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2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2/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2/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8年11月12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挪威汉学家:刘晓波多年强调以和平方式解决社会问题

作者
挪威汉学家:刘晓波多年强调以和平方式解决社会问题
 
特别专题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独立作家刘晓波引发中国政府强烈反弹。严辞抨击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的政治目的的同时,推迟了与挪威政府的商贸谈判。挪威人怎么看享有极高国际威望的诺贝尔和平奖?他们怎么看中国政府的反应?我们为此专访了挪威资深汉学家、现挪威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勃克曼先生。勃克曼先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就结识了刘晓波。但是,刘晓波应邀来奥斯陆大学东亚系参加交流项目。

法广:诺贝尔和平奖每年都吸引全世界舆论的特别关注,被看作是最有影响的一个国际奖项。为什么?是否因为挪威诺委会的选择常常引发争议呢?

勃克曼:这肯定是一个原因。但是,也有另外一个原因。我估计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早的和平奖。已经一百多年了。另外一个原因,可能是挪威是一个小国,同时,北欧可以说是世界的一个和平角落,已经两百多年没有经历战争(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占领五年)。

但是,我也觉得奇怪。挪威虽然是个小国,但是有些夜郎自大。老说:我们是一个和平大国,虽然我们是个小国,人口很少,但是和平方面我们是一个大国。

法广:和平奖能存在这么多年而不消失,而且能有这么大影响,您觉得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勃克曼:我想,一个是刚才说的,他们常把奖发给那些有争论的—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尚没有通过和平方式解决的问题。以前的传统是给那些已经解决了战争问题的人。从六十年代开始,就已经一些变化,快50年了。两年前获奖的芬兰前总统阿赫蒂萨里, 就是比较传统的(和平奖),因为她一辈子都在从事和平谈判。但是,刘晓波,或者曼德拉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法广:中国政府批评这次和平奖选择的一个理由也正是:刘晓波对和平没有贡献。您怎么理解?

勃克曼:我看刘晓波八十年代在我们奥斯陆大学东亚系。当时,他主要从事文学评论,但是越来越涉及到大的社会问题、中国的未来问题、中国还没有解决的问题。但是,他不是以前那种斗争性的态度,比以前“和谐”。六四以前他就说,所有社会问题要通过和平方法(解决)。现在中国政府说他促进社会矛盾,有争论。争论是有,争论也正是应该有的。但是,他的重点还是在以和平方式解决社会问题。

法广:中国政府为了表达不满,推迟了和挪威政府的一些商贸谈判。您在挪威生活,您感觉挪威民众怎么看中国政府的这些反映?

勃克曼:我估计挪威大部分人支持给刘晓波和平奖。但是,奇怪的是在挪威的一些比较突出的大资本家,他们表示很不满,说中国方面肯定很不高兴。所以,可以说,中国政府和挪威资本家形成了统一阵线,这有点奇怪。

除了他们以外,可以说还有一小撮表示不满。一些住在这里的华人,他们也觉得是中国的面子问题。

法广:在您看来,推动民主和促进和平是不是有关系呢?

勃克曼:这个问题很复杂。美国是个民主国家,也是维护人权的,但还是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仗。所以,这个问题不那么简单。但是,我觉得主要的问题是要找和平的方法和方式,解决非和平的矛盾,通过比较民主的谈判,解决国内比较尖锐的矛盾,不仅只是对国际上的矛盾。因为,现在全球化,每个国家不是独立的。国内的,比如中国国内的社会变化,也会影响我们。我们不能说我们不太影响中国。我们是个小国,但是,国际性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所以,要找比较民主的办法去解决国际的问题,也包括去解决国内的重要矛盾。

法广:近年来,不少西方国家认为应该维护与中国的政治经济关系,开始强调西方不应当把自己的价值强加给中国。您怎么认为?

勃克曼:这当然可以理解。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冷战还在东亚继续。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最近比较尖锐。西方一些力量对中国的发展不太满意,也用所谓软实力,影响中国。但是,中国也在用自己的软实力影响世界的发展。这是相互的。

但是,说人权是西方的价值观,这个我不同意。人权是国际性,不单是一个国家的。看看中国宪法,现在不是也说要维护人权吗?所以,他们自己也承认人权是普遍的、国际性的价值。但是,特殊的西方价值观和政策的关系比较麻烦。西方的价值观和对外政策是比较复杂的关系。
 

  •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案继续受到高度关注。从孟宏伟9月底回国后失联,他的妻子(格蕾丝·孟)Grace Meng向法国警方报案后又召开记者招待会,最终逼迫中国官方做出反应的过程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中国政府“处理”涉嫌贪腐官员的独特方式昭然于天下,由于孟宏伟特殊的身份,让提升了事件的国际关注度。

  •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调动近30万名士兵,36,000辆军车,1000架飞机,80艘军舰,以及中、蒙两国军方的参与。 俄罗斯九月中旬发起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行动名称:“东方-2018”为期六天,在东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举行。是否从这次军演中看到对西方世界的威胁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辩论节目,日前就此请来法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所长、前法国驻俄大使让•德•林尼亚斯蒂,欧洲政策分析中心的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杜冠,请他们就这一主题进行分析辩论。在今天的节目里就为您介绍这次辩论的主要内容。

  •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9月10日,第22届台法文化奖在法兰西学院举行颁奖典礼。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亲自将此一荣誉颁给投入兰屿达悟族文化调研达47年的学者艾诺(Véronique Arnaud)、07-08年开始记录台湾社会的导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多次到台创作的编舞家黎卓(Christian Rizzo)以及致力于台湾族群国家认同与民主演变进程的高格孚教授(Stéphane …

  •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旅游业是一个行业、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 每年,名副其实的人潮跑遍全球去寻找感受、探奇和欣喜。 数以亿计的游客因其购买力而被争夺。 那么是否存一种大众旅游的地缘经济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访谈节目,日前采访了地理学家托马斯·窦牧,他是《大众旅游的梦想之旅》一书的作者之一,请他解答有关问题。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

  •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2018外亚维侬艺术节(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开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戏剧爱好者,直到29日为止,又能再度欣赏到台湾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现台湾多元创作的4个表演团体,他们分别是以排湾族文化为主体的【蒂摩尔古薪舞集】、首度参与且是台湾极少数布袋戏女演师江赐美创办的【真快乐掌中剧团】、融合大圈、呼啦圈与太极身段的【方式马戏】以及获得美国剧院编舞大奖的张婷婷【T.T.C. …

  •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法国知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曾经是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国以及美国出版了多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专著,他本人也自称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同时又是一位“修正主义者”。在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日的前后,杜美尼勒先生频频出现在法国媒体,5月4日在法国文化(France …

  • 王军涛:29年后、各界开启六四反思

    王军涛:29年后、各界开启六四反思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在北京市中心的发生的天安门事件震惊了世界,不仅影响了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家庭、个人,即使是二十九年后的今天,这一事件仍是很多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在六四事件周年之际,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都组织活动纪念这一事件。今天本台连线旅居美国的学者王军涛先生请他谈谈对六四的感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