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01月21日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19:00-20:00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21/01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21/01 11h15 GMT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1月21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中国

中国坐牢最长的"反革命犯"获释

media 2010年四月十一日,中国河南省周口监狱释放囚犯。 照片来源:路透社

一名可能是中国坐牢时间最长的"反革命犯",6月28日从云南省官渡监狱出狱。1954年,20岁的欧树因曾加入所谓"反动会道门"一贯道,被当地政府以"反革命罪"判刑,从此失去自由,坐牢57年后获释。一个月前,77岁的欧树获释,他被人搀扶着走出官渡监狱,两名狱警开车送他回家,大理弥渡县新街镇。狱警找到了镇派出所,"他以前犯有反革命罪,坐了57年牢,现在释放,可是家里人都死了。"

《云南信息报》报道了他的出狱。他在当地已无任何资料,镇政府部门紧急磋商,安排他住进镇敬老院,日后再申请办理"五保户"。派出所当天为他办理了户口,"宗教信仰"一栏注明"无"。

他的家人都已去世,只有他八十多岁的姐夫、堂姐带领一帮亲戚来看过两次,但他们都不愿意收留老人。

他姐夫说,欧树父亲劳改十多年后就释放回家了,直到1990年去世;欧树1960年转入云南省二监以后就失去联系,后来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他们强调对欧树父亲当年的亲情:他释放回家后给生产队喂猪,后来眼睛和腿都坏了,主要是两个堂侄长年照顾,直至去世。现在再冒出一个"死了多年"的人,他们觉得已仁至义尽。

欧树的姐夫说:"政府要么早年放了他,要么就一直关到老死,现在把他放出来,对大家、对社会都是个累赘。"

欧树住进了敬老院。衰老的身躯和淡漠的亲情,让他只能整日蜷缩在床上,就像来到另一个监狱。

近两年,四川、江西等地监狱相继提前释放大批老病残犯。主流意见称,这批犯人由于政策限制滞留监狱,加剧了监狱医疗、警力资源的紧张,应该让他们在通过人身风险评估后早日回归社会。

有批评者则认为,这是"服刑的时候给监狱赚钱,老了扔给社会"。

对欧树的安排,当地警方在云南网上发布了一篇通稿,称,在公安机关"无微不至的服务"下,欧某感受到了公安机关和党委、政府的关爱,并表示在余生"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记者去探访他的时候,递给他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欧树。"他抖着手,两次写下他的名字,再慢吞吞加上一句,"老欧感谢政府与干部",全是繁体字。然后继续发呆。

"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敬老院院长戴学义说,更多时候,老人坐在床上,斜靠着墙,眼睛似闭非闭,看着白昼升起和黑夜沉降。"自由和故土就在门槛之外,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同一主题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