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3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3月23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3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3/03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珍珠:希望更多的普通人担负起时代的道义责任

作者
珍珠:希望更多的普通人担负起时代的道义责任
 
协助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逃离山东的南京教师何培蓉,又名珍珠。 图片来源:何培蓉个人推特

此前中外记者和支持者多次前往东师古村探访失败的经历,使得陈光诚竟然得以最终逃脱成为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而逃离行动的参与者也因此而披上了英雄的光环。置身于令中国政府不无尴尬的陈光诚事件的核心,面对不期而至的荣誉与争议,珍珠十分低调,言语之中不无隐讳。她希望能继续普通人的生活,但能尽微薄之力,帮助更多的人。

2012年4月底,自2010年9月就被软禁在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家中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终于逃离虎口,并在一场中美外交危机风波中,得以转往美国。此前中外记者和支持者多次前往东师古村探访失败的经历,使得陈光诚竟然得以最终逃脱成为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而逃离行动的参与者也因此而披上了英雄的光环。北京维权律师郭玉闪被限制行动自由、与外界难以取得联系之际,此前曾多次参加临沂探访行动的南京网友珍珠就成为各方媒体竞相采访、探寻究竟的对象,她更被网友佩服称赞,一夜之间成为万人瞩目的南京“女侠”。

珍珠本名何培蓉。1972年出生。此前一直在南京担任英语教师。突然成为国内外媒体聚焦的中心,这是否是她所期望?在明知东师古村已经变成难以逾越的危险雷池时,她仍然一次又一次地前往时是否想到了今日的英雄光环,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到的是她在陈光诚逃离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在网上经历了各种神奇的演绎之后,又招引来一些争议。

2012年6月,由王丹等海外民运人士决定授予何培蓉第12届青年人权奖,认为尽管在過去一年,她因为承受了巨大压力以至不得不辞职、健康也受到影响,但她对自己的行为表現出令人尊敬的淡然和谦卑。

何培蓉在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对刚刚获得的青年人权奖并不想做任何评论。置身于令中国政府不无尴尬的陈光诚事件的核心,面对不期而至的荣誉与争议,何培蓉十分低调,言语之中不无隐讳。她显然并不在意是否英雄,也没有对民主、对自由理想的宏伟阐述,只希望能继续普通人的生活,但能尽微薄之力,帮助更多的人。

法广:陈光诚去美国之后,您个人的情况是否好转一些?

何培蓉:是的。现在(情况)应该说比前一段时间宽松很多。比较有标志性的事件是郭玉闪先生得到许可,离开北京。从那时起,对整个事件(陈光诚逃离东师古村)的调查就结束了。但是,前一段时间是个比较敏感的日子,现在这个日子过去了,情况就比较宽松了。

法广:郭玉闪离开北京,您知道他具体去什么地方么?

何培蓉:我没有具体问。知道他离开北京,我就感到很宽松。同时,警察也对我说,我也可以离开南京。我们两人的境遇应当是差不多的。所以,我们知道彼此平安,对我来说,我也就放心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更多联系,只是报个平安。

法广:这种离开(北京)是被迫呢?还是自愿?半自愿呢?

何培蓉:情况是这样。前一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去做笔录,不能离开。像我前段时间,我被要求留在南京,随传随到,不能离开。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能离开是一个放宽的信号。

法广:在被调查期间,感觉压力很大么?

何培蓉:他们的态度整个来说很礼貌。每个人处境不一样,对事情的看法也不一样。对我个人而言,我的压力不是特别大,但是,我知道郭玉闪压力很大。

法广:在最终成功帮助陈光诚离开临沂之前,您已经前后六次前往东师古村探望,每一次都遭到非常粗暴的阻拦。为什么会这么如此坚持地关注陈光诚的命运呢?

何培蓉:的确,大家都知道了,以前那些次都遭到非常粗暴的驱赶。当时,警察也问过我同样的问题。但我说,正是因为有这样很粗暴的驱赶,我们不能把一个盲人就这样单独留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正是因为我遭遇了这些事情,我反而越来越不能放弃,因为,如果我放弃了,把他(陈光诚)一个人留在那里,那太残忍了。

法广:在帮助陈光诚离开临沂之前,您认识他么?

何培蓉:在这之前,我完全不认识他。是我的朋友曾金燕告诉了我他的遭遇。

法广:在关注陈光诚事件之前,您是否也关心维权活动呢?

何培蓉:对于我来说,我个人并没有维权的经历。但是,5•12的时候,我曾去四川做义工。2008年,谭作人先生(四川维权人士,2010年,因为调查汶川地震因校舍倒塌而遇难学生数字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5年徒刑)入狱时,我开始帮助谭作人,还有同样因为5•12入狱的黄琦(四川维权人士、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负责人),主要是在他们入狱之后,给他们的家人提供经济上的援助。后来,我也发起了一个“与天使同行”基金,用于帮助入狱的良心人士的孩子,在夏天,为这些孩子组织心理康复活动。我们每年会制定一个主题。去年原定的主题是法律援助,当时,我们请了律师,也请了心理辅导人,帮助这些孩子放松。但是,去年这项活动没有成功,主要是因为被邀请的人中,有些孩子出国了,还有些孩子的父亲的案子正处在判决这样一个比较敏感的时期,所以,我们的活动取消了。但是,我们给这些孩子提供了直接的经济补助,原来是计划请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长出去游玩,借这个机会,给孩子提供心理舒缓,帮助他们减压,也帮助这些孩子融入正常的社会,让他们知道在这个社会,也有普通的人关注他们。

法广:在与这些孩子的接触中,您感觉他们父母在维权活动中的遭遇对他们的成长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何培蓉:影响很大!通常,父母对孩子的学业非常关心。但是,我接触的这些(维权人士)孩子在家里缺少辅导;他们也会有一些敌对的情绪;有时候,他们在学校里也会遇到一些不平等的待遇……各种情况都有。

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公共社会事务

法广:陈光诚事件把您推到舆论前台,有些网友甚至把您称作是“女侠”。惊险过后,您自己怎么看这段经历?您会怎样介绍您自己?

何培蓉:我觉得自己其实很普通,称不上是“侠女”。但是,我希望我们这个社会能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站起来,我们每个人都去做一点;……我做的事其实不是很多。在探访陈光诚的活动中,很多人都去了很多次。只是我去的早些。就是说,很多人跟我一样,做了同样的事。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朋友来参加这样的活动,希望有更多的人关注公共社会事务。当这个社会不再认为我是一个“侠女”,不再是一个英雄的时候,我相信我们的社会一定更美好。

法广:参与这些维权活动,对您的工作也造成一些影响……

何培蓉:是的。从今年一月到六月,我一直没有工作,特别是最近两个月都只是在家“休息”。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可以安排自己的生活。尽量让自己的生活恢复平静,回到和过去一样的状态,努力和过去的朋友保持联系,我很快就会重新去工作了。就是说,生活正在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法广:就是说在经历了陈光诚事件的惊险之后,在这样一种不平凡的经历之后,您仍然可以恢复以前的生活?

何培蓉:我希望我能恢复以前那样的生活。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希望我现在可以比过去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因为陈光诚事件受到很多限制,处境变得比较敏感、比较危险,以至于很多事情不能去关注。我最大的希望是我的生活仍然像过去一样平静,但是同时也因为这件事带来的不同能让我做更多的事情,去帮助更多的人。

法广:也就是说,您还会继续维权活动?

何培蓉:这个“活动”可能要定义一下……要看是什么样的活动,我不想多说。但我的愿望是在有能力的时候,可以帮助更多的人。

相信我们能够改变这个社会

法广:您在推特帐户上的自我介绍上写着:敢想而不敢做者终陷牢笼。这是您自己的作人信念么?

何培蓉:这是一个美国诗人的诗。我非常喜欢的美国明星Angelina Jolie把它纹身在身上。我毕竟是一个行动主义者。我们有很多美好的想法,应当尽力把他们付诸实践。这才是最关键的。我还是想说那句话,希望更多的普通人能够站出来,找到适合自己的行动方式,做我们自己能做的事,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来负起对这个时代在道义上的责任,我相信我们能改变这个国家,能够改变这个社会。

  • 法国女权人士首次独立参加欧洲议会选举

    法国女权人士首次独立参加欧洲议会选举

    2014年5月22日至25日,欧洲联盟28个成员国将先后组织投票活动,选举新一届欧洲议会的751名成员。与其它本国政治选举不同,欧洲议会选举中,在有组织架构的政党争夺之外,更有众多诉求不一、临时成就的竞选团体。在法国,参加此次竞选的名单有193个,“欧洲团结互助女权团体”Féministes pour une Europe solidaire,就是其中之一。如果说欧洲议会中不乏女性议员的话,女权人士明确以维护女性权益为诉求参加选举活动在法国还是首次。在今天的妇女与家庭专题节目中我们就来谈谈相关话题。

  • 李思磐:新女权运动更注重对政府问责

    李思磐:新女权运动更注重对政府问责

    中国社会近年来出现了一批女权行动派。从占领男厕所,呼吁解决男女厕位不均衡问题,到裸体反家暴,从剃头抗议高考招生过程中的性别歧视,到北外学生的《阴道之道》剧组成员制作的“我的阴道说”系列图片引发的舆论风波,她们以行为艺术的方式,用挑战中国传统文化的语言,表达要求性别平等的诉求。中国是否正出现新一波女权运动?这一波女权运动与传统的女权运动有怎样的区别?在当今中国社会,这些新女权话语是否有些曲高和寡?中国女性在政治言说中的半边天地位面对怎样的社会现实?我们带着这些问题电话采访了女权活动人士、广州新媒体女性网络召集人李思磐女士。

  • 李银河:我们对于卖淫行为的定性不准确

    李银河:我们对于卖淫行为的定性不准确

    2014年2月东莞扫黄行动让刚刚走出春节喜庆的中国舆论哗然。在种种对政府行动的冷嘲热讽中,卖淫合法化的议题重新进入公共舆论空间。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教授李银河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性学研究者之一,更是中国少数公开支持卖淫合法化的学者。李银河女士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特别强调了她的卖淫非罪化观点。

  • 计生政策的伤害:女性不再沉默

    计生政策的伤害:女性不再沉默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来一直以基本国策的名义直接干预每个家庭、每个个人的生育权。如果说这项政策执行过程中出现的暴力随着公民社会的成长和传媒手段的发展而越来越多地走入公共舆论空间的话,这项政策的最大承受者女性却始终是一个沉默的群体。2013年12月9日,30名中国各地女律师联署建议信,并在网络上发起千人签名行动,呼吁消除针对女性子宫的暴力。计划生育政策对女性身体的伤害问题首次走入公共舆论空间。这份《关于尊重女性、消除计生政策及其执行过程中对女性子宫伤害的建议信》在网上签名之后,于当年12月26日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家计生委和全国妇联。我们就此电话采访了建议信联署人之一、北京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溢智女士。

  • 自愿堕胎—脆弱的女性身体自主权利

    自愿堕胎—脆弱的女性身体自主权利

    两个月来,从西班牙政府新推出的限制堕胎行为法律草案引发的抗议集会,到法国政府放松有关堕胎行为法律条款引发的反堕胎行动大游行,女权运动艰难争取来的堕胎自主权利重新引起社会争议,其最终影响也将超出个别国家的边界。在今天的妇女与家庭专题节目就同大家谈谈相关的话题。

  • 张戎: 慈禧太后启动了现代中国

    张戎: 慈禧太后启动了现代中国

    旅英华裔作家张戎在完成《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一书近10年后,又推出一本新的历史传记《慈禧太后:启动现代中国的皇妃》( « Empress Dowager Cixi : the Concubine who launched Modern China » )。在查阅了大量的清史资料,特别是很多外国传记作家无缘接触到的史料之后,她得出了这位统治清王朝近半个世纪女子奠定了中国现代化的基础的结论,与中国舆论中长期对慈禧保守、专横、善弄权术等种种负面评价形成反差。为什么选择为慈禧做传?她又如何得出对慈禧如此肯定的评价?如何理解中国舆论中常年对慈禧的负面评价?旅居伦敦的张戎女士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

  • 梁丽清:家庭暴力的根源是男女权利不平等

    梁丽清:家庭暴力的根源是男女权利不平等

    自2000年起,每年的11月25日是国际消除针对妇女暴力活动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6月20日在日内瓦发布的一份报告,在21世纪的今天,针对女性的暴力行为仍然十分普遍,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女性深受其害。这份首次对全球81个国家和地区的数据进行分析汇总得出的报告显示,全球大约35%的妇女遭受过伴侣或非伴侣的暴力侵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