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2/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1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崛起

作者
刘晓波获奖与中国崛起
 

如果我们提问:刘晓波获奖与中国崛起有什么关系?相信多数人的答案是肯定的。中国官方舆论表示,将和平奖颁给一位在押的囚犯,显然是对中国内政的干预。如中国《人民日报》11月5日发表的题为《与诺贝尔遗愿背道而驰的和平奖》一文就明确提出,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是“是西方有预谋、有组织、一直以来精心策划的事件”,授奖刘晓波是出于“西方对中国崛起的极度恐惧”。 是想“最终实现整垮中国的目的。”

中国崛起,恐惧还是担忧?

同样,西方也不否认刘晓波获奖同中国崛起的关系。西方对中国崛起是否恐惧?答案也是肯定的。但西方舆论一般不用恐惧,而是用担忧这一字眼。诺奖委员会主席在颁奖仪式上的致辞本身就明确表示,诺奖委员会祝贺中国强大,但希望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成为一个可以批评的国家。换句话说,世界愿意接纳一个强大的中国,但担忧中国成为一个不能批评的强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三十年来,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今天的中国如果返回闭关锁国的时代,也仍然会走向衰落和颓败。

从这个意义上讲,刘晓波获奖是否是要“最终实现整垮中国的目的”似乎难以成立。但是说西方不希望崛起的中国成为世界新的冲突之源则是无可置疑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官方自己一定要强调中国崛起是和平崛起的原因。

对于中国的崛起,西方有各种看法。大致分疏:一种是命定论,认为风水轮流转,西方统治世界五百年,盛极而衰,中国该兴盛了。一种是崩溃论,认为中国虽有三十年来的快速经济增长,但中国社会贫富悬殊,社会矛盾恶化,专制成本过高,经济增长将由于制度原因而无法持续,最终崩溃并非不可能。中国到现在为止的经济增长似乎证伪了西方流行已久的崩溃论,但是,崩溃论仍然有着不小的地盘,原因是众多人相信,没有政治民主保证的经济增长是不可能长久的。

西方舆论也有一个共识,即无论中国崛起还是崩溃,均会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中国崛起如果能够给中国和世界创造和平和财富,这一崛起就是值得称道的。反之,如果中国的崛起偏离世界主流秩序,中国的崛起的代价是否决普世价值,那么这一崛起即是应该受到抵制的,是应该被扭转方向的。

西方的回应与中国的选择

这样看来,与其说围绕刘晓波获奖的交锋体现了西方要整垮中国的目的,毋宁说西方希望中国在崛起的同时遵循普世价值。更加确切地说,西方希望中国按照由普世价值派生的一套规则崛起。中国可以说普世价值乃为西方价值,但是包括诺奖委员会的西方舆论表示,普世价值与世界主流秩序,本来就是中国认同的,中国是联合国人权宪章签署国,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说明中国完全认同全球化的游戏规则。不仅如此,西方还有进一步的要求,西方要求中国负起大国责任,参与维护世界和平,监督专制暴政国家,谴责侵犯他国的战争行为。比如,要求中国制裁苏丹政权种族屠杀,谴责朝鲜炮击韩国等等。

从这个角度,如果可以将刘晓波获奖看作是某种西方对中国崛起的回应的话,这个回应的信息是十分清楚的。西方不希望将中国崛起同一个强权加专制的国家的崛起划上等号,也不希望这种崛起是以牺牲目前世界的主流秩序为代价的。当然,西方是既存秩序的捍卫者,西方希望在既存秩序框架下接纳崛起的中国。应对西方的这一回应,中国有两种选择:
一是坚持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路,顺应世界秩序;二是全面对抗,以实力改变这一秩序?
 

 

  • 中国是一个盗贼国家吗?

    中国是一个盗贼国家吗?

    今年二月,我们介绍了一位加拿大作者的题为《中国法西斯主义的全球性后果》的文章,此文在英文世界引起不小反响,本栏的介绍也引起了本台网友和听众的热烈讨论。该文从几个方面论述了他眼中的正在向法西斯主义大步进军的中国。中国会否走向法西斯主义只是一个假设,最后的回答还是事实。但是,如何论证和证伪这个假设,则既可引起警惕也向关心国是的人提出挑战。

  • 奥朗德:我仍是社会进步的信奉者

    奥朗德:我仍是社会进步的信奉者

    经过艰难竞逐,法国社会党候选人左派人士奥朗德在第二轮投票中战胜现任总统萨科齐,当选法国总统。奥朗德的当选,是自1981年密特朗当选总统之后,法国第二位左翼政治人物出任总统。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尽管法国左翼不乏出任政府总理的机会,但是,除去密特朗之外,总统位置在多数情况下由右翼人士出任。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法国传统左翼尤其是社会党经过八十年代密特朗时代之后,渐渐向管理型政党转型。但是,面对强大的右翼政党,社会党虽然数次争夺,但一直没有能够夺回总统宝座。正是因此,尽管奥朗德此次当选早已为民调所肯定,但是法国不少舆论仍然一直半信半疑,对左翼能够赢得选举胜利持怀疑态度。一些舆论甚至认为法国战后的左翼万难突破总统选举魔咒,密特朗只是一个例外。而奥朗德诚恳低调、谦虚务实的个人风格更难担当叱诧风云、一呼百应的法兰西统帅角色。

  • 处理薄熙来救党还是救国?

    处理薄熙来救党还是救国?

    有人认为,薄熙来事件是自1989年六四惨案以来对中国共产党政权冲击最大的事件。也许正是因此,中国政府不希望将此事件定性为政治事件,而试图将事件仅仅局限于刑事层面。可以设想,在如何处理薄熙来事件的问题上,中共高层也有不同意见,因为总理温家宝在关于重庆问题的记者会上已经明确点出薄熙来问题的路线斗争性质。当时,温家宝表示,薄熙来主政重庆期间,违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搞文革一套,开历史倒车。但是自此之后,中国政府薄熙来事件惜墨如金,任由西方及海外中文媒体追踪和揭示薄熙来事件真相。

  • 薄熙来——造假社会的果实

    薄熙来——造假社会的果实

    自三月以来,由王立军出走美国领馆引爆的薄熙来事件,成为海内外的聚焦中心。包括中共高层本身在内,没有人相信薄熙来事件仅仅是一场简单的刑事案件。薄熙来事件所折射的中共高层争权夺利,薄熙来所推行的“重庆模式”以及温家宝对重庆问题与文革回潮的批评,中共对薄熙来事件的处理以及中国各级站队表态,不仅清楚显示中共路线斗争再起,中国社会俨然已见文革阴影回潮。

  • 社会批判与左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社会批判与左翼民粹主义的崛起

    法国总统大选已近尾声,法国舆论几乎众口一词,指此次选举平淡乏味。确实,当下的法国的国内情况可谓乏善可陈,国际局势动荡诡异,无论在政治和经济上均充满着不确定性。时代的平庸与政治的平庸,再加上参加竞选的政治人物的平庸,使得本次选举既无别开生面的政治纲领,又无引人入胜的看点。

  • 方励之——冲破当代极权的盗火者

    方励之——冲破当代极权的盗火者

    4月6日,原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中国著名政治异议人士方励之教授在美国去世。方励之撒手人寰,不仅引起舆论对这一位至死仍然无法回归祖国的民主倡导者的命运的关注,也勾起人们对1989年中国发生的划时代惨案“六四事件”的回忆与反思。

  • 关闭网络评论于法于理何据?

    关闭网络评论于法于理何据?

    自三月底开始,中国发起围剿谣言行动,抓捕谣言制造者、传播者,关闭网站,甚至暂停微博评论功能。这一活动的背景是,自3月15日,中国政治局委员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至今,中国官方、民间、网上、网下传言四起。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