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4月24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24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4/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4/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有西方汉学家认为中国不会是下一张多米诺骨牌

目前在阿拉伯世界爆发的革命浪潮有没有席卷中国的危险?因为引发这些阿拉伯国家革命的问题同样在中国也存在,那就是一党专制、贪污腐败、食品价格高涨。部分西方汉学家就此向法新社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对于中国会不会遭到茉莉花革命席卷这个问题,一些汉学家们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一般认为不大可能,或者认为至少目前不大可能。

在中国网民呼吁在十三座城市示威支持茉莉花革命后,中国当局星期天部署的警力毫不暧昧地显示,会把所有的造反行动扼杀在摇篮中。

阿拉伯世界革命烈火的因素在中国处处可见。当局镇压异议人士,贪腐,专制,穷富悬殊,食品价格高涨等等。况且,超过五亿的中国人都在上网。不过,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林培瑞认为,中国不会是下一张倒塌的多米诺骨牌。林培瑞认为,如果把中国的那些各种各样的受害者算在一起,造反的可能性很大。但这些人没有组织。他们没有足够的力量制造多米诺骨牌效应。

哈佛大学名誉教授丹尼尔贝尔认为,在中国,人们越来越公开向往开放、言论自由、司法公正、但对革命的向往程度却同中东国家不同。他补充说,况且在中国还存在着中东国家所缺乏的社会移动的机会。

在北京清华大学任教的社会学家让路易罗卡尔认为,中国和中东的处境不同,尽管中国人并不高兴,但对政府的支持度不低,没有改变政权的愿望。

短短30年中国数亿人脱贫,并且涌现了几亿人组成的中产阶层。尽管问题也很严重,但是这位汉学家认为总体的感觉是中国没有如同埃及和突尼斯那样深刻的社会危机。人们既不绝望,也没有没前途的感觉。尽管大学生的失业率很高。他认为中国人的主要要求是当局要遵守诺言:那就是减少收入差别,实现法治国家,建立全社会的医疗保险制度。

在香港浸会大学任教的卡佩斯坦认为,当人们进入了中产阶层,就有了支持稳定的倾向。因此现在不是翻船的时候。正面冲突的条件还不具备。但他认为,不能排除在外省发生这类事件的可能性。

另外,同埃及突尼斯不一样的是,中国的统治者既不是王朝式的也不是个人崇拜式的。比如,这里就没有人说,胡锦涛走开,因为胡锦涛并没有个人的权力。卡佩斯坦说,在中国,一号人物每十年轮换一次。当政者不是一个聚敛财富的家庭。

不过,律师滕彪在记者再无法联系到之前表示,中国发生埃及革命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法新社的这篇分析最后说:“总之,天安门广场要不会变成埃及的解放广场,从2008年以来,进入天安门广场就受到严格限制,安全检查到处都是,警方设置了各种各样的障碍。”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