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人民邮电报驳斥央视有关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报道

media 中国联通CHINA UNICOM(网络图片)

11月11号,《人民邮电报》在其头版刊登文章,批驳央视此前有关中国两大电信巨头遭遇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相关报道,文章使用了“混淆视听,误导公众”;“震惊!冤枉!委屈!无奈!”等激烈措辞,逐条反驳央视报道中指向垄断结论的相关表述,引来大量围观。

“我好想哭啊,我只能装一家的有线电视,用一家的电,使一家的煤气,以别人商量好的价格加两家的油。当价格一天天飞涨的时候,没有人说这些都是垄断;而当有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比着提速、比着降价的时候,却有人说,你垄断了”!这是在11月9号央视《新闻30分》节目爆出中国电信和联通正受到反垄断调查的报道之后,一些电信行业员工发出的微博。

据《人民邮电报》11号的报道,这突如其来的当头棒喝,不仅令两家公司的股票狂跌,也让几十万电信与联通员工感到难以接受,冤枉!委屈和无奈!对此,不少人也有同感,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体改所主任石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质疑说,电信行业这些年来一直在改革,资费也一直在下降,凭什么拿最好的行业来开刀呢?还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通信行业在国企里是体制改革最彻底的。十几年来,通信行业按照国家要求进行了多轮分分合合的体制改革,形成了目前三家拥有全国性网络资源、实力与规模相对接近的市场竞争主体,三家公司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

文章又说,《人民邮电报》记者通过调查与采访,发现央视的上述报道完全是片面之词,错误百出,与事实严重不符。例如,央视报道称,相关部委已就宽带接入问题对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展开反垄断调查,并有可能对两家企业进行反垄断处罚。记者根据初步推算,如果事实成立,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为此将遭到数亿到数十亿的罚款。但事实真相却是,11月9日,发改委对两家运营商进行的反垄断调查还未结束,发改委还没有作出最终结论和处理意见,然而此时,央视却抢先一步在当天中午的“新闻30分”播出了相关报道。对此,就连投行高盛都认为:“这次的事件让我们非常惊讶。惊讶的是,在任何官方定论还没有出台之前,央视的报道就进行了一些类似于巨额罚款的推测”。

央视此举是否违反相关规定,自有专门的部门去裁定。但是单就这一报道本身,也是漏洞百出,只要稍有新闻素养的人就能看出破绽重重:其一,近4分钟的报道只对发改委进行了单方面采访,根本没有给另一方当事人澄清事实的机会,有悖于新闻的公正性,从而误导公众,引发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其二,记者在基本概念都没有厘清的基础上,用想象代替采访,用推测代替事实,大量使用“如果”、“可能”等在新闻体裁中十分忌讳的用词,将结论硬拧向耸人听闻的方向,有悖于新闻的客观性。此报道虽然取得了一时的轰动效应,但却因缺乏事实依据根本站不住脚,违背了新闻工作的基本职业道德和准则,更与央视国家级传媒的地位不符。

对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人民邮电报》文章所表述的“委屈与愤怒”,換句话说就是,中国电信行业已经呈现出“一种业务几家运营商”的“惨烈”竞争局面,怎么还能叫垄断呢?不错,是该问个为什么。为什么说中国的电信行业是垄断的?而且,即便是如现在这样分拆成几家大型国企在那厢“惨烈竞争”,为何也依然改变不了其身负的垄断属性呢?《南方都市报》今天(11月12号) 的社论文章说,原因就在于,电信行业本身即属于国家对特定行业和领域,采取限制其他主体进入方式来特许经营的范畴,是最明显也是最主要的国有资本垄断行业之一。

看起来,随着改革的推进,即便在同一项业务中也逐渐出现了不同企业分立的情况,好像也在“比着提速、比着降价”。但在这种看似热闹非凡的竞争表象背后,实则依然是闭合型的自己人玩的游戏。在该领域参与竞争的并非普遍意义上的市场主体,其竞争主体的准入参与,从未真正提供给民间资本丝毫介入的缝隙和可能。产品和服务的提供,消费者没得选,或者只能在两个烂苹果间犯难。好与不好,改进与否以及改进的速度,消费者只能作为旁观者存在。而且,也正是在这种资源垄断的经营中,才异常诡异地出现了所谓“服务差、收费高,却非但没有被淘汰,反而不正常生长”的逆淘汰怪象。

至于此次为什么偏偏选中拿电信行业开刀,是基于反垄断调查所可能遭遇阻力的大小考量?还是出于先易后难、战术迂回的路径选择?其动机外界实在无从判断。但“他们比我更坏”或可以看做是犯案者的检举,却绝无可能莫名升格成为“我冤枉”或者“我不该被查”的陈情因素。此次国家发改委仅以天价罚单开出的反垄断药方,可能还无法从根本上改变电信行业的垄断现状,这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充分的市场竞争格局,还需要更有远见的前瞻决策。

综上所述,有网友点评说,这是垄断利益集团针对国家发改委的叫板(网友布西林)。我相信电信巨头是垄断,是高价,是无耻;但我也相信那些电信业员工所抱怨的其它行业大鳄是更垄断,更高价,更无耻 (网友睡着汉)!也有网友说,凡是以人民开头的单位,都不是人民的单位,这就是人民群众的切身感受。(网友黄红旗)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