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2018年11月16日第二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19h至20h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6/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6/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6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美国主流媒体热评刘晓波获奖

美国主流媒体热评刘晓波获奖
 
Reuters路透社

纽约时报10月8日的社论说,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其本人和中国人民的骄傲,是北京政府的耻辱。星期五,北京说这一选择“亵渎”了和平奖,这更加重了它的耻辱。

社论说,最近以来北京习惯于在汇率、贸易、南中国海和其他许多问题上滥用权势。有太多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害怕给予回击。也许在中国高层的一些人现在会认识到,仗势欺人并非一个有抱负的世界强国应有的策略。

社论说,刘晓波代表了中国最有潜力的未来。这位54岁的学者、作家、诗人和社会评论家是一位坚定的和平政治改革的呼吁者。社论说刘晓波共同起草的《零八宪章》肯定了自由、人权、平等作为全人类普世价值的重要性。

社论说摆在中国政府面前的是,继续打压人民还是开创进入更自由时代之路。但社论说,不论北京说什么做什么,世界将不会忘记刘晓波、高智晟和胡佳以及所有被监禁的异议人士。“我们荣耀他们的勇气和他们为自由进行的斗争。”

不过华盛顿邮报10月10日克莱布斯的文章认为和平奖颁给异议人士作用不大。他的研究显示和平奖给旨在促进专制政权更大自由的异议人士自1970年代以来一直在增加;而从1901年到1975年间,和平奖被用于此目的仅三次;但自1976年以来则发生了十次。

文章说,遗憾的是对这些例子的记录并非令人鼓舞。专制政权在乎的是维持政权而不是对国际社会表示尊重。虽然诺贝尔委员会的声明警告中国,说中国对自己在国内的行为“作为一个世界强国的新地位必须承担更大的责任。”但看上去北京不大可能遵从。专制政权因害怕和平奖而进行回击;中国并非唯一对挪威颁奖给其“颠覆”分子而威胁会有后果的国家。

文章说,1989年对西藏的达赖喇嘛、1991年对缅甸的昂山素季、以及2003年对伊朗的斯仁伊巴蒂的颁奖都有过这样的教训。当然,对刘晓波来说事情可能不会比其服刑11年更坏,但是当局可能对中国民主运动的参与者采取更严厉的打压。

文章认为,诺贝尔和平奖仅起到温暖追求自由人心的作用是常见的。过去30年,为促进专制政权的变化诺贝尔委员会作出了贡献。这个奖虽与此关联但不是好方式。

另外,纽约时报在辩论天地中以“中国不想要的诺贝尔奖”为题,邀请加州大学河边分校教授林培瑞、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诗人贝岭、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亚洲研究杂志编辑沃赛斯特罗姆和金融时报新闻副编辑马克格莱格,撰文评论这一事件对其他国家跟中国的关系以及在中国国内将产生什么影响,国际社会的关注是否会伤害中国的异议人士等问题。

林培瑞认为,短期内中国政府会动员民族主义、主权论来回击刘晓波获奖,但长期来看,中国政府必须决定为将书生气十足的自由思想家关在牢中而承受这一永久性国际尴尬是否值得。他说,当局放不放刘晓波的主要考量是对其维持政权、继续骚扰他以及控制其他异议人士是否有利。而林培瑞认为,更大的问题不在政府的反应而在中国人民。他认为,和平奖将对那些来在政府之外的关于中国未来走向的选择增加相当可观的影响力和分量。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亚洲研究杂志编辑沃赛斯特罗姆说,这个奖的最重要之点也许是其对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的重新包装中国形象的运动形成的挑战。

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代表了将公众对中国民主化和人权议题的认识带到一个更高的阶段的一个巨大的机遇。他说,这会鼓励更多人在《零八宪章》旗帜下加入民主力量;他说,“我们可以预计来自政府内外的有趣而重大变化的发生。”他说,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中国才会发生真正的变化:危机、活跃的反对力量和国际支持。他说,现在危机在中国老百姓中已经升得很高,这三个因素正在汇聚成更大的力量。他说,当局对异议人士采取更严厉打压并不令人惊讶,但是只要刘晓波在国际的聚光灯下,当局将为其采取的强硬打压政策付出比以往更沉重的代价。

诗人贝岭认为,刘晓波获和平奖会鼓舞反对派活跃人士更勇敢地呼吁中国的人权和自由,并大大提高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压力,但金融时报新闻副编辑马克格莱格认为,中国在抵抗西方人权压力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因此,很难看到和平奖会对刘晓波和其他异议人士带来什么帮助。而对中国的政治改革来说,可悲的是和平奖在短期内可能使事情更糟。
 

  • 2017年,郭文贵爆料年

    2017年,郭文贵爆料年

    2017年将要结束之际,美国的一些中文媒体照例要评选这一年华人十大新闻,“郭文贵爆料”应是十大新闻之首,可是,却没有任何一家中文媒体将“郭文贵爆料”列入十大新闻之中。个中原因不难明白,“郭文贵爆料”太敏感,在良知被利益取代的媒体生态下,没有哪一家媒体敢冒触怒中共的风险将其选入“十大”。

  • 奥巴马健保今日上路

    奥巴马健保今日上路

    2014年元旦,对于美国数以千万计的低收入国民来讲,是个重要日子——奥巴马健保法这一天正式实施,美国将走入一个人人有健康保险的时代。奥巴马健保法制定并通过于2010年,三年多来,迈过沟沟坎坎,终于走到了这一天,这一天实在是来之不易。

  • 克里访越、菲落实美国重返亚洲政策

    克里访越、菲落实美国重返亚洲政策

    美国国务卿克里星期一在河内的一个记者会上宣布,将向东南亚国家提供3250万美元的援助,其中越南将获得一半以上,即向越南提供包括5艘供海岸防卫使用的巡逻艇在内的共1800万美元的援助,以提振越南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海事安全。克里说,加上这一援助,美国向这一地区提供的海事安全援助在未来两年内将超过1亿5600万美元。这一宣布的时机正值中国上个月强行宣布了包括与日本有争议领土在内的防空识别区,并引起了该地区紧张局势的加剧。

  • 刘宾雁被重新发现的道德价值

    刘宾雁被重新发现的道德价值

    曾被誉为中国良心的前人民日报记者、已故流亡人士刘宾雁,其本身的道德价值是客观存在,并没变,但他对当今中国社会的意义却随着中国的变化而被挖掘,并显得更加可贵。

  • 美国官员:中国建识别区目的是把美国赶到太平洋里去

    美国官员:中国建识别区目的是把美国赶到太平洋里去

    纽约时报星期一引用奥巴马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安全顾问的话说,中国新近宣布的防空识别区,其重点不在于那些与日本有争议的岛屿,而在于中国的一些人,包括解放军、甚至新领导人在内,他们的一种愿望,即试图“以直到不久前还没有的军事实力,来实实在在地表现自己。”

  • 纽时:政治现实冲淡了市场改革的希望

    纽时:政治现实冲淡了市场改革的希望

    星期一,中国主要官媒高调报道了高层智囊提交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所谓“383”改革总报告全文,指其“勾勒出一幅详尽的改革‘路线图’”。亲改革的媒体如财新旗下的《中国改革》杂志早在10月1日就全文刊登了发改委起草的《新一轮改革的基本思路和行动方案》全文,南方日报以《“383”改革路线图令人振奋》为题报道了这一消息。如果以“383”谷歌一下,映入眼帘的是“各位股友,股市的机会来了!”或“特大利好出来了!!!!!!”。可是这回,比较冷静的反倒是外媒:纽约时报以“政治现实冲淡了市场改革的希望”为题对此进行了报道。

  • 专访高文谦:“很多体制内的人跟我说,没办法驳、驳不倒!”

    专访高文谦:“很多体制内的人跟我说,没办法驳、驳不倒!”

    《晚年周恩来》作者高文谦撰文《中国若进步,必须彻底批毛》,回应他的前同事、中国社科院副院长李捷10月14日在《中国社会科学报》上发表的《驳<晚年周恩来>对毛泽东的丑化》一文。细心的读者如果把今天李捷的批判与9年前司马公对高文谦的批判对比一下,不难发现,今天的批判不过是那次批判的简单重复,让人怀疑,当年在香港发文的司马公就是今天以实名亮相的李捷,否则何以整段照抄而无被揪抄袭之虞呢?今天“共识网”重新刊出了9年司马公批文,正可供有心读者对比一番。有趣的是,423人在该文后表态,81%的人选择“犯晕”。本台今天对旅居纽约的高文谦进行了专访: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