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2/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1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迟来的正义:奥西茨基、昂山素季与刘晓波

作者
迟来的正义:奥西茨基、昂山素季与刘晓波
 

6月16日,缅甸著名异见领袖昂山素季女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领取了1991年颁发给她的诺贝尔和平奖。21年前,正处于缅甸军政府软禁之下的昂山素季无法亲临现场领奖。21年后,历史终于以笑中带泪的方式,见证了这位身躯柔弱的女性对抗强权、对抗沉默的巨大推动力量。

 

事实上,这并非昂山素季第一次脱离软禁,从1989年到2010年,她多次经历了软禁-释放-再软禁-再释放的循环,但是这一次似乎不同以往,她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活动空间。与此相应地,昂山素季出访欧洲,也显示了她对缅甸现政府的善意和信心。历史似乎向“夫人”这一边投下了压倒性的筹码。
 
在领奖演说中,昂山素季感谢世界对缅甸和她本人的长期关注,并回顾自己的心路历程,称当年得知获奖后感觉并“不真实”,但感觉诺贝尔奖在自己心里“打开一扇门”(opened up a door in my heart),以此来表明,在当年孤立和隔绝的环境中,外部世界的关注对于良心犯维持信念,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
 
昂山素季在演说中并没有刻意严辞批判曾下令软禁她的缅甸军政府,相反,她呼吁“不要忘记缅甸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良心犯、流亡者和身处困境者。切近的压迫和外部世界同情疲乏,是对这些人的双重伤害”,因为“遗忘,就是向死亡迈进了一步”(To be forgotten is to die a little。)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缅甸的民主进程或许过于生疏,但是昂山素季却仍然是一个具有巨大道义感召力的形象,她的呼吁也更能引起共鸣,因为她提醒我们:中国同样具有众多处于类似困境的良心犯,其中最著名的,无疑是和昂山素季一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但此刻正身陷锦州监狱的刘晓波。2009年12月25日,中国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2010年10月8日,狱中的刘晓波被授予该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回顾历史不难发现,像昂山素季和刘晓波一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却无法亲临现场领奖的并非孤例。1936年的德国和平主义者奥西茨基、1975年的苏联异见人士萨哈罗夫、1983年的波兰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都无法亲自到场。不同的是,萨哈罗夫、瓦文萨和昂山素季尚有亲属代为领奖,而真正堪和刘晓波境遇相提并论的,正是在纳粹德国统治下身陷狱中、且被希特勒下令禁止任何德国人代为领奖的奥西茨基。
 
这种不是巧合的巧合,尖锐地折射出两种体制的深层相似性。20世纪的历史已经证明了“狱中获奖者”现象的荒谬性,在奥西茨基和纳粹、昂山素季和军政府之间,无可争辩地展示了谁是赢家、谁是输家。但这种荒谬却没有因此终结,它依然延续在刘晓波身上。和纳粹开动宣传工具抹黑奥西茨基一样,刘晓波也遭到了种种口诛笔伐。所有极权体制的一个共同点是,都幻想自己与众不同,可以借国情的特殊性,来改写正确与错误的标准。
 
法学家们津津乐道于“迟来的正义是非正义”,但是从历史来看,“迟来的正义”同样是正义,甚至正因为它和邪恶的坚韧对抗,更增强了自身的正义性。正如大陆宪法学者童之伟所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牢坐得越久,受欢迎程度越高,越有公信力。
 
如果说昂山素季的正义已经是完成时态,刘晓波的正义仍然处于进行时态中,不仅他本人仍然身陷狱中,妻子刘霞也在住所被软禁,朋友探访一概被挡驾。在公共舆论界,刘晓波的名字是最大的禁忌。和《零八宪章》有关的参与者,至今仍被不同程度地监控、骚扰和约谈。
 
而将和平奖授予刘晓波的诺贝尔委员会,也时时感受到中国政府被羞辱后的敌意。挪威前首相邦德维克近日申请中国签证被拒,虽然他仅在1997-2005年间担任首相,且此前曾多次出入中国,这一事件再次被解读为,虽然事情已经过去近两年,中国对挪威依然恨意未消。
 
无论如何“倾举国之力”,反人性的制度是无法持续长久的。代价高昂的维稳体制一旦沦为常态化,则不可避免地漏洞百出。当“喝茶”不再是针对个别人的警告,而成为群体身份识别象征时,它也就失去了原有的威慑力。当昂山素季的看守者对她也以“夫人”相称时,高墙的倒下,只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迟来的正义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在漫长的受难岁月中,姑且不论奥西茨基身死狱中的悲剧,曼德拉和昂山素季的圣徒式经历看上去也更像是例外,正如后者在获奖演说中提到的,“战争并不是唯一能致和平于死地的竞技场,受难同样使人堕落、怨恨和愤怒”。幸运的是,暴风中心的刘晓波未必更加激进,他在庭审最后陈述《我没有敌人》中,平静地感谢了作为专政机器螺丝钉的每一个警官、检察官、法官和看守,甚至流露出某种宗教式的悲悯。
 
但是,我们已经能够看到社会大众、尤其是知识分子群体中愤怒情绪的升温。在刘晓波的同道人中,可以观察到明显的激进化倾向,他们放弃了对体制的“幻想”,转而投身改良与革命的争论,并拒斥任何同当局合作的可能性。这种激进姿态和未来形势的不可知混合在一起,使当局者发现,他面临的转型困难会与日俱增。压力积聚得越久,反弹的力量也将越大。
 
正义迟来的代价,更体现在社会宏观层面。从长远来看,压制思想及其传播的行为妨碍了一个“思想市场”的形成,社会将会逐渐变得僵固而偏执。正如2010年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亚格兰在颁奖词中援引苏联教训所警示的,“强迫和管制民意,阻碍了这个国家参与上世纪70 和80年代的技术革命。整个专制体系最终崩溃。如果能够在早期就与萨哈罗夫这样的人士开展对话,前苏联肯定会受益匪浅。”而当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因为可能传播狱中获奖者的言论,而持续地被关在中国防火长城之外时,历史在某种程度上正在重演。“畏惧技术进步的人,最该畏惧的其实就是未来。”(亚格兰)
 
从奥西茨基到昂山素季再到刘晓波,历史的经验或许是,尽管正义或许迟来,哪怕20年甚至更久,但它终究会到来。问题毋宁是:在正义来临之前,我们如何能够在体制朽坏的同时,维系社会和人心之不坠?而不放任种种“堕落、怨恨和愤怒”,在正义来临之际制造新的不正义?

 

  • BNP银行案:法国威胁抵制美欧自由贸易谈判

    BNP银行案:法国威胁抵制美欧自由贸易谈判

    因为违反美国禁运措施,法国巴黎银行(BNP)被美国司法当局处以100亿美元的天价罚款,并可能吊销美元业务牌照。这一处罚数额比此前同类决定显然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引发法国政界的强烈反弹,并以抵制美欧自由贸易谈判进行威胁。

  • 中国农民发明的电动旅行箱

    中国农民发明的电动旅行箱

    每年4月底举办的“巴黎博览会”闭幕前,主办方会向新发明家颁发一项科学发明奖,称为Concours Lépine, 中文把它译为“雷宝”科学发明奖。如果中国也发这个奖的话,获奖者会是何良才,他用了十年的时间发明了随地跑到“电动旅行箱”。

  • 巴黎举行纪念“六四”中法双语诗朗诵会

    巴黎举行纪念“六四”中法双语诗朗诵会

    6月4日,巴黎旅法华人和法国友人组织了若干场活动纪念六四25周年。当天下午分别在人权广场和甘比大(Gambetta)公园六四纪念碑举行纪念仪式。当天晚间,一场以纪念六四为主题的双语诗朗诵会在蓬皮杜中心附近的“诗歌之家”(maison de la poesie)举行。

  • “今晚,我将无法入眠”——六四25周年北京加强打压异议人士

    “今晚,我将无法入眠”——六四25周年北京加强打压异议人士

    今天是六四天安门事件25周年的纪念。北京在这个敏感时期加强对中国异议人士及维权人士的打压,引起国际上一些人权团体的抗议。大赦国际组织在六四25周年前夕就指出,北京在六四前夕加强镇压,又迫害30名维权人士。大赦国际呼吁中国当局释放所有因谈论天安门事件而被关押的人,并停止打压维权人士。

  • 台湾桃园县弊案可能影响国民党籍县长连任

    台湾桃园县弊案可能影响国民党籍县长连任

    台湾桃园县副县长叶世文涉嫌在八德合宜住宅案收贿,桃园县长吴志扬昨天公开道歉,宣布八德合宜住宅解约。台北地检署指挥廉政署查出,远雄建设公司得标的桃园县「八德地区合宜住宅招商投资兴建案」,疑向已被解职副县长叶世文行贿,除叶世文先前已遭羈押,远雄董事长赵藤雄昨天凌晨也遭羈押。中央社报道,前桃园县副县长叶世文涉贪案,為桃园县长吴志扬连任之路投下变数。

  • 胡佳:北京用谎言统治国家的方式已经破产

    胡佳:北京用谎言统治国家的方式已经破产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北京当局对异议人士采取了空前的监控措施,同六四有关的人士都或被拘押,或被强迫旅游,或在家中受到软禁。北京著名异议人士胡佳从周五开始就在家中等待当局对他采取行动,因为他的父母已经向他转达了当局要对他采取行动的信息,本台周六与胡佳通话时,他正在家中平静地等待着警察的到来,他执意要向本台解释,他为何独自一人,执意要用鸡蛋碰石头用实名呼吁6月4日返回天安门广场。

  • 禁书《白求恩的孩子们》在中国的三宗罪

    禁书《白求恩的孩子们》在中国的三宗罪

    隐居加拿大蒙特利尔八年的华文作家薛忆沩在2012年出版了六部文学作品,其中五部长短篇小说和随笔在中国大陆出版,长篇小说《白求恩的孩子们》被禁后辗转到台湾出版,这本书在虚拟的32封寄给白求恩的书信中讲述了32个故事。近日,薛忆沩透露了该书在中国大陆被禁的经过和禁书理由,原来中国出版部门审查该书时发现作者对内战胜利者共产党、对毛泽东及文革和对六四事件的描述犯忌,这三宗罪最后导致这部小说在中国被禁。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