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8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00点至7:00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9年8月20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8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8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张鸣:高华的研究——揭开中共崛起的机密 打破毛泽东的神话

作者
张鸣:高华的研究——揭开中共崛起的机密 打破毛泽东的神话
 

中国知名历史学家高华,因患肝癌在12月26日病逝南京,年仅57岁。高华教授生前任教南京大学历史系,着重研究中国现代史,是中共党史、毛泽东研究的专家,其多本著作在海外出版,《革命年代》一书是唯一一本在大陆出版的。他的代表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在香港出版后被认为是中共党史著作的经典;但是成为禁书。 高华教授病逝后,多位学者在网上撰文或留言追忆高华,以示悼念。在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任教的张鸣教授就是其中一位,在纪念文章中张教授盛赞高华的成就,他在文章中称:高华的成就,怎么评价都不过分。但他的为人,更令人钦敬。有的人著作等身,却不及他一本《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高华很穷,其实富有天下。他选择了一条守着贫寒做主流不喜欢的学问的道路。

法广:张鸣先生你好;高华教授故去,周五你参加了他的追悼会,请你谈一下当时追悼会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张鸣:我是30号上午在南京参加了他的追悼会,追悼会是南京大学官方举办的,它的规模很大,历史系出来致悼词,校长和书记都参加了,比我想象的要好,悼词虽然很乏味,但是并没有给高华加一些诸如说:忠于党的教育事业这样的套话,这还好。那天去了很多很多的人,从外地赶来的,还有好多素不相识的人都去了,在会场上,大家都很悲痛。当然我们这些人,我们从外地赶过去的学者,有的写了,像我写了祭文,还有些人写了一些发言,都不能在那儿念了,因为他们没有这个的程序;会后,我们自己又搞了一个追思会,一个小型追思会,在会上我们就把自己对高教授的感受,对去世的惋惜,祭文都念了。会上我们都做了一个弥补吧,因为在这个会上,大家都能说一些心里话,这就是高华教授追悼会大概情况,就是这样。

不过南京大学还有一点不错,他这回好像承诺把高华教授这四年半治病的,很多原来不报的费用可能都会报掉了。就是我觉得:追悼会开完之后,得到这样的消息,觉得还是比较正面。就是他们还是对高华的遗孀还是有一点交代吧,至少我还比较欣慰。

法广:高华教授的成就,您称赞是:有的人著作等身,却不及他一本《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张鸣:至于高华教授的成就,其实我是没有多少资格来评价的。他的代表作就是《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这本书,这本书在香港出版之后,影响非常大,一直到现在都畅销不衰,其实买他的书的人,看他的书的人远远不止是学界了,很多人都在看,商人在看,律师在看,还有一些官员也在看,学生看的就更多了。

因为我们知道,研究这个方面,中共的档案没有开放,很多资料都是密封的,这样的研究在大陆学界是不被允许的,它是个禁区。第一个资料很难找,高华实际上花了很长时间,大概十年功夫收集,从开放的部分档案的披露,还有就是一些公开的材料、回忆录啊,日记啊,当时的报纸啊,这样的一些材料中汇集出来,做得非常难。这个过程十分艰辛,不光是艰辛的问题,就是说当时出了以后,你都不知道哪去出版;如果是海外出版的话,你在国内就有风险。它是吃力不讨好,而且还有很大风险的一项学术研究。所以高华的成就,就在这里。实际上他中共崛起的机密揭开了,把毛泽东怎样通过政治运动、这种惯用的方式、这样的法宝,怎样确立他的个人权威、个人崇拜,建立个人统治,这样的秘密揭开了;这种揭开是建立在坚实的材料基础之上的,出来以后,也没有人能驳得了。

法广:那就是说高华先生这本书用的材料都是中国官方公开过的,所以从资料来源上,不能对他提出质疑,对它的权威性不能提出质疑?

张鸣:对,没错,你不能质疑,不能说我泄密了之类的话,没有;不能说利用了什么特殊的身份,去查官方内部的档案。让当局很尴尬,但是没什么办法。高华先生的成就,我们这些人真是觉得非常、非常钦佩。而且,他的文笔很好,他的著作很多人都能看懂,可读性很强,尽管是在海外出版,但是在大陆有很广泛的流行,这本书确实是,他们(读者)说:不是红太阳升起了,是红太阳落下了,它的作用是这样的一个作用,它对打破毛的迷信、对毛的神话有很大的作用。所以我就说他的成就,怎么估量都不过分。

法广:高华教授的为人也令你很钦佩。

张鸣:其实我们俩认识、定交也不到十年吧,但是我们俩来往很深,他最身边的人都知道,和高华最好的朋友之中肯定有我一个。他最后临去世前三天,就是二十四号,我还在南京,(我们)长谈了一次。

现在的学者,包括历史学者现在都选择一些不是出版禁区的研究,甚至是让当局很高兴的研究;作这样的研究,它就是有钱、有课题、有职称、有荣誉、什么都有,荣华富贵都有,即使是说你不想这么荣华富贵,你可以回避,就是我们做点别的;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碰这个禁区。你想担惊受怕的,你还什么都没有。这样的人格,这样的坚持,就是为了学术良知吗。在现今的中国,铜臭味,铜臭熏天的这样一个学界、一个社会里头,有这么一个人,这样的坚守是多么的难。
实际上他还不是仅仅在这一方面,他对同事、对朋友、对学生都非常、非常好,重病的时候还在给学生改论文,他说:“你看我这个学生作了四十万字的论文,我让他给我出两册,我坐在床上看起来累,还是出了一大册。”哇,大砖头一样的, 一页一页的给他改;听过他的课的人,跟他接触过的人,对他印象特别特别深。

法广:(听了您的介绍)高华教授在为人治学上,我觉得他是合乎中国传统文人(操守)式的人物。

张鸣:对,他是很儒家的,很士大夫的风范。他待人都是温文尔雅的,特别有礼貌,这个其实很难得,他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教养型的对人礼貌,而且他又很真诚,互相之间讨论问题又很直率,他从来不会说所谓的套话,所以他是一个很真的人,但是又是一个有很有儒家气质的学者。他们有人说:他(高华)是一个把儒家气质、士大夫气质、和自由主义结合得非常好的学者。

法广:高华教授在生活中也经历了很多坎坷,这和他在中国现代史方面的研究,是不是有什么内在关系?

张鸣:当然我们这些人都经过一些坎坷,不是说他受的罪比别人更重,其实他也是受了不少罪,比他受罪更多的也不是没有。他是本着一个时代,就是我们这代人嘛,我们都有这么一个共识,我们都是从文革过来的,而且是从文革结束之后上大学的,就是第一代、第二代大学生,我们是有责任去把我们自己的事做好,这是作为我们这代人的这样一种信念。

还有一个,就是说作为学者,研究什么,你要有他良知,你不能说谎话、不能说掩饰的话、不能说套话,它是什么就是什么,就是求真的这样基本的一种信念。本着这两个东西,实际上,有这样的信念的也不是一个,但是很多人都坚持不下来。

像我在经过过那个时代,其实你会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你也不知道恐惧来自于哪?就是很恐惧,无所不在的,就像魔鬼附体一样的恐惧。其实我也知道高华身上也有这样的恐惧,他确实也非常、非常害怕,但是,尽管害怕,他还是坚持下来了,他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他的选择。他能撑下来的原因,就是这个信念,我们要不愧于这代人,我们要不作的话,别人可能就作不好了,而且我们不管别人怎么样,我们应该把他作好,我们有义务把他作好,把我们知道的事情,把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把我们经过的历史,把我们这样经过的这样一种极权经历的历史,把他展现出来。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心意是相通的,我特别能体会高华的这种心态、这种心境。

这种东西是说说容易,但做起来,这么年复一年的,十年磨一剑,当年,他做这件事的时候,只是一个讲师,住在一个筒子楼里,全家人住在一间房里,晚上,他不能吵他夫人和孩子睡觉,他只能到跟人共用的厨房里头,在一张小桌子上写作,就是一个二十瓦的灯,从天花板上吊下来,就在这样的环境中,完成了这部著作(指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你想想看,而且你当时出版无望,你又不能发表;一旦出版了,还有风险,你想想看,怎么坚持下来的,这是真的很难的。

法广:你还在文章中说:高华很穷,其实富有天下。我是这样解读的,贫穷是指在生活、经济层面的,而富有是在精神层面的。

张鸣:我就是这个意思,实际上他是非常丰富的一个人,他也不是光会作历史,他其实对很多东西都关心,他精神世界特别的深、特别的广,一个很丰富的人。你可以说他儒雅,很温文尔雅,你可以说他很循循善诱,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很严肃的学者,都可以,他也是一个很好玩儿的人。

关键是什么呢?关键是说他的精神世界,他的境界很高,他不是为了一些,像很多学者为眼前的好处啊,眼前的功名利禄啊,眼前的荣誉啊、鲜花啊,就很快就会被拉过去了,就把自己原来的初衷忘掉了。但是高华不是,他站得很远,他站在历史的一个高点,来看自己的事业、来看自己的作为,看我们这一代人的作为。
 

  • 阿波罗登月50周年:登月让人类能够探索更远的太空成为可能

    阿波罗登月50周年:登月让人类能够探索更远的太空成为可能

    50年前的7月美国成功发射阿波罗11号首次将人类送上月球,7月20日阿姆斯特朗成为踏上月球第一人,随后阿尔德林跟随,在登月舱外采集标本。美国太空登月计划出于与苏联的太空竞争。那么美国阿波罗11号登月成功对现在人类探索太空产生了什么影响呢?中国积极寻求在太空的发展又会如何影响国际关系呢?就在美国阿波罗11号登月50周年纪念日当天,全球不少国家举行庆祝活动。

  •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导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高敬文:中共未来最大挑战是导致分裂的内部冲突

    高敬文先生(Jean-Pierre Cabestan)是法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学家和远东政治专家,现任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的系主任。他长期以来关注和研究中国政治和社会经济等问题,2018年出版了新著《中国的未来:民主或专制》,对中国政治体制及其走向进行深入探讨。

  • 个人一小步 人类一大步:阿波罗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组的回忆之光

    个人一小步 人类一大步:阿波罗登月50周年 登月三人组的回忆之光

    1969年的7月16日,尼尔-阿姆斯特朗,巴兹-阿尔德林和米歇尔-柯林斯三名美国宇航员乘坐的阿波罗11号从地球的佛罗里达州启程。它飞向月球,其中阿姆斯特朗的左脚在7月21日踏上了月球表面,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足迹留在了月表。50年过去了,这“个人的一小步,人类的一大步”,依旧在瀚海星辰的宇宙探索中,熠熠生辉。

  •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王康:习近平和太子党是六四镇压直接受益者

    在对八九六四民运镇压的过程中,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无疑是重要的决策者,这位从15岁开始到法国俄罗斯等地留学,在中共内部斗争中三起三落的的领导人为什么会下决心对民众进行武力镇压,给他一生留下抹不去的阴影。中国现任领导人习近平有对六四持何种态度?

  •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从地缘政治看习近平出访朝鲜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周四乘专机携夫人彭丽媛,在多位中国高级官员随同下抵达平壤展开两天的国事合作。习近平此行是中国最高领导人时隔14年访问朝鲜,也被称为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报道显示,朝鲜极为重视习近平的到访,接待规格前所未有,习近平也成为第一位在锦绣山太阳宫广场接受致敬的外国领导人。

  •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安琪:从“六四”出发,构建现代社会的个体尊严

    本次六四三十周年专题节目的嘉宾是八九流亡报人安琪女士。安琪不仅谈她在八九三十周年之际的感想,也特别强调,目前纪念六四面对未来的关键问题是:政改与换人,谁指望谁?除了反抗专制集权对人的禁锢外,中国所有公民也都应该走出“感性良心价值观”的禁锢,做有人格价值和公民意识的公民。

  •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大陆新移民黎明:修例若通过,香港将成法律黑洞

    继6月12日香港民众再度大规模集会,抗议港府《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之后,香港街头目前暂告平静。但6月12日集会活动遭遇的警方暴力,以及特首林郑月娥当日对集会活动的定性都进一步刺激港人的神经,新的抗议活动已在酝酿之中,而二十余名香港学界和文艺界人士自6月12日子夜零时发起的接力绝食行动还在继续。香港教育大学社会科学系讲师黎明女士是这次绝食行动参与者之一。黎明女士2008年才移居香港生活。但她很理解港人在这次围绕港府修改《逃犯条例》努力变现出的坚持与决心。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