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2018年11月19日 北京时间19h00至20h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1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9/1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2018年11月19日第一次播音(一小时)北京时间6:00点-7:00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知识界人士看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作者
中国知识界人士看刘晓波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特别专题

中国独立学者刘晓波刚刚获得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中国知识界人士对此倍感振奋。

是对多年来民主道路上前赴后继的人的奖励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女士在2009年年底得知刘晓波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被判以重刑后,曾发起网上推特,请中国知识分子对刘晓波因言获罪的反应。得知已身陷囹圄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她感到这不仅是对刘晓波最近三十年坚持民主道路的奖励,也是对中国其他还在狱中的所有良心犯的奖励。

崔卫平:这是对刘晓波三十年来坚持民主道路的一个奖历,也是对所有现在还在狱中的良心犯的奖励,包括对于中国这么多年来在民主道路上前赴后继、遭了很多苦难的人的奖励。而且,我想,它的影响应该是深远的,是对中国民主的又一次召唤,是对我们的前景的一次展示,它给了我们力量,尤其给了年轻人信心,给年轻人以价值。我真的特别高兴。

我希望中国政府现在不要把它看成是一个压力,希望中国政府把它看作是动力,是中国社会民主转型的一个召唤,也就是说,中国的民主不是孤立的,

法广:刘晓波被捕、被判刑后,您曾经采访很多中国知识分子,请他们谈感想。您觉得刘晓波获奖会在中国知识界引起什么样的反响?

崔卫平:我刚才已经接到大概十多个朋友的短信,大部分是知识分子,他们都特别高兴,都在互相祝贺。

坚定用和平方式来抗争的信心和决心

中国社科院退休政治哲学教授徐友渔在此之前曾发表公开信,为支持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呼吁。刘晓波获奖变成现实,他为刘晓波而高兴,但也强调刘晓波并不代表他个人。

徐友渔:首先是感到欣慰,因为刘晓波为中国的和平民主转型付出那么多代价,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得到奖励,也算是对他的报偿。而且,刘晓波并不代表他个人,中国很多人在做同样的事情,刘晓波不过是在中国公民争取自己权力和社会和平民主转型(努力中)象征和代表而已。我觉得所有中国为了社会和平民主转型的人,所有为了在中国维护人权的人,他们都会从中受到鼓舞,所以,我感到很欣慰。

法广:您估计下一步的情况会是怎样的呢?

徐友渔:我想他虽然恼羞成怒,但是也无可奈何。他也许话说这是西方反华势力的阴谋,这些老生常谈和陈词滥调我们都是非常熟悉的,我们完全可以预料又会说这些话,我相信肯定会是这样的,但也无济于事。

法广:您觉得这个奖项颁发给刘晓波会对中国有什么近期和长远的影响?

徐友渔:这要从几个方面来说。第一,对中国民众来说,他们在争取维护自己权力和对社会不公的抗争方面,他们会坚定用和平方式来抗争的信心和决心,会感到采取其他方式是不可取的,因为国际大家庭已经关注中国和任何中国和平与理性的抗争方式,所以,中国民众在这方面会受到极大的鼓舞,特别是对和平方式更加有信心。

从中国政府来说,在短期内,它会恼羞成怒。我希望从长期来看,他们会感到改变自己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时间已经到了。

对中国维权运动的巨大推动

原广州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维权人士艾晓明为刘晓波获奖而高兴,认为这项选择更是对近年来举步维艰的中国维权活动的鼓舞和支持。

艾晓明:下午我外出回来,打开网页的时候,我心里还在对自己说,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惊喜,可能也因为我怕自己失望吧,我也觉得如果没有给中国的话,也是很正常,很平常的事情。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当我打开推特,看到一片欢呼的时候,我真是非常、非常地激动,非常、非常地高兴,因为我是非常希望刘晓波获奖的,这几天我都在推特上推动,我觉得这是对中国维权运动的巨大推动,是所有为中国公民社会奋斗的人权勇士、人权工作者的光荣。

我觉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让我们特别激动、特别兴奋的是:我们共享的一种理想、共享的一种价值,得到了一个普世的认定。虽然,在我这么说的时候,在推特上,中国人间还是有很多争论的。有些人说,我们的公民运动不需要到国外寻找支持,是独立自主的发展,不需要依赖认定。但是,我觉得诺贝尔和平奖是非常高的荣誉,它以它的价值给了中国维权运动巨大的支持。当然,我也觉得它给了中国政府一个态度:诺贝尔和平奖支持什么样的价值?中国公民社会分享了这个崇高的价值。

这几年中国公民社会的维权运动有巨大的进展,同时也是非常困难,面临巨大的压力。像《零八宪章》运动的刘晓波被送进监狱,还有黄琪、谭作人、现在失去自由的刘贤斌、还有现在下落不明的高智晟、在监狱里的郭飞雄、还有胡佳、还有出了监狱、依然失去自由、而且全家都失去自由的陈光诚,他们的处境都说明现在维权运动面临巨大的困难。那么,这个时候,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的人权工作者,颁给一个为中国的人权、尊严、自由而奋斗的勇士,我觉得也受到了巨大的激励。

持温和立场的人士得到了世界的理解和支持

前《光明日报》记者戴晴特别指出,刘晓波获奖显示向刘晓波这样持温和立场的人士能够得到世界的理解和支持。

戴晴:我和我身边的朋友觉得非常温暖,非常鼓舞,我们特别觉得庆幸在中国这批持温和态度的、坚持自己信念、并且不断就重大国事发言的这些人能够得到全世界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很感动,也很激动。

法广:持温和立场的这一派争取民主的人士往往也受到攻击。刘晓波入狱前的陈述词《我没有敌人》,也招徕不少人的批评,是不是在中国持这种温和立场也很艰难?

戴晴:在中国,(我们)受到了两方面的批评。一个是受到当局的挤压。想说话也未必让说,或者说了也没用。和当局的关系是这样的。另外,很多持激进态度的朋友则觉得你们怎么能帮共产党、你们这样是背叛了民主理念……也有人这样批评我们。但是,我觉得在中国生活的时间越久,和中国的现实越接近,每天观察中国的生活状态,我们就越坚持我们这样的立场。

刘晓波有一句很有名的话,也是被攻击最厉害的:我没有敌人。他没有具体的敌人。虽然胡锦涛、温家宝作为执政者有时候也把我们气得够呛,因为他们不作为。可是,刘晓波说得很清楚,并不是哪一个人、甚至是把他抓进监狱的人是他的敌人。我们的敌人是中国的愚昧,中国还没有完全开放,中国的政治改革怎么这么慢。我们每天要不懈地斗争和争取的是这些现象。刘晓波都把话说到这一步,而且,他不仅说,他实际上就是这么做的,这种情况下,当局都不容他,那当局能容什么?

当然,当局现在一定很有信心,就是它有足够的野战军,足够的武警部队,足够的警察,足够的保安,足够国安,来把人抓进监狱,或者各种新式武器,各种大车小车,把任何一点火星灭掉。这一点,他非常有信心,但是,如果没有人坚持,没有像刘晓波这样爱这个国家的人,正因为爱这个国家,所以才恨当局不作为,恨当局出手错误的政策。共产党在执政党的地位上,希望他做得更好些。这样都不容的话,那就等着。贫富悬殊越来越大,贪污腐败越来越猖獗,整个社会冲突越来越激烈,最后是什么?最后是革命,难道当局更喜欢革命吗?或者是相信可以用武力将革命镇压住?

所以,我觉得当局一定要好好想想。这次世界把这个奖给了刘晓波,真是太珍贵了!这是对中国最好的一件事。

中国的民主运动终于有了一个象征性的人物

正在美国访问的中国异见作家余杰也为刘晓波获奖感到高兴。

余杰:我非常高兴。我今天一天都没有睡,一直在网上等待消息。这个消息可以说多年以来我最高兴的一件事,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这一次可以说是喜极而泣。我觉得二十年以来,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中国的民主运动、自由运动终于有了一个象征性的、道义性的人物。这个奖能够给晓波先生,也表明了全世界对中国民主化的高度关注,所以,我觉得对所有中国公民来说,都是一件有重大意义的事情。

  •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王军涛:孟宏伟案“好戏”还在后头

    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前主席孟宏伟案继续受到高度关注。从孟宏伟9月底回国后失联,他的妻子(格蕾丝·孟)Grace Meng向法国警方报案后又召开记者招待会,最终逼迫中国官方做出反应的过程让全世界感到震惊,中国政府“处理”涉嫌贪腐官员的独特方式昭然于天下,由于孟宏伟特殊的身份,让提升了事件的国际关注度。

  •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俄国军演中蒙参加令西方世界担心

    调动近30万名士兵,36,000辆军车,1000架飞机,80艘军舰,以及中、蒙两国军方的参与。 俄罗斯九月中旬发起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行动名称:“东方-2018”为期六天,在东西伯利亚和俄罗斯远东地区举行。是否从这次军演中看到对西方世界的威胁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辩论节目,日前就此请来法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所长、前法国驻俄大使让•德•林尼亚斯蒂,欧洲政策分析中心的研究员克里斯蒂娜•杜冠,请他们就这一主题进行分析辩论。在今天的节目里就为您介绍这次辩论的主要内容。

  •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郑丽君:文化只有加法没有减法 担心“去中化”是种误解

    9月10日,第22届台法文化奖在法兰西学院举行颁奖典礼。台湾文化部长郑丽君亲自将此一荣誉颁给投入兰屿达悟族文化调研达47年的学者艾诺(Véronique Arnaud)、07-08年开始记录台湾社会的导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多次到台创作的编舞家黎卓(Christian Rizzo)以及致力于台湾族群国家认同与民主演变进程的高格孚教授(Stéphane …

  •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竞争性经济的武器——旅游业

    旅游业是一个行业、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 每年,名副其实的人潮跑遍全球去寻找感受、探奇和欣喜。 数以亿计的游客因其购买力而被争夺。 那么是否存一种大众旅游的地缘经济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旗下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访谈节目,日前采访了地理学家托马斯·窦牧,他是《大众旅游的梦想之旅》一书的作者之一,请他解答有关问题。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

  •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台湾第一代掌中戏艺术女演师家族剧团亮相Avignon OFF戏剧节

    2018外亚维侬艺术节(Festival d’Avignon OFF)7月6日起拉开帷幕,聚集此地的全球戏剧爱好者,直到29日为止,又能再度欣赏到台湾文化部巴文中心精心推出呈现台湾多元创作的4个表演团体,他们分别是以排湾族文化为主体的【蒂摩尔古薪舞集】、首度参与且是台湾极少数布袋戏女演师江赐美创办的【真快乐掌中剧团】、融合大圈、呼啦圈与太极身段的【方式马戏】以及获得美国剧院编舞大奖的张婷婷【T.T.C. …

  •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专访:法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谈他在中国如何“受骗”

    法国知名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曾经是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的(Gérard DUMENIL)杜美尼勒先生在法国以及美国出版了多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专著,他本人也自称既是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者”,同时又是一位“修正主义者”。在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日的前后,杜美尼勒先生频频出现在法国媒体,5月4日在法国文化(France …

  • 王军涛:29年后、各界开启六四反思

    王军涛:29年后、各界开启六四反思

    一九八九年的六月四日,在北京市中心的发生的天安门事件震惊了世界,不仅影响了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家庭、个人,即使是二十九年后的今天,这一事件仍是很多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在六四事件周年之际,世界各地的海外华人都组织活动纪念这一事件。今天本台连线旅居美国的学者王军涛先生请他谈谈对六四的感想。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