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1月19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0/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0/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0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中宣部令媒体召回采访动车事故记者

media 7月23日中国高速列车在温州附近发生追尾事故两节车厢出轨坠桥,至少造成38人死亡 图片/Reuters

7月23日晚间,温州甬温线动车(CRH高速火车)发生追尾事故,据官方统计,截至25日中午13时,已造成38人遇难。昨晚(24日)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温州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到场的几百名各地媒体记者对其愤怒质问火药味十足。言论管制机器中宣部今已着手为事件降温,下令媒体撤回采访记者,不得擅报死伤数字。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24日在温州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到场的几百名各地媒体记者对其愤怒的质问火药味十足,甚至让直播现场的浙江卫视最后只能草草切断现场声音,由主播转述王勇平的说法。在场的记者情绪激动,他们质疑动车的安全系统(“自动闭塞系统”)为何失效;为何7月24日上午,救援现场一截车厢被工程机具破坏后掩埋,外界质疑其有毁灭证据的嫌疑;为何在官方两次宣布事故现场没有生命迹象后,下午5点拆解车体时,却仍发现两岁的女孩生还。

在现场参加发布会的各地媒体记者也用个人的微博客转述过程与提问, 不安和愤怒的中国民众, 在微薄等社会媒体网络上发泄着对官方的质疑和不满, 中文互联网上出现质疑铁道部的舆论浪潮。

传统媒体方面,今天的官方媒体以“大灾面前有大爱”为主题,聚焦于官方的救援措施;由于当天(7月24日)是周末,各地市场化媒体周末缩版,最重要的事故原因调查仍无头绪,因此仅有《东方早报》等今天刊发了大篇幅的报道。

今天,言论管制机器中宣部着手为事件降温。

传言称,中宣部通知各媒体:“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各媒体要及时报道铁道部发布的消息,各地媒体不派记者去采访,特别是要管好子报、子刊和网站,不要链接高铁发展相关信息,不做反思性报道。”

另一禁令则要求,“1、死伤数字以权威部门发布为准;2、报道频度不要太密;3、要多报道感人事迹,如义务献血和出租车司机不收钱等等;4、对事故原因不要挖掘,以权威部门的发布为准;5、不要做反思和评论。”

上述禁令是否准确,目前尚无法确认。不过确有报纸编辑向本台记者确认,中宣部向多家媒体发出了以新华社报道为准的禁令,除了直接指令记者的报道方向外,中宣部通过向媒体施压,点名要求召回记者的办法,为此事报道降温。

7月24日,有多家派出记者参加上述发布会的媒体都收到中宣部给报社主管单位的电话。

有资深媒体人告诉记者,首先,官方通过这场发布会的签到名单,收集出席记者名单与从业媒体,并上报中宣部相关部门。随后,中宣部官员就打电话给报社的主管单位,要求召回记者,“不是直接打给报社,还不准问是哪个部门,哪个人打电话来。”

广东媒体的记者披露,今天广东省委宣传部发出通知,“目前,在温州火车出轨事故现场采访的我省媒体记者有:羊城晚报(夏杨等2人)、南方电视台(徐静、姚宏等两组5人)广州日报(邱伟荣等2人)等等(略)。请速撤回记者。”

中宣部这一措施,比直接的禁令与报道指令更为精细,更为隐秘。

对此,一家广东媒体的资深编辑说,“面对天朝的舆论管控、灭失真相的反人类行为,我们沉默就是在做帮凶,历史会写上你我的懦弱的。”

下午,《南方都市报》记者陈宝成通过EMS向铁道部办公厅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铁道部公开723事故中死伤者信息。他说,“我们想知道真相。”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