民间的中道理性同行者蔚为壮观,这让我倍感欣慰。在这里,我必须借贵台一角,向所有声援我的朋友致以诚挚的谢意,无论他们属于通常所说的右派还是左派。

-------------
后记:

笑蜀本名陈敏,原《南方周末》评论员,曾任《中国改革》杂志执行主编,曾主编《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并著有《刘文彩真相》,《背上十字架的科学——苏联遗传学劫难纪实》。2011年3月,南方报业集团在压力之下,以“放学术假”名义将笑蜀驱离岗位,被认为是继长平事件之后,当局整肃舆论的重手。此次微博噤声,亦被看作是持续打压步骤。

  •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案继续受到高度关注。从孟宏伟9月底回国后失联,他的妻子(格蕾丝·孟)Grace Meng向法国警方报案后又召开记者招待会,最终逼迫中国官方做出反应的过程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中国政府“处理”涉嫌贪腐官员的独特方式昭然于天下,由于孟宏伟特殊的身份,让提升了事件的国际关注度。

  •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调动近30万名士兵,36,000辆军车,1000架飞机,80艘军舰,以及中、蒙两国军方的参与。 俄罗斯九月中旬发起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行动名称:“东方-2018”为期六天,在东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举行。是否从这次军演中看到对西方世界的威胁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辩论节目,日前就此请来法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所长、前法国驻俄大使让•德•林尼亚斯蒂,欧洲政策分析中心的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杜冠,请他们就这一主题进行分析辩论。在今天的节目里就为您介绍这次辩论的主要内容。

  •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9月10日,第22届台法文化奖在法兰西学院举行颁奖典礼。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亲自将此一荣誉颁给投入兰屿达悟族文化调研达47年的学者艾诺(Véronique Arnaud)、07-08年开始记录台湾社会的导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多次到台创作的编舞家黎卓(Christian Rizzo)以及致力于台湾族群国家认同与民主演变进程的高格孚教授(Stéphane …

  •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旅游业是一个行业、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 每年,名副其实的人潮跑遍全球去寻找感受、探奇和欣喜。 数以亿计的游客因其购买力而被争夺。 那么是否存一种大众旅游的地缘经济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访谈节目,日前采访了地理学家托马斯·窦牧,他是《大众旅游的梦想之旅》一书的作者之一,请他解答有关问题。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

  •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2018外亚维侬艺术节(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开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戏剧爱好者,直到29日为止,又能再度欣赏到台湾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现台湾多元创作的4个表演团体,他们分别是以排湾族文化为主体的【蒂摩尔古薪舞集】、首度参与且是台湾极少数布袋戏女演师江赐美创办的【真快乐掌中剧团】、融合大圈、呼啦圈与太极身段的【方式马戏】以及获得美国剧院编舞大奖的张婷婷【T.T.C. …

  •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法国知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曾经是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国以及美国出版了多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专著,他本人也自称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同时又是一位“修正主义者”。在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日的前后,杜美尼勒先生频频出现在法国媒体,5月4日在法国文化(France …

  • 王军涛:29年后、各界开启六四反思

    王军涛:29年后、各界开启六四反思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在北京市中心的发生的天安门事件震惊了世界,不仅影响了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家庭、个人,即使是二十九年后的今天,这一事件仍是很多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在六四事件周年之际,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都组织活动纪念这一事件。今天本台连线旅居美国的学者王军涛先生请他谈谈对六四的感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