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7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广2019年7月18日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点至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7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7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薄熙来——造假社会的果实

作者
薄熙来——造假社会的果实
 

自三月以来,由王立军出走美国领馆引爆的薄熙来事件,成为海内外的聚焦中心。包括中共高层本身在内,没有人相信薄熙来事件仅仅是一场简单的刑事案件。薄熙来事件所折射的中共高层争权夺利,薄熙来所推行的“重庆模式”以及温家宝对重庆问题与文革回潮的批评,中共对薄熙来事件的处理以及中国各级站队表态,不仅清楚显示中共路线斗争再起,中国社会俨然已见文革阴影回潮。

不过,即使如此,薄熙来事件究竟会对中共权力体系乃至中国社会产生何种影响,直到目前,仍然难以评估。但是,从中国国际形象角度出发,薄熙来事件从根本上动摇了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外宣努力。长期以来,中国以强劲的经济增长为依据,向世界宣传以效率与利益为中心的“中国模式”,不少西方论者或许是真心相信中国的效率,或许是羡慕中国的速度,或许是批判西方的需要,或许是另有他图,真真假假将中国看作是西方可以借鉴的样板,忘记了中国仍然是一党专制,不再提红色中国曾经历过的如文革的惨痛教训,对于中国二十年来经济增长背后的精神代价、社会代价、生态代价视而不见。

外红内黑的精神分裂典型

然而,薄熙来事件再次将中国黑箱作业、权力斗争、司法不公、缺乏监督、贪腐泛滥等等一党专政之必然产物和盘托出。面对如此中国,经济增长也好,官方严正声明也好,喉舌媒体巧舌如簧也好,均再难自圆其说。按照中国新华社的说法,薄熙来被免职并非权力斗争,正如陈希同、陈良宇等人一样,无非是一桩简单的高层腐败或违纪案件。然而,问题是如何解释正在跃跃欲试准备进入中共最高层的薄熙来会涉嫌犯下如此罪行?而被薄熙来称之为在家做家务的薄谷开来何以会涉嫌谋杀一个曾经照顾其子的英国友人?新华社何以将谷开来称为薄谷开来?

薄熙来被免职以来,没有看到中国政府如何从改革制度体系,加强司法独立,扩大媒体监督入手,制约公权力,杜绝或防范高层贪腐的任何措施出台,相反,追谣言、禁网站、抓捕信息传播者却是中国政治的主轴。似乎只要将社会大众排斥于真相之外,滥权就不是问题,腐败就不存在,造假就不会产生影响。

然而,正是这种长期的权力崇拜、虚假当先、利益至上的宣传和教育造就了薄熙来这种表里不一、外红内黑的精神分裂典型。大量的材料显示,薄熙来的“打黑”,就是地地道道的黑打,薄熙来所发动的“唱红”,除了对文革形式的利用之外,他也绝不会认同民众起来批判共产党政权的权利。当今中国社会以次充好、伪劣商品泛滥,以毒害他人身体甚至儿童健康的手段来获取暴利之风甚嚣尘上。对于工业造假、商业造假、产品造假,学术造假,大众恨之,媒体讨之,官方也批之。然而,何以人见人恨的造假之风不仅屡禁不止,反而越批越烈呢?薄熙来事件也许提供了答案。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身为政治局委员,在会议上,在电视中,薄熙来风度翩翩,雄辩滔滔,满口说教,既教训他人也反省自我。但在密室中、在黑暗处,薄熙来却完全是另一副形象。政治高调只是用来满足权力欲望,一切均从利益出发,既将自己的利益置于党国之上,法律之上,又用利益或者权力来利用他人。出于利益,可以抢劫,可以谋杀,可以毁灭。薄熙来正是这种蔑视道德价值、利益至上、权力至上的当代中国社会语境所结出的畸形的果实。在这种制度与社会发展相左,价值与利益分裂,经济与政治脱节的当今中国,假货如何可能不泛滥呢?那只是中国社会氛围的反映而已。同充斥市场的假货一样,薄熙来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是也。

  • 中国是一个盗贼国家吗?

    中国是一个盗贼国家吗?

    今年二月,我们介绍了一位加拿大作者的题为《中国法西斯主义的全球性后果》的文章,此文在英文世界引起不小反响,本栏的介绍也引起了本台网友和听众的热烈讨论。该文从几个方面论述了他眼中的正在向法西斯主义大步进军的中国。中国会否走向法西斯主义只是一个假设,最后的回答还是事实。但是,如何论证和证伪这个假设,则既可引起警惕也向关心国是的人提出挑战。

  • 奥朗德:我仍是社会进步的信奉者

    奥朗德:我仍是社会进步的信奉者

    经过艰难竞逐,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左派人士奥朗德在第二轮投票中战胜现任总统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当选,是自1981年密特朗当选总统之后,法国第二位左翼政治人物出任总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尽管法国左翼不乏出任政府总理的机会,但是,除去密特朗之外,总统位置在多数情况下由右翼人士出任。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法国传统左翼尤其是社会党经过八十年代密特朗时代之后,渐渐向管理型政党转型。但是,面对强大的右翼政党,社会党虽然数次争夺,但一直没有能够夺回总统宝座。正是因此,尽管奥朗德此次当选早已为民调所肯定,但是法国不少舆论仍然一直半信半疑,对左翼能够赢得选举胜利持怀疑态度。一些舆论甚至认为法国战后的左翼万难突破总统选举魔咒,密特朗只是一个例外。而奥朗德诚恳低调、谦虚务实的个人风格更难担当叱诧风云、一呼百应的法兰西统帅角色。

  • 处理薄熙来救党还是救国?

    处理薄熙来救党还是救国?

    有人认为,薄熙来事件是自1989年六四惨案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政权冲击最大的事件。也许正是因此,中国政府不希望将此事件定性为政治事件,而试图将事件仅仅局限于刑事层面。可以设想,在如何处理薄熙来事件的问题上,中共高层也有不同意见,因为总理温家宝在关于重庆问题的记者会上已经明确点出薄熙来问题的路线斗争性质。当时,温家宝表示,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违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搞文革一套,开历史倒车。但是自此之后,中国政府薄熙来事件惜墨如金,任由西方及海外中文媒体追踪和揭示薄熙来事件真相。

  • 社会批判与左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社会批判与左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法国总统大选已近尾声,法国舆论几乎众口一词,指此次选举平淡乏味。确实,当下的法国的国内情况可谓乏善可陈,国际局势动荡诡异,无论在政治和经济上均充满着不确定性。时代的平庸与政治的平庸,再加上参加竞选的政治人物的平庸,使得本次选举既无别开生面的政治纲领,又无引人入胜的看点。

  • 方励之——冲破当代极权的盗火者

    方励之——冲破当代极权的盗火者

    4月6日,原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方励之教授在美国去世。方励之撒手人寰,不仅引起舆论对这一位至死仍然无法回归祖国的民主倡导者的命运的关注,也勾起人们对1989年中国发生的划时代惨案“六四事件”的回忆与反思。

  • 关闭网络评论于法于理何据?

    关闭网络评论于法于理何据?

    自三月底开始,中国发起围剿谣言行动,抓捕谣言制造者、传播者,关闭网站,甚至暂停微博评论功能。这一活动的背景是,自3月15日,中国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至今,中国官方、民间、网上、网下传言四起。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