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收听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收听 下载 播客
  • 第一次播音( 一小时) 北京时间6:00-7:00
    法广2019年4月19日第一次播音北京时间6点至7点
  • 第二次播音(一小时) 北京时间 19:00-20:00
    2019年4月18日法广第二次播音-北京时间19-20点
  • 第二次播音(新闻)19:00 - 19:15(北京时间 )
    新闻节目 18/04 11h00 GMT
  • 第二次播音(时事与专题)19:15 - 20:00(北京时间)
    其它节目 18/04 11h15 GMT
为了更好浏览多媒体内容,您的浏览器需要安装Flash插件 若要连接,您需要启用您的浏览器上设置的cookie。 为了更好浏览,RFI网站与以下浏览器兼容: Internet Explorer 8 et +, Firefox 10 et +, Safari 3 et +, Chrome 17 et +

“伊斯兰国”覆灭

作者
“伊斯兰国”覆灭
 
伊斯兰国组织最后盘踞的地盘巴胡兹被攻克 路透社

这个星期六应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库尔德-阿拉伯联军组成的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在美国支援下,宣布伊斯兰国团伙已被粉碎。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但并不意味着与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斗争从此终结。

为了庆祝这个期待已久的日子,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作为反圣战组织的“先头部队”,把他们的旗帜高高升起在最后攻克的村庄 巴胡兹。这个村子位于叙利亚东部,残余的圣战力量在这里绝望地盘踞了数月。

靠近巴胡兹的奥马,是一片石油基地,这里被以库尔德民兵为主的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用作发起攻势的后方基地,战士们现在在唱歌、跳舞,一只军乐队演奏着美国国歌。

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发言人在发表的文告中说:“我们宣布所谓的伊斯兰国已经被百分之百地消灭”。的确,巴胡兹被攻克,意味着伊斯兰国组织自2017年在伊拉克全面失败后,在叙利亚盘踞的最后一块地盘的消失。不过,尽管这一胜利被视为对打击全球范围的圣战分子极其关键,但消灭恐怖主义的斗争远远没有结束。

伊斯兰国组织2014年趁着叙利亚内战和伊拉克内争的乱象,占领了两国一片巨大的国土。并且宣布在一个面积相当于英国的地域上正式成立“伊斯兰国”。在这块土地上,实施管理,征收杂税,然后发起一场规模巨大的宣传运动,征召外国圣战分子或者盲目者加入。

但是这一现代史有史以来最残忍的组织同时施展着极其恐怖的统治和破坏,砍头、大规模处决、劫持、强奸妇女…这还不包括对外国人实施的绑架以及在叙利亚、在阿拉伯国家,在亚洲,以及在西方国家进行的恐怖袭击行动。

最后的这场战斗极其残酷,被堵在死角,潜伏在地洞的伊斯兰圣战战士下了必死的决心,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在美国为首的盟军空军支援下步步为营,艰难地前进。这里位于幼发拉底河河岸,临近伊拉克边境。在连续六个月的攻势中,共有630平民,其中209名儿童,157名妇女丧生;同时,1600圣战分子和750名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的战士丧生。

最强大的攻势始于2月9日,这是自去年九月发动大反攻以来的最后总攻,但被盘踞在地洞里的圣战分子以及乱逃的民众阻碍了攻势快速进行。元月开始到战争最后胜利之前,大约67000人离开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盘踞的地点,在伊斯兰国投降后,5000名圣战分子被逮捕。在伊斯兰国残存的人员中,还有上千名来自十几个外国的成员,他们是否被遣送原籍目前争议激烈,尤其在西方国家内部。

战斗终结后举行了庆祝典礼,美国特派代表祝贺这是一个决定性的一步,并且赞扬盟军力量始终坚定不移地与美国站在一道,共同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在盟国中,巴黎表示,“最重大的危险已被消灭”,伦敦认为“这是历史性的一步”。

最近这几年,一方面,国际联盟与叙利亚民主武装力量,另一方面是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阿萨德政府军,多次发起攻打伊斯兰国的攻势。

现在起,伊斯兰国被毁灭,残余的圣战分子掩藏在叙利亚中部直到伊拉克边境的大沙漠中。一些专家认为,该组织目前正在向地下转化,但极个别残存的圣战分子有时还可能发起零星的偷袭行动。

伊斯兰国组织是一个恐怖主义组织,专家认为,其残存成员现在可能搁置武器,化装潜伏在百姓中间。“他们没有离开,他们不会这样离开”。

根据联合国秘书长一份最新的报告,伊斯兰国组织在全球被其称之为“外省”的国家还拥有多个分支,他们企图借此传播其意识形态,并找机会发起血腥攻击。


同一主题

  •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修复巴黎圣母院 现代派与复古派激辩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尖塔坍塌,法国总统马克龙誓言五年内重建,捐款雪球般滚滚而来,但是,围绕着恢复原状还是融进二十一世纪的新技术新概念,在“复古派”和“现代派”之间展开一场激烈争议。所有的焦点目前集中在如何修复完全烧毁的尖塔上面。

  •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五年重建巴黎圣母院法国行吗

    巴黎圣母院遭火劫引起世人痛心,尖塔坍塌化为灰烬,大半个教堂屋顶烧毁,不幸中的万幸,主体结构完好,尖塔上的铜公鸡也已找到,而且,双钟楼健在,大玫瑰窗无损,耶稣荆冠等珍宝俱在。法国已向全球建筑师征求尖塔设计。法国总统马克龙庄严表示,不负世人期望,五年内重建圣母院。但马克龙为此也面临因为求快可能冒着使圣母院失去原有外观的批评。

  •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鲍彤谈六四(三):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听众朋友,在前两次节目中,鲍彤先生为我们复盘30年前胡耀邦逝世后两次学生上街的情况。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二):四二六社论激怒学生再次上街

    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发大学生自发悼念并成为“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但这中间50天时间中,中共高层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我们今天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

  •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鲍彤谈六四(一):学生为何两次上街?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尝试,并以非正常方式将反对暴力镇压的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排除出局,逮捕了学生民主运动领袖。

  •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声援许章润教授:海内外联手后浪推前浪

    中国知名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敢在习近平定于一尊之时公开发文批评,而遭校方打击报复停职处罚。这之后,海内外学者联手掀起的一波波声援许教授的浪潮,可说是后浪推前浪。

  •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一带一路”论坛前国际质疑挑战不断

    本月底将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论坛仍然面对国际质疑和挑战,有的国家如马来西亚警惕中国的债务陷阱外交而不断砍价,有的国家如苏丹因独裁统治被推翻而使原定项目出现潜在风险。而美国政府已经宣布将不会派代表团出席4月25日到27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

  1. 1
  2. 2
  3. 3
  4. ...
  5. 下一个 >
  6. 最后 >
专题节目
 
抱歉,链接期限已过